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我不会再让这个国家的士兵,枉死在边境线上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207章 我不会再让这个国家的士兵,枉死在边境线上

时间飞逝,涵口关又迎来了酷暑。 残阳如血,荒漠万里。 顾军长立在高台上,面容沉肃,唇角紧绷,眼瞳中却一片血红。 就在三日前,我军涵口关的哨岗被邻国狙击手偷袭,两死三伤,消息传到总统府,总统震怒,严令顾军长全军整顿,严阵以待,战争,就要一触即发。 涵口关战事频发,这里驻守的兵士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武装对垒。 厉慎珩和裴祁深却是第一次亲身感受到战争的严酷和这种肃杀紧张的气氛。 真正的武力对抗和实战演习根本不是一回事,战争,是真正会流血,死人的。 厉慎珩申请要去最前线,裴祁深也当仁不让。 顾军长沉吟片刻,到底还是亲自给总统府挂了电话。 秦钊在电话那端沉默了片刻,顾军长听到他剧烈咳嗽的声音,连续不断。 “让他去吧,浴过血,见识过战争的残酷和无情,他才会更深刻的明白和平的可贵,知道身为一国总统,该担起怎样的责任。” 顾军长也不免动容:“总统阁下,您放心,无论如何,我们都会保证厉少爷的安危……” “顾军长,你说错了,现在没有什么厉少爷,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要为这个国家的和平献出他所能献出的一切。” 顾军长缓缓抬起手,沉默无声的行了一个军礼:“是,总统阁下。” 这一次两军对峙,整整持续了三日。 邻国仗着背后有人撑腰,不断挑衅,数次先挑起战火。 当再一次,那些叽里呱啦说着听不懂的语言的大兵,傲慢无礼的冲着我方阵地叫嚣挑衅的时候,顾军长直接下达了开火的命令。 厉慎珩早已忍不住,狙击枪瞄准那闹腾的最欢的一人,直接爆了头。 枪和子弹只有饮了血,才会爆发出真正的威力。 厉慎珩不知他杀了多少人,直到最后,裴祁深摁住他的手,在他耳边拼尽了全力大吼,他方才停手。 “你疯了,再不停手,你这条胳膊就要废了!” 裴祁深亦是一脸血污,平日里锋芒毕露光鲜亮丽的公子哥儿,现如今也不过和这些当兵的一模一样。 厉慎珩缓缓站起身来,如血残阳吞噬了一切,他的眸光里却燃着火光,璀璨夺目。 他的手臂不知什么时候中了流弹,血流不止,但他却好似根本觉察不到疼。 “我不会再让这个国家的兵士,枉死在边境线上。” 他声音嘶哑,一字一句,却犹如金石撞击,掷地有声。 裴祁深一时无声,两人四目相对,许久,裴祁深叹服一笑:“厉慎珩,同辈人中,我这辈子没服气过谁,你是第一个。” 厉慎珩缓缓收回目光,望向远处天幕声色沉沉:“裴祁深,就算我们今日并肩作战,有同袍情意,但若将来有谁敢陷这个国家和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我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裴祁深扬唇一笑,抬手抹去面上血污:“厉慎珩,我亦如此!” …… 身上的作战服几乎都被血染透了,甚至子弹穿过手臂留下的那个血洞,都结了血痂,触目惊心。 厉慎珩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中的弹,被送到军部医院的路上,他关心的却还是自己打死了几个敌军。

上一篇   第206章 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