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勾搭男人的本事她敢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45章 勾搭男人的本事她敢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此时三个月的身孕还未显怀,依旧细腰丰臀,撩人不已。 隔了一道花墙,有温泉水叮咚悦耳。 江沉寒点了手中的烟,闲庭阔步一般而来,猝不及防间,一管熟稔至极的嗓音娇媚响起,仿佛贴着他的耳畔低语一般。 “小哥哥,我忽然觉得脚踝好疼,能扶我一把吗?” 江沉寒下意识的循声望去,影影绰绰的花团锦簇之后,宋宓儿那一张妖娆美艳不可方物的精致小脸正侧对着他,半倚在廊柱上,撩了立在她对面的男人一句。 江沉寒倏然步子一顿,长眉顿时蹙了起来。 他在众人中排第二,年岁也稍长厉慎珩几岁,十来岁时就是权贵圈子里出了名的会玩,多少女人遇到他就再也别想清白上岸。 宋宓儿是他这么多女人中,最讨他喜欢的一个,也是最让他头疼的一个。 因为她姿容无双身材又一等一的好,因为她傲慢跋扈没有头脑,总妄想和他天长地久,所以整日纠缠不休。 可江沉寒此时听到她勾搭男人,却忽然想起,说起来,他已经有大半个月都没见过宋宓儿,也没被她‘骚扰’了。 虽然年关他很忙,可从前再忙的时候,这女人也会一天三个电话准时打来。 江沉寒不由得长眉紧倏,夹在指间的烟燃了长长一截烟灰,倏忽儿掉在男人铮亮漆黑的皮鞋上,江沉寒厌烦蹙眉,丢了烟蒂,抬脚踩灭。 女人娇软如同抹着蜜的嗓音又倦漫袭来:“小哥哥,你的手真暖……” 去他吗的小哥哥。 江沉寒忽然觉得有些说不出的烦躁,就算他现在有些厌烦了宋宓儿的死缠烂打,可他还没有说不要她。 她敢背着他在外面勾搭男人找下家,看来真是活的腻歪了。 江沉寒抬脚要走,花墙后却传来女人娇媚的一声低呼,旋即是男人沉沉嗓音:“宋小姐小心……” 赵承巽沉沉瞳仁里泛起散漫的一抹笑,伸臂将快要跌倒的宋宓儿揽入了怀中。 宋宓儿细白香软的手臂立时缠了上去,整个人都半挂在了赵承巽的身上。 怎么说娱乐圈浸泡这么多年,拍了这么多部戏,勾搭男人的本事她敢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要不然帝都权贵江沉寒,怎么就被她披荆斩棘给搞到手了? 宋宓儿娇媚脸庞半抬,她知道自己这个角度看起来甚美,下颌线流畅婉转,锁骨正好凹出最精致的弧线,香槟色礼服下峰峦起伏,誓要让天下男人折腰在此。 赵承巽对于送上门来的美色,自然不会吝惜欣赏,眸光带着一抹戏谑轻薄过雪肤花貌,箍在宋宓儿细腰上的大掌这才缓缓放开来,喉结滚动,声色含了暧昧:“宋小姐现在能站稳了吗?” 宋宓儿的声音里像是含了蜜糖:“脚踝疼……头也有些晕呢……哎呀,真是站不住了……小哥哥……” “宋宓儿,你要不要脸!” 斜刺里一道女声尖锐响起,白彤气急败坏站在那里,妆容精致的脸颊上一片青白交织,拎了裙摆冲过来,一巴掌掴向宋宓儿的脸:“我打死你这个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