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来信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206章 来信

阮正泽心里却好似十分安慰,对静微道:“部队是最教育人的地方,思雨在家骄纵惯了,去参军是好事,到了部队,她就会慢慢成熟稳重了,所以,你别嫌爸爸心软,她怎么说也是我女儿,是你亲姐姐……” 静微看着阮正泽有些欢喜的样子,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阮正泽本身就是军人出身,因此,对于阮思雨肯去部队,他心里一定是十分欢喜的。 暑假快结束的时候,静微坐火车回了江城。 火车慢慢启动的时候,她看到阮正泽微红的眼圈和微白的鬓发,终究还是没忍住,眼泪缓缓落了下来。 前世今生,她都没有恨过阮正泽,他虽然迂腐,可最后她死了之后,却还是阮正泽给了她一块安息之地。 而那块安息之地,最后却成了她和厉慎珩死后相依的唯一归宿。 暑假结束,新的学期开始。 静微以年级第一名的成绩升入高二,蒋琬依旧和她在一个班,只是二人的关系再回不到最初。 江苹没有来报道,一直到学校的事情都稳定下来,连宿舍都分好了,江苹还没有来。 静微忍不住去找了班主任,这才得知,江苹在开学前不久就办了转学手续,随她母亲回赣南老家了。 静微从班主任办公室出来,不由怅然若失,江苹,是她来一高之后最好的朋友了。 可是现在,她甚至不知道江苹去了哪里,这丫头,连个地址和电话都不知道留给她。 静微心里难受的很,坐在座位上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蒋琬过来找她,亲昵说道:“微微,高二功课开始紧张了,我也申请了住校,我们在一个宿舍好不好?” 静微抬眸看向蒋琬,她目光没有闪躲的看着静微,十分认真诚挚的模样。 “行啊。”静微淡淡笑了一笑,蒋琬和她回不到过去的友谊,她今生不再如从前那样被人牵着鼻子走,她有了自己的想法,主见,蒋琬是怎样都影响不到她了。 那么,无论蒋琬打什么算盘,想做什么手脚,对于她来说,都无济于事。 蒋琬欢喜的笑了,见静微摊开课本开始背单词,就颇为识趣的不再打扰她,回了自己的座位。 入秋的时候,静微收到了厉慎珩从涵口关寄回来的第一封信。 那封信,还是蒋琬从传达室大爷那里帮静微取回来的。 是夜,静微躲在被窝里,悄悄的开了手电筒,一句一句看着厉慎珩的信,连一个字都舍不得漏掉。 他给她讲军中训练的趣闻,给她将涵口关的风沙有多么的可怕,给他讲夏日里荒漠上的落日是怎样的壮观,给她讲,他是如何如何的想她。 随同信一起寄来的,还有他的一张穿着迷彩服站在夕阳下持枪站岗的照片。 他的脸庞晒的黝黑,他黑了,瘦了,却更结实了,像是一个真正的铁血军人了! 静微翻来覆去将信看了无数遍,将他的照片贴着心口放好,宿舍里的女孩子们都睡着了,她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睡去,梦里,好似飞到了万里之外的涵口关,梦里,他拥抱着她,久久不愿放开手……

上一篇   第205章 命运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