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男色无法抵挡啊啊啊啊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99章 男色无法抵挡啊啊啊啊

小护士们听到周娴的声音,彼此对望吐了吐舌头赶紧跑开各自忙碌去了。 汪菲菲被点了名,只得老老实实端了托盘跟在周娴身后往病房走去。 厉慎珩正在低头解作战服上的扣子,早已湿透又风干的作战服解开,露出内里的军衬,年轻男人抬起骨节分明有力的大手,一颗一颗解开了衬衫扣子。 蜜色结实的胸膛渐渐展露,再往下,是排列整齐诱人无比的结实腹肌,厉慎珩将军衬下端从长裤中抽出来,又抬手去解皮带扣,冷不丁虚掩的病房门被人推开,厉慎珩下意识的抬头,周娴也正看过来。 这一看之下,却是目光再也无法移开半分。 那是怎样英武而又年轻俊朗的一张脸,那又是怎样一双深邃而又锐利的眼瞳,那人高大的身形就那样落拓的靠在墙上,一手按着皮带扣,一手正要抽出皮带,而军衬衣襟散落开,正能看到那结实性感的大片蜜色胸膛…… 他的身上脸上都很脏,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伏在战壕里的男人又怎会光鲜夺目? 周娴是很有点洁癖的,可这个男人,一身污秽却仍是夺走她的所有注目。 周娴放在护士服口袋里的手,不由得微微攥了起来。 而就只是四目相对的转瞬间,大约连一秒钟都没有吧,那个男人的面目已经森冷如水,他停了动作,垂眸,抬手掩住军衬的衣襟,再抬起头来,周娴只觉得自己像是偷窥的小丑一般,几乎要无地自容。 耳际一片烫红,不由得垂了眼帘,周娴咬了咬嘴唇,再抬眸,那男人却已经转过身去立在窗前,她只看到一个高大却又颀长的背影。 周娴忽然莫名的觉得有些委屈。 汪菲菲傻乎乎的端着托盘,对周娴道:“娴姐,现在……开始吗?” 周娴刚要开口,厉慎珩的声音却沉沉响起:“出去!” 周娴一怔,旋即却像是被人劈面打了一耳光一般,面红耳赤夺门而出。 汪菲菲却还有些傻乎乎的盯着厉慎珩的背影看。 怎么有人连背影都这样好看,明明在部队里,见的最多的就是军人,可就是觉得穿同样的衣服,厉慎珩就是比别人都好看啊啊啊啊啊! “还不出来!还嫌不够丢脸!” 周娴的一声斥责在门外响起,汪菲菲赶紧灰溜溜的抱着托盘跑了出去。 厉慎珩听到脚步声远去,这才转过身来,干裂结了硬痂的嘴唇一点一点的抿紧,望着那扇关上的门,很久才移开视线。 好像被陌生的女人看了一眼,就会觉得心里不安对不起静微。 厉慎珩知道,部队医院是年轻小姑娘最多的地方,平时战友们很喜欢找个借口来这里,毕竟,军队生活还是枯燥乏味的。 可他却不想再来第二次。 他也知道,自己这样的出身,这样的一张脸,总会惹来不必要的是非和麻烦。 但他不想让自己在部队这两年,闹出什么烂桃花。 哪怕他清清白白的,但传到静微耳中,她总归还是会难过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