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打人的这么嚣张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020章 打人的这么嚣张

陈洋怔住了,静微继续平静开口:“你杀人时,成年了,原本意外失手,不会被判死刑,但对方小有权势,你爸爸又不出面帮你,所以,最后,你被判了死刑……” 陈洋一张脸惨白一片,阮静微在说她做的梦,可这些话听起来,却像是真的发生了一样让他莫名恐惧。 他僵直坐在那里,好半天,才嘴唇哆嗦起来,急急询问:“那,我妈呢,我死了,我妈怎样了……” “你妈跪着哀求你爸救你,你爸不肯,说没你这样混账不争气的儿子,你死了,你妈疯了,没多久也跟着你去了……” 陈洋浑身颤栗,双眼爆红:“我知道,我就知道他不会管我!他心里眼里只有那个小老婆和他们的女儿!” “你错了陈洋,他管不管你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 静微轻轻握了握陈洋紧攥的手:“陈洋,多幸运这只是一场梦,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陈洋忽然挣开他的手,那个暴烈而又叛逆的少年,忽然抬手捂住脸,眼泪大颗大颗的涌出:“他从前多爱我,对我多好,可现在,我连家里一条狗都不如,我连那女人养的狗都不如!” 静微感同身受,在阮家,她何尝不是如此,她无数次都在想,是不是她根本不是田小芬亲生的。 可田小芬是因为生了她才丢了工作,她又怎会不是亲生的? “陈洋,别人怎样我们管不着,但是你自己,可以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就算你不为自己,你妈妈呢?” “陈洋,好好念书,参加高考,去上大学,将来有一份好工作,好前程,你妈妈也能跟着你享福,是不是?” 静微不知道她说的这些话陈洋听进去没有。 从那一次早自习之后,陈洋整整三天都没有出现。 而更让人觉得称奇的是,厉慎珩也没有再出现在教室外堵阮静微。 静微按部就班的一日三餐上课念书,住宿费的问题她也和班主任商量好了,等到期末考成绩出来后,用奖学金抵。 结果班主任反应上去之后,学校直接把住宿费减免了。 静微是最有希望考上帝都最好大学的优秀生之一,学校当然会尽力给她最好的条件。 周五下午,学校过周末。 蒋琬与她打了招呼,离开教室。 蒋琬主动与她示好,静微也不是那种揪着不放的性子,更何况,蒋琬从前一直待她很好,就算是她有些过错,但静微重活一世,也不会和这种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计较。 因此二人看起来已经和好如初。 只是彼此好像都知道,再回不到从前那种相处模式。 阮思雨站在教室外,路过的同学都笑着和她打招呼:“等你妹妹一起回家啊。” 阮思雨甜笑点头:“是啊,爸妈怕微微还在生气不肯回家,让我等她一起。” 众人了然,阮静微在家中打了自己亲姐姐,阮思雨肩膀上的伤三天了才消肿。 可现在打人的却嚣张的生气不肯回家,要被打的来劝。 怨不得蒋琬现在都不和她那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