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万里之外的相思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75章 万里之外的相思

阮思雨伏在宋业成怀中,又哭又笑,上天还真是偏爱着她,竟就这样因祸得福了。 只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宋业成知道那一日发生的事,她被那个恶心的男人下药糟蹋的事,必须要烂死在她和田小芬的肚子里。 那日那个男人,是江城出了名的无赖,虽然他事后并未传扬出去,可每一次阮思雨见到他,他都会不怀好意的摸着下巴阴恻恻看着她笑,还一副色迷迷的样子。 阮思雨心中终究还是觉得不安,如果宋业成知道她被人糟蹋了,他一定不会再和她在一起了吧…… 阮思雨心事重重,完全没有注意到宋业成此时凝重的表情。 他不知道他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抉择,那个梦,其实想来算是十分荒唐,但实在真实的让他不由自主就相信了。 既然梦已经给了他指示,他做出这样的选择又有什么不对? 是阮静微攀高枝不要他的,他又没有做错什么,阮思雨现在名声一塌糊涂,家境又是这样不堪,他肯放下身段和她在一起,她就该感激涕零了。 就算将来她真的成了千金小姐,在他宋业成跟前也永远别想摆架子。 难道她自己不知道自己在江城名声多臭,又有多丢人现眼? 他宋业成肯捏着鼻子要她,就是她上辈子烧了高香了。 有这样的过去捏在他手心里,阮思雨这辈子在他面前都要服服帖帖,唯他是从。 …… 日子缓慢而又平淡的向前,转眼间,厉慎珩去部队已经三个月。 而此时,静微的十七岁生日也到了。 没有亲人在身边,静微只是和宿舍的几个女孩儿在食堂吃了一顿饭,江苹执意给她买了一个生日蛋糕。 这是长到十七岁,第一个完全属于她由她来支配的生日蛋糕。 静微看着烛火跳动,闭上眼许的愿望,字字句句都是关于他。 而万里之遥的涵口关,一日繁重枯燥的操练结束之后,战友们都洗漱躺下,享受入睡前短暂却又难得的这段时光。 厉慎珩却坐在窗前,认认真真的磨着手中的小东西。 是一枚子弹壳。 军中管束严格,他身份所限,全军瞩目,处处更要谨言慎行,引为表率。 所以,哪怕今日是她生辰,可他却也不能冒犯军令为她做什么。 军中很多兵士都用空弹壳做一些虽粗糙却又别有意思的小首饰送给恋人。 厉慎珩瞧着觉得很有意思,也动了这样的心思。 战友们都渐渐入睡,厉慎珩也站起身来,轻轻关了灯上床。 磨的光滑的子弹壳挂在褐色的皮绳子上,和她这个人其实并不相配,但厉慎珩知道,她一定会很喜欢。 阖上眼,疲累的身体终于知道困倦。 静微,生日快乐。 等你的十八岁生日,我一定会想办法陪你度过。 …… 虞芳华千里迢迢飞到外祖家,飞机上一路都在抱怨,但下了飞机,看到外祖家派来接她的司机和佣人,虞芳华赶紧换了一副表情。 明明是她过生日,爸爸却非逼着她从帝都飞回来陪着虞夫人一起过。 厉夫人给她安排的生日宴都不得不推掉了,这是多好的大出风头的机会?

上一篇   第174章 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