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宋宓儿说,孩子是我的,与任何人都无关!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202章 宋宓儿说,孩子是我的,与任何人都无关!

可又是谁做的这些? 厉慎珩离开那一日,静微是亲眼看着周从和夜肆跟着他一起走的。 周从不跟在厉慎珩身边,她根本没办法放心,厉慎珩才不得不妥协,让周从一起走。 既然他的人都带走了,那么这一场闹剧到底是谁做的? 静微心里不免又有了疑惑,只是…… 厉慎珩如果真的给她玩了一出障眼法 她再见到他,一定不会理他的,一定! 他不会知道,她有多害怕,周从这个心思缜密的下属没有跟在他身边,他会遇到什么危险! 在她的心里,在这辈子的阮静微心里,这世上的任何一切,加起来,都不如他的平安重要。 …… 六月底的时节,江城已经热浪滚滚。 静微和江苹订好了火车票,预备一起去南方。 学校放假,学生宿舍也要关闭,静微无处可去,就随江苹回到镇上,在她家里住了两日。 江苹的母亲是个很清秀的女人,虽然性子有些冷淡,但对静微却如江苹一般,十分体贴亲切。 两日后离开小镇,江母送两人到汽车站,一路上却几次欲言又止。 直到汽车启动,江母方才红了眼眶,长长叹息了一声,如果有可能,她是希望江苹这辈子都不要离开江城的…… 只是,好在去的是南方,江母也没什么好担忧的。 但在从镇上回去江城,预备坐火车离开时,静微忽然看到了宋宓儿的一则消息。 她在三日前,帝都的一处私人医院,诞下了一个男婴,七斤重,母子平安。 三日后,宋宓儿携子出院,无数媒体蜂拥而至,医院大门几乎都要挤垮。 镁光灯闪烁之下,宋宓儿依旧穿漂亮裙衫,只是十寸高跟鞋换成三寸的,墨镜遮挡住精致小脸,她的助理拎着婴儿提篮站在她的身后。 静微看到屏幕上的宋宓儿,依旧是那样带着一点骄矜的傲慢模样,只是,再没有昔日的嚣张跋扈,甚至眉眼里,还有了初为人母的柔和。 “今天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起孩子的事情。” 宋宓儿的声音婉转妩媚的响起,“孩子是我的,与任何人无关,我也不会用我的孩子做踏板,他没有父亲,只有母亲,这一辈子,都是如此!” 满场的静寂,死一样的静寂。 全a国最当红的花旦,一线偶像巨星宋宓儿,竟然敢在自己如日中天的时候,做出这样离经叛道的举止,又说出这样斩钉截铁的话语。 她难道不知道,也许因为这一次未婚先孕,她会前途尽毁。 更会因为她今日这一席话,彻底断送嫁入江家的可能? 静微忽然站了起来,江苹吓了一跳:“微微,你怎么了?” “苹苹,我现在必须要去帝都一趟,你……” “我和你一起!” 江苹兴奋不已,几乎要跳起来:“你不知道,我最向往的就是帝都,可我妈死活不答应我去北方,更不肯我去帝都,我要和你一起,求你了微微,带上我吧……” 静微被她摇晃的没办法,只得摇头应下:“我们可能会在帝都耽误一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