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死敌的女人啊,玩起来也会很有意思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48章 死敌的女人啊,玩起来也会很有意思

这宋宓儿,他从前只觉得她是真的很漂亮,可今日看来,她非但漂亮,还颇有些趣味儿。 赵承巽缓缓收回目光,又想到她与江沉寒的那些传言。 江家是秦钊的死忠,将来定然是厉慎珩的左膀右臂。 可他赵承巽出身赵家,身为赵家长子,他是定然要与厉秦两家争个你死我活的。 如今秦钊仍在总统位子上,大家明面上还都维持着一片和谐。 私底下,他与江沉寒,早晚势同水火的死敌! 死敌的女人啊。 赵承巽蹙眉又展开,就算不是处子之身了,玩起来也会很有意思,是不是? …… 江沉寒姗姗来迟,辅一进了包厢,就自罚三杯:“今日是我的错,自罚三杯,含璋可不要生气。” 厉慎珩从来不拘小节,怎会在意这些细枝末节,偏生高斌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嚷嚷着:“休想喝酒了事,今日哥们儿好容易聚齐,偏你来的这么晚,非要狠狠整你一次!” 厉慎珩笑着打圆场,高斌还不依不饶,江沉寒头疼道:“那你到底想怎样整我?” 高斌摸着下巴思量半日:“听说二哥的那个心头肉怀了身孕了,二哥要不然和我打个赌?” 江沉寒坐下,长腿叠放,笑意散漫:“你要怎么赌?” “我们就打赌那孩子生不生得下来,成不成?” “赌什么呢?” “东三环的那一块地王!” 江沉寒撩起眼皮,似笑非笑看了高斌一眼:“你胃口可真不小。” 高斌笑的贼兮兮:“反正都到咱们兄弟口袋里了。” “成啊,依你,含璋做个见证。”江沉寒毫不犹豫,仿佛赌的不是数亿的地皮,不过是一些小玩意儿罢了。 厉慎珩却蹙眉:“二哥,这不是小事儿,怎能玩笑?” 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 也许是因为遇到了静微,心底里不免有了柔软的一块。 “含璋,你就做个见证好了……” 江沉寒伸手拍一拍厉慎珩肩,复又看向高斌,长眉轻扬,薄唇含霜,眸光冷的摄人:“我赌这孩子生不下来。” 高斌一怔,旋即却一咬牙道:“那我就赌这孩子能生下来!” “行啊,愿赌服输,只不过,你输了拿什么抵给我?” “二哥想要什么!” “那就先欠着,等我想好了再说。” 江沉寒说完,又打趣道:“不是说好了今日有个什么小花旦新出炉的玉女掌门人什么的,人呢?” 厉慎珩眸色微沉。 “咱们含璋,也确实该尝尝男女之事了。” 高滨和陈景然几人,慌不迭给江沉寒使眼色,厉慎珩已经肃然开了口:“今日趁着大家都在,我也正好宣布一件事,只是,如今局势你们也清楚,我不想把无辜的人卷进是非之中,所以,还需要你们为我保密。” 江沉寒见他面色沉肃,也不由得坐直了身子,正色道:“含璋,你放心好了,今日你所说之话,绝对出不了这间屋子。” “沉寒说的是,今日含璋所说的任何话,入我们兄弟之耳,就烂死在肚中,绝不许泄漏半个字出去。” 一直没怎么说话,看着几人笑闹的霍沛东此时也沉稳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