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阮静微这次完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018章 阮静微这次完了

那个人叫宋业成,刚刚考入帝都最好的那一所大学。 是她的学长,也是她最仰慕的人。 厉慎珩想到这些,手指蓦地微微用力,面前一截小指粗树枝应声折断。 他目光晦暗沉沉望向前方,静微的身影,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 静微早上六点准时起床,新宿舍里的女生是其他班的,并不相熟,彼此只是点头微笑打了招呼。 走进教室,静微却愣住了。 蒋琬的身边坐了另外一个女孩儿,静微的课桌被搬到了教室后面。 大家都在窃窃私语,蒋琬人缘好,阮静微沉默寡言没有朋友,再加上,阮思雨故意让人在学校里散布了‘阮静微嫉妒姐姐在家动手把亲姐都打伤’的消息,所以大家都对阮静微有了别样的看法。 怨不得人家都说不叫的狗最爱咬人呢。 静微看了看自己的课桌,被摆在了班里学习最差最爱打架惹事的陈洋旁边。 她抿了抿嘴,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穿过教室里窄窄的走廊,走过去直接坐了下来。 她记得这个男生,上辈子她名声尽毁,被逼退学回家的时候,班里没一个人理她,只有陈洋,默默的帮她收拾了书本,送她出了校门。 陈洋家境很好,只是父亲发迹后和母亲离婚,娶了年轻漂亮的小三,陈洋就开始叛逆起来。 上辈子,陈洋最终没有参加高考,成为了一个无所事事打架斗殴的混混,后来群殴中他失手杀了人,刚满十八周岁的陈洋被判死刑,他的亲生父亲在后妈的撺掇下,甚至都不曾出面帮他一把。 静微在帝都知晓这些事情的时候,陈洋的死刑已经判了下来。 她日夜都在想着逃离厉慎珩,自顾不暇,又怎会开口求厉慎珩。 陈洋死了之后,她哭了很久,这是她上辈子的遗憾之一。 今生她既然回来了,那么,她就不会再让陈洋走上这条路。 陈洋趴在桌子上睡觉,书本破旧散乱了一堆。 静微没有说话,沉默的帮他把课本整理好,然后伸手将他推醒了:“陈洋,起来背书!” 所有人都惊呆了。 陈洋是学校出了名的痞子,不要说同学,就连班主任他都敢动手。 如果不是他父亲手里有钱,陈洋入高中后给学校捐了一栋楼,早就被开除无数次了。 大家都记得,上一次就因为一个女生在班里笑闹把陈洋吵醒了,陈洋抓起铁皮文具盒就砸在了那女生脸上,当时他那暴烈摄人的模样,吓的那女生连哭都没敢哭出来。 可现在,阮静微竟然敢把陈洋推醒…… 蒋琬也挑了挑眉,陈洋这人可不管是男生女生,漂亮不漂亮,只要谁犯了他,他就绝不会手软。 阮静微这次完了。 这张漂亮的小脸要是被陈洋给打成猪头,那可真是有意思。 陈洋忽然被人推醒,果不其然当即就暴跳如雷,举起硕大的拳头就要往那人脸上招呼。 可粗硬的拳头却在他看清楚面前那张脸的时候,硬生生的在五公分外停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