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打狗也要看主人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46章 打狗也要看主人

却没有意想之中的疼。 宋宓儿本就准备受了这一巴掌,好让白彤吃个闷亏,却不料…… 握住白彤手腕的那只手,骨节修长分明,指甲修剪的干净整齐,那只手,有力,而又狠辣。 曾让她欲生欲死,也让她万劫不复。 宋宓儿不由得咬住了下唇,神思有些恍惚。 “白小姐,打狗也要看主人,这个道理你不懂?” 江沉寒声线沉沉,这样平淡的语调说出来这句话,白彤却觉得脊背上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嗫嚅不敢多言,赵承巽却忽然轻笑一声:“江少,瞧在我的面子上,饶她一次罢。” 白彤不由心头一喜,忍不住委屈看向赵承巽,他到底还是在意她的。 江沉寒似有些嫌恶松开白彤手腕,白彤慌忙拎起裙摆躲在赵承巽身后。 宋宓儿却忽然抬眸,红唇泛出讥诮一抹笑看向江沉寒:“江少这话说的真好笑,谁是狗,主人又在哪?我怎么没瞧到?” 她说着,故作四处张望的模样,脖颈修长如天鹅一般,明眸善涞,真是美艳不可方物。 赵承巽却忽然眼瞳一倏,唇角有淡淡一抹笑泛出,真是有意思,这素来被人笑骂胸大无脑爱江沉寒爱的发狂的宋宓儿,今日莫不是吃错了药不成,竟会做出这般举止。 那么方才她故意投怀送抱,也就别有深意了。 他赵承巽可以玩顺手推舟的游戏,却不会让人把他当踏板对待。 宋宓儿,他记住她了。 江沉寒越是怒到极致,越是面上温润带笑。 只是那笑意颇有些毛骨悚然的味道,宋宓儿手脚一点一点开始发凉,她怕他,她终究还是怕他。 因为她从底层爬上来毫无靠山背景,所以她更清楚的知道江沉寒手握权柄掐死她不过如碾死一只蚂蚁。 她不该这么冲动,逞一时口舌之快,激怒他。 江沉寒却没有开口,只是抬腕看了一下表:“晚上十点……” 他的瞳仁沉沉浮浮泛出幽深细碎光芒,今日第一次落在宋宓儿的脸上:“你知道该乖乖在哪等着我。” 他说完这句,眸光轻漫收回,含笑看了赵承巽一眼:“赵公子,今日我还有事,改日我做东,再请您喝两杯。” 赵承巽笑的更深:“不胜荣幸。” 江沉寒转过身去,他缓步向前走了两步,忽又停下回身,宋宓儿未料到他忽然回头,两人目光正好对上。 她怔愣之下,立时别过脸去,不肯再看他一眼。 江沉寒长眉微蹙,复又缓缓展开,半个字也未再多说,复又转身向前走去,这一次,他再没有停步。 “大少……”白彤委屈不已举着手腕对赵承巽撒娇,雪白的皮子上被男人手指掐出红痕,颇是可怜。 赵承巽眸光却带了几分冷淡,只是随便取出钱夹递过去一张卡,温柔在白彤脸上拍了拍:“拿去买套房子,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白彤傻眼了:“大少……” 赵承巽眸中带了几分不耐:“别让我再说第二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