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年轻温润的男人眉目之间满是怜惜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70章 年轻温润的男人眉目之间满是怜惜

宋业成觑目看着那车子远去,终是眼底浮出不屑,依靠祖荫的二世祖,他宋业成就是瞧不起。 如果他有这样优越的家庭背景,他一定比他出色百倍。 毕竟,他可是以江城状元的身份考上了帝都最好的大学。 可这个厉慎珩,好端端的忽然参军去部队,怕是知道自己没那个实力将来丢脸。 转过身,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很快他修长身影走到一栋老旧居民楼下,宋业成抬头看了看那一扇亮着灯的窗子,定神站了许久,终究还是抬脚走上楼梯。 叩门声忽然响起,阮思雨蓦地一惊。 她们家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了,确切的说,在阮正泽和田小芬离婚,而田小芬又发了疯一样开始做黄粱大梦越来越不正常的时候,就几乎再也没有亲朋邻居登门了。 阮思雨无精打采走到门边,问了一声是谁。 宋业成的声音忽然在门外响起时,阮思雨整个人都吓了一跳,旋即却是整颗心都噗通乱跳起来。 谁年少时没有偷偷爱慕过如宋业成这样的男生? 清秀,温润,又是不折不扣的学霸。 阮思雨一直都暗恋着宋业成,甚至在跟了邢超之后,也在偷偷留意着宋业成的动向。 只是那时候她一心要好好学舞蹈,将来出人头地,宋家,实在太穷了,而她,根本等不起…… 阮思雨打开门,室内橘色的灯光洒落在年轻男人身上,让他看起来越发的眉目俊秀,不知是不是阮思雨的错觉,她竟然第一次从宋业成的脸上,看出了一丝疼惜的味道。 “宋大哥,你是来找我小妹的吗?” 阮思雨小心翼翼的询问,却不免心里又带了一丝丝的希冀,阮静微这贱人早就搬了出去,半条街的人都知道,宋业成的妈刘爱英又是个出了名的大嘴巴,她不信宋业成不知道。 那么,他该不会,是来找她的吧? 阮思雨一颗心忽然剧烈跳了起来,她抿了抿嘴唇,眉目间越发做出楚楚可怜的委屈神色:“宋大哥你也许不知道吧,我小妹早就搬到学校了……” 宋业成却忽然伸手轻轻抚在了阮思雨的脸上,他眉毛微蹙,语带关切:“思雨,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怎么瘦成这样子了?” 年轻男人温热有力的手掌落在脸上,阮思雨只觉耳边嗡地一声炸开来,她不敢置信的瞪大眼,喃喃出声:“宋大哥……” 宋业成眉目之间全是怜惜:“好好儿的,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了,女孩子要爱惜自己,尤其是你这样漂亮娇嫩的小姑娘……” 自从舞台上那一大桶油漆泼下来,她在全校全江城都丢尽了脸面之后,像是曾经所有的骄傲自信都毁于一旦了,更兼之后来那一场‘遭遇’,她如今根本连学校都不愿再进。 可宋业成却对她说出这样关切疼惜的话语…… 阮思雨只觉所有的委屈和怨恨忽然有了一个突破口,她再也忍不住,哇的一下哭出声来,扑到宋业成怀中紧紧抱住了他:“宋大哥,你是唯一一个这样关心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