第230章 小小年纪手段了得,还真是小看了她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230章 小小年纪手段了得,还真是小看了她

曾经年少轻狂意气风发,进入部队同吃同住,亲如兄弟的那些人。 如今却凋零天涯,或是长埋地下。 二连战死的两个烈士,都不过十**岁的年纪。 前一夜还躺在战壕里说说笑笑,等到退伍了要去娶家乡等着他的那个好姑娘。 第二日就在炮弹中炸的血肉模糊尸骨无全…… 可练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顾军长这样铁血的军人,都抬手按了按眼角,胸腔里好似有一种饱胀的酸楚情绪在向外蔓延,无法遏制。 他年过五旬,参军多年,经历过无数场残酷的战争,送走了不知多少老战友。 直到如今,山河已定,他还时常会从梦中惊醒,那一张张稚嫩年轻欢笑着的脸啊,他们再也回不来了…… 顾军长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站起身来,转身,面对所有战士:“我决定,从今年开始,将每年的今日,定为我们涵口关祭奠军魂的日子!永生无改!” 他说完,率先开始鼓掌。 所有人都跟着站起来,渐渐的,雷鸣一般的掌声四起,经久不息。 有人压抑不住的哭出声来,与他同来参军的战友,已经长眠在此,再也回不去故土了。 厉慎珩眼眶灼热,站在人群中间,他努力想要看清楚他心爱的女孩儿,可眼前的视线,却已经一片模糊。 他厉慎珩对万千长眠边境的士兵亡灵起誓,将来他若执掌权柄,再不会让这个国家燃起战火,骨肉分离。 周娴怔怔的立在原地,身边女孩子们压制不住的低低啜泣声不停响起。 “我想邓团了……如果没有她,上次死的就会是我……“ ”我年纪最小,来涵口关后,她就像是妈妈一样照顾我……“ ”还有萧姐,还有红缨妹……我们是一起参的军,我们仨一起来的涵口关,可现在就剩我一个了……“ 文工团的女孩子们都哭了起来。 涵口关环境太残酷,除却战死之外,也有很多人是死于伤病。 军部医院的小护士们也抹起了眼泪。 就在去年,军部医院的一位男医生去阵地抢救伤者的时候,中了流弹,牺牲了…… 还有个小护士,战后染了疫病,没有挺过去,十六岁的小姑娘,就这样长眠在了涵口关,她爸妈的双眼都要哭瞎了…… 周娴渐渐觉得耳边嗡嗡一片,那些女孩子们都在抹眼泪,而舞台下,掌声到现在还没有平息。 她看到那个穿的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儿抱着吉他站在舞台中央,厉慎珩穿过人群向她走去。 他展开双臂,拥抱了她,抱的那么紧,在无数人瞩目的视线中,没有任何避讳,紧紧拥抱在一起。 周娴死死的咬紧了嘴唇,咬到几乎要沁出血来。 身上单薄贴身而又艳丽无双的舞衣,忽然好像变成了耻辱,她这一刻,就像是一个小丑! 这个阮静微,她一定是知道了她今晚要表演什么节目,所以才会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打她的脸! 知道她要跳舞,故意子选择一首这样的歌来煽情来哗众取宠,越发显得她的节目肤浅,只为博人眼球。 故意穿的这样低调,和士兵们打成一片,越发显得她整个人艳俗不堪! 倒是她小看了这个土包子,也难怪,小小年纪能把厉慎珩勾到手,怎么会是纯良的小白莲? 这个仇,她周娴记下了! 周娴倏然转过身去,这一切热闹好似都与她没有关系,没有人再提起她表演了什么,舞蹈多么精彩好看。 最好的结果是今晚的一切都被人忘的干净,最差的结果,却是她周娴私底下要沦为无数人讥诮的笑柄! 周娴不知自己是怎样回了宿舍,她一个人坐了很久,方才翻出手机,眉眼寂寂幽深,一片森寒,缓缓的拨了一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