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她总有时间让他了解她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212章 她总有时间让他了解她

他只是胳膊受了枪伤,又不是腿不能走了。 这一次,如果不是枪伤一直难愈,再耽误下去,将来会影响他左臂的正常活动,他是绝不肯回帝都的。 来部队刚满一年三个月就受伤回帝都,世人可不管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只会以为他借用小伤来逃避战争淬炼而已。 只是,连日的反复高烧,还是消耗了他几乎全部的体力,不过从病房走到电梯口,厉慎珩都觉得头晕目眩,几乎支撑不住。 夜肆不由心疼不已:“少爷,您现在就别勉强自己了,还是先把身子养好……” 厉慎珩咬了咬牙,摇头硬撑。 他真是没想到,这点枪伤他本来都没放在眼里,可却经久难愈,伤情反反复复,让他这样克制性子的人,都未免焦躁难安。 出了电梯,走到大楼外,头顶烈日炙烤的人犹如立在铁板上一般,厉慎珩身上衣衫立时尽数湿透。 左臂上包扎好的伤处被汗水一蜇,刺痛难耐,溃烂伤口处更是火烧火燎一般胀痛。 “少爷……” 夜肆赶紧扶了他往停好的车子那里走去,厉慎珩脚步虚浮无力,头顶烈阳白花花的光芒炙烤的人头晕目眩,厉慎珩平生都未曾有过这样狼狈时刻。 周娴很快收拾妥当出来,不过只随身带了一个小行李箱。 一看到厉慎珩脸色煞白摇摇晃晃硬撑着往前走,当即小脸一拉,毫不留情就斥责夜肆等人:“你们简直是在胡闹!” “厉少性子倔,你们就不知道劝着点?他现在发烧快四十度,你们还让他顶着毒日头自己走?” 周娴板着脸,连珠炮的斥责夜肆,夜肆这样性子乖戾的人都老老实实站在那里低头挨训。 “厉少,现在不是您硬撑的时候,我知道病情反复让您很焦躁,可您越是这样,伤就好的越慢,我是护士长,您现在要听我的!夜肆,你去调担架床过来,现在就去!” 夜肆赶紧去吩咐准备,周娴伸手扶住厉慎珩手臂:“您先回来等着,吹吹空调,万一再中暑了,岂不是得不偿失?” 男人因着反复发作的伤情整个人都憔悴消瘦了一圈,方正坚毅的下颌上也生了淡淡的青色胡茬,却更显得男人味儿十足。 周娴握着他手臂的掌心微微发烫,耳后雪白皮肤一片微红,厉慎珩似是烧的太过难受,浑身虚浮无力,手臂动了动,仿佛要抽出来,却又使不上力气。 周娴抿了抿嘴唇:“厉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疗工作者而已,您不用顾忌太多。” 厉慎珩没有回应,也不曾看她一眼,似是整个人又烧的有些昏沉了,只是靠坐在长椅上,闭目无声。 担架床很快就被推了过来,周娴适时松开手,退到人群后面。 她看着夜肆和几个男护工将他扶到担架床上,男人英挺的眉眼微蹙,晃眼过去,她只看到他高挺鼻梁和紧抿的薄唇。 周娴觉得心中莫名失落无比。 他对她,依然还是这样冷淡抗拒。 但转念一想,他这些日子泰半时间都昏迷不醒,又怎会对她印象改观? 周娴嫣然的唇角微微勾了勾,以后,他会有更多的时间来了解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