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3章 撩人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323章 撩人

“无双,你爸爸预备把你嫁给我了……” 无双愣住了。 可面前的男人,他眼底却好像是落入了浩瀚星河一般,璀璨明亮夺目惊艳。 那一种发自肺腑的欢喜,浸染在每一寸眼角眉梢,他的欢喜是那样的打动人心,好似让人怎样都不忍心去破坏掉。 “这不可能的……” 无双蓦地惊醒过来,是的,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当初出了那样的事,父亲有多痛心,她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 父亲怎么可能答应把她嫁给他? “无双……” 无双却忽然伸手将他推开了:“我不会嫁给你的,你走吧,以后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无双说着转过身去,一眼看到了不远处如泥雕木塑一般站着的郑时遇,下意识的就冲他唤了一声:“郑师兄,我在这里!” 郑时遇回过神来,正看到无双冲他招手,原本死寂的心,好似蓦地就活了过来,他忙向无双这边走来:“无双……你来了。” “大家都到了吧,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我们快进去吧。” 郑时遇下意识的向那个男人看了一眼,可只看了一眼,那刚活过来的一颗心,却又蓦地的凉透了。 郑时遇出身书香名门,相貌才华家世都有,原本他也有几分的自诩清高,可此刻看到这个男人模样…… 那一腔的自负,忽然就尽数的熄灭了。 郑时遇不知怎样努力才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他收回目光,望向无双:“嗯,大家都到了,我们进去吧……” “走吧。” 两人比肩往前走了几步,忽然身后传来了重物砸在车上的声音,无双一惊,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却见憾生好似支撑不住一般,先是无力的歪斜倒在了车头上,又缓缓的往地上倒去…… “无双……” 郑时遇有些吃惊的看着无双转身向那个人身边奔去,他踟蹰了一下,却还是跟了过去。 “你怎么了?” 无双有些吃力的拽住憾生,可男人身量太高,就算是这般消瘦,对于无双来说也是很重的,她根本就拉不住他。 憾生闭目靠在无双的肩上,霓虹流彩灯影之下,男人的肤色是透明的苍白,漆黑如鸦翅一般的鬓发贴在颊边,那黑与白的冲击,实在是让人移不开眼。 “喂,说话啊,你到底怎么了?” 憾生的头沉甸甸的压在无双肩上,轻轻摇了摇,“我无事……” 他声音有些嘶哑,让人听了都不忍苛责他,无双想到他一双手上斑驳的伤痕,渐渐的,一颗心也软了下来:“我先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 憾生复又摇头:“是老毛病了……你,你可不可以让我先去你那里休息一会儿?” “不行!” 无双狠狠瞪他一眼:“你要么去医院,要么你就睡这里。” 憾生依旧闭着眼,他的体温很低,脸上也无什么血色,连唇上都是一片苍白,“那你把我放在地上吧。” “你……” 无双又气又恼,真想把这人直接掀翻在地不再管他的好。 可看着他这般模样,却又好似怎么都没办法狠下心来,真的就不管他了。 “无双……我看他好像很虚弱的样子,要不,要不,先把他送回去休息一会儿?” 郑时遇忽然开了口,无双看他一眼:“要送送你房间去,我的房间不可能!” 郑时遇:“……” “那,那怎么办?” 靠在肩上的重量忽然一轻,旋即那人却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无双,我不难为你了,我,走了……” 他说着,扶着车子缓缓站定,稳了稳神,方才缓缓迈开步子,向前走去。 郑时遇有些担心的看着那道过分消瘦的背影,无双逼着自己转过脸去,对郑时遇道:“我们……” 那个走还没说出口,却听得郑时遇喊了一声:“小心……” 无双下意识回头,却见憾生摇摇晃晃向地上跌去,他身侧不远处就是路基,若是头磕在上面…… “郑时遇,你帮我把他扶到车上吧。”无双咬了咬嘴唇,到底还是轻轻叹了一声。 …… 车子很快到了无双他们下榻的酒店。 司机扶了憾生下车,无双捏着包跟在两人身后,穿过灯火通明的酒店大堂,走到了电梯边。 等电梯的间隙,路过的年轻女客人,目光总会在那年轻英俊的男人脸上流连。 异国的街头,身姿颀长面容俊美的东方面孔上,带着几分病弱的苍白,乌黑的发,雪白的脸,紧抿着的唇失了血色,也带着一抹苍白,像是从那漫画里走出来的病骄男主一般,任是你气恼,怨恨,厌憎,却又偏偏不能真的对他撒手不管。 无双看到不远处一个金发碧眼的妙龄女郎从他们进来酒店后,就一直在往憾生的脸上身上看。 最初好似还有些矜持踟蹰,可渐渐的,那女郎的目光就滚烫灼烧变的肆无忌惮起来,甚至那窈窕身躯还特意凹出曼妙的姿态,摇曳生姿的对着憾生。 无双看看那穿着性感的女郎,又看看立在她身边,却显然连站立都困难,不得不斜靠在圆柱上男人,下意识的稍稍挪了一步,挡住了那女郎的视线。 恰在这时,电梯门叮的一声就开了,无双心头一松,正要吩咐司机扶着憾生进去。 那女郎却似铁了心一般,忽然咬了咬牙,一甩金黄的卷发,踩着高跟鞋妩媚的走了过来。 无双面无表情,当先一步迈进电梯:“走了。” 司机赶忙上前扶住憾生,“先生,我们进去吧。” 憾生面容苍白,却越发衬的他一双眉眼漆黑,而那鬓边的黑色短发,原本修剪的锐利有型,只是此时额发微有些凌乱覆在额上,要他看起来颇有了几分柔弱温和的气息。 憾生闻言点了点头,司机扶了他正要走进电梯,那女郎却挟裹着一阵香风大胆火辣的挡在了憾生身前:“嗨。” 她尝试着用有些蹩脚的语言,冲憾生打了个招呼,漂亮的碧眼飞出一个媚眼,只是可惜面前的男人‘虚弱’的连撩起眼皮看她的力气都没有。 …… 因为莫名被人**了,为了避免本书被锁或被下架,所以这几天都要从头修改全篇文章,所有暧昧或者亲密戏份,亲吻拥抱什么的,都要删改,工作量巨大,更新不能保证按时按量了,大家见谅,ps;再次感谢大家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