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真想一根绳子把自己吊死算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95章 真想一根绳子把自己吊死算了……

刘爱英哭的伤心极了,她一年辛苦到头也就存了两千块啊。 “钱重要还是我的脸面名声重要?” 宋业成声音嘶哑,双眸赤红:“江城我没脸再待下去,以后,我也不会再回来,你看你是跟我一起去帝都,还是去外婆家。” “业成……” 刘爱英心都碎了,她的儿子,她这么好这么优秀的儿子,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 阮家这两个贱人,生来就是祸害他们宋家的,先是阮静微,又是这个阮思雨……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 …… 江城并不太大,有什么新鲜事,人们能沸沸扬扬说上半个月。 刘爱英没脸出门,趁夜悄悄回了娘家,宋业成第二天就坐车回了帝都。 街头巷尾都在议论这件事。 阮思雨躲在家中不吃不喝已经整整三天。 街上的小流氓见天晚上在楼下喊她名字,阮思雨躲在床角瑟瑟发抖,想到宋业成失望愤怒离开,想到自己名声尽毁前路无望,这辈子怕是再也别想嫁个好人家,阮思雨真想一根绳子把自己吊死算了。 可她却怎么都没有勇气。 田小芬在订婚礼闹剧后第四天被放了回来。 原本不该这么早出来,但是外面这么热闹,如果不让她亲眼看看,多遗憾? 田小芬出来就听到街头巷尾在议论这件事,待听到阮思雨出了这样大的丑,和宋业成的订婚也不了了之时,当即气的急血攻心,差点一头栽倒。 匆匆赶回家,正看到阮思雨试试摸摸的要上吊,田小芬犹如被摘了心肝一样,心疼的一把抱住阮思雨痛哭了起来…… …… 静微听着江苹咕咕唧唧亢奋不已的和她说着那天发生的事,她也不由得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前世她被阮思雨算计,差点被那个恶心的男人凌辱,名声尽毁,退学回家,被逼着嫁给那个老鳏夫时,阮思雨可比她现在得意数十倍。 她做的那些落井下石的事情,静微已经不想再说了。 这辈子,她下场这么凄惨,也算是她罪有应得,真的怪不得别人。 只是…… 想到上辈子阮思雨被虞家认回去,风光无比的样子。 静微不由得又蹙了蹙眉,这辈子阮思雨名声这么差,虞家还会认回她吗? 这和上辈子可不一样,上辈子阮思雨是乖巧懂事多才多艺的好姑娘,虞家才会认回她,稀罕她。 虞夫人才会因为疼惜她,颇为纵容。 想到虞夫人,静微心中不免又一阵难过。 若是虞夫人知道自己的女儿被养成了这样,该多难过啊。 “苹苹,这些事我们以后不要议论了。” “微微,你不开心啊?阮思雨这么欺负你……” “我没有不开心,只是,不想理会这些无关紧要的人事罢了。” “嗯,你不想提,那我们就不说了。” 江苹笑吟吟的转了话题:“很快要暑假了,你有什么打算啊微微?” “我想去南方找我爸还有弟弟。” 暑假这么长时间,难打发,静微就想着去南方看看爸爸,阮正泽上了年纪,还要辛苦打工照顾弟弟,她去了也能帮帮他。

下一篇   第196章 军人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