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6章 好好对憾生,好不好?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326章 好好对憾生,好不好?

无双关上了浴室的门,就有些无力的靠在门背上,轻轻闭上眼,长长的吁出了一口气。 她觉得自己变的有些奇怪,特别是在面对着他的时候。 原本对于她来说,他不过是趁虚而入夺走了她身子的登徒子而已,他就算是再怎样受伤,虚弱,她也不该有那样的反应。 无双缓缓的抬起手,按住心口,脑子里想到他身上那些烧的可怖的伤痕时,心口里好似仍会隐隐作痛。 无双轻轻摇了摇头,不愿让自己再去想这些。 不过一年的时间而已,对于她来说,也不算太难熬。 就算要同床共枕,实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她十八岁那一年,不是什么都发生了吗? 门外一片静寂,无双甚至能听到她自己的心跳声,也许他已经离开了吧,也许他并没有走。 但无双已经不想再去理会这些。 憾生一个人走在异国的深夜。 路上偶尔会遇到衣着夸张性感的年轻女郎,她们毫不遮掩的对他抛掷出自己火辣的情意,憾生一概不理,就那样一步一步,沿着长长的街道,一直走到没有力气。 他攥着手里的手链,轻轻抚了抚那憨态可掬的小羊。 他可以让无双喜欢上他一次,那么,他就也可以让她喜欢上他第二次。 只是,喜欢上之后呢? 如果他真的就这样早早死去…… 憾生紧紧的攥住了那小小的链子,他只觉此刻,他就如立在那悬崖峭壁上一般,进,无处可进,退,亦是无处可退。 …… 回到帝都,果然已是大雪纷飞,总统府的司机接到无双,回到家中时,已经将近深夜。 一家人却都还在等着无双。 原本回来的路上,心中还犹带着一丝丝的怨愤,却在看到父亲翘首盼着的身影时,一颗心全都软成了水。 无双站在风雪中,她今年二十二岁,父亲已是近五旬的年纪,记忆中好似还能给她遮风挡雨的高大身影,怎么就隐隐的开始佝偻起来了呢。 “小姐,快进去吧,雪太大了……” 佣人面上带着笑,轻声说着。 无双点了点头,快步向前走去。 厉慎珩已经等不及,疾步走下台阶迎了过来,无双眼眶一酸,最后那一丁点的委屈也荡然无存了。 “无双……你真的长大了,已经能独当一面了,爸爸很为你骄傲。” 厉慎珩上上下下的望着无双,无尽感慨,曾经让总统府上上下下都无可奈何的小魔星,曾经也不知愁滋味的骄矜少女,如今却已经日益的成熟稳重起来,出脱的这般优秀了。 她这一去半年,厉慎珩当真是牵肠挂肚的不行。 “爸爸就会骗人,爸爸巴不得赶紧把我嫁出去。” 无双说着,眸中渐渐含了眼泪:“可我不想结婚,我不想嫁人,更何况,还是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 “无双,这是我和你爸爸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静微叹了一声,轻轻将无双拉到身边,爱怜给她擦了眼泪。 “就因为他立了大功吗?” “无双,你若是这样想,那就是小看了你爸爸,也看轻了你在你爸爸心中的地位。” 静微渐渐沉肃了面容:“无双,你是我们最疼爱的女儿,这一辈子,我和你爸早就决定了,你不一定要嫁这世上最好最优秀的男人,你也不一定非要嫁人,但你若是要嫁,就必定要嫁一个这天底下最爱你的,能将你看的比命还重的男人。” “他当初那样欺负我,你们都忘了!”无双想到父母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不由一阵委屈。 “无双,相信妈妈。” 静微抚了抚女儿浓密的长发:“嫁给憾生,你这一辈子都会很幸福,你会比妈妈还要幸福。” “可我不喜欢他……” 静微望着无双,想到之前种种,想到她那一场大病,想到憾生历经的那些磨难,想到憾生千疮百孔的身子,这两个孩子,都是她的心头肉,她哪一个都疼。 她相信,无双可以爱上憾生一次,绝对可以再爱上他一次。 她亦是实在不忍,让憾生再承受那样多的苦痛了。 “无双,你听妈妈的话,好好对憾生,好不好?” “他欺负我,你们要我嫁给他,还要我对他好一点……” 无双忍不住抱住静微,伏在她肩上低低哭了出来:“你们对他比对我都好。” 静微不由得哭笑不得:“真是个傻瓜……亏你爸爸你哥哥还说你现在成熟了,稳重了,我看你根本还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 “我不管,你们不许对他比对我好……” 静微和厉慎珩对望一眼,两人不由得都笑了。 无双风尘仆仆的回来,却只在总统府待了三天,而这也是她从出生到二十二岁,第一次没有和家人一起过年。 爸妈在她回来第三日,就飞去海岛度假了,这么多年了,夫妻两个单独出去度假的次数,实在是屈指可数,无双自然是一百个支持。 爸妈飞去度假,哥哥就搬去住在了江伯父家,和她未来的小嫂子朝夕相处卿卿我我,她自然不会不识趣的去做电灯泡。 难不成真的要去金三角? 无双被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念头,给吓坏了。 虽然,虽然她是答应了,等回帝都后交接了手头的事,就去金三角。 可交接的日子长短可没定,也许三两日就可以了,也许要几个月呢。 只是无双这边还没来得及纠结几日,金三角就传来了消息,说是憾生旧疾复发,忽然沤血昏迷了。 总统府里如今无人,出了这样大的事,厉峥也不敢瞒,只得亲自去找无双商议。 “妹妹,我瞧着憾生怕是真的不是长寿之相,好在如今你们成婚的事没人知道,也就只是领了结婚证而已,要不然,就这样算了吧?你是我最疼爱的妹妹,难不成让你这样年纪轻轻的嫁过去守寡?” 厉峥背着手来回的踱步:“虽然如今提出离婚,有些不近人情,但是他从前对你做过那样的事,现在你就是不要他,他也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