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0章 许嫁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320章 许嫁

可这一错眼的功夫…… 楚训却一步上前挡在了憾生的身前,将配枪塞入他手中:“挟持我,进祠堂。” 憾生未料到他竟会如此,一时有些怔忪,楚训低喝一声:“还不动手!” 楚煜眼睁睁看着憾生挟持了楚训退入祠堂。 他可以痛下决心,不顾母亲生死也要对憾生动手,可此刻,他却不能不顾及憾生挟持的楚训。 毕竟,楚训是君父,先君臣,后父子,如果他当真连楚训生死也不顾,就冒然动手的话,他必将遭人诟病。 “煜少……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您现在,没其他的路可走了……” “您顾及父子的情分,老爷子可曾顾及过您的感受?这般不公,是可忍孰不可忍!” 楚煜死死盯着祠堂深处那簌簌燃烧的香火,他心头的天平,终究还是一点一点的倾斜了…… “祠堂,祠堂起火了……” 忽然有人喊叫出声,楚煜心头一颤,蓦地抬眼望去,果然,祠堂一角隐隐有火光浮现,这火大约是刚升起的缘故,并不怎么烈,只是火光忽明忽灭,似乎很快就要熄灭。 “来人……” 楚煜忽然开了口,心腹下属立时近前一步:“煜少……” 楚煜微微眯了眯眼:“祠堂中都是易燃木料,这火若是当真烧起来,可就麻烦了啊……” 下属很快明白了他话中深意,立时应道:“煜少放心,属下这就带人去救火……” 楚煜点了点头。 几分钟后,祠堂中忽然火光熊熊,很快西南角已经烧的塌毁了一片,渐渐火势已成不可遏制之势…… “煜少,煜少……火势太大,实在是救不了啊……” “煜少,您不能进去……这太危险了……” “让开,都给我让开……父亲还在里面……” 楚煜痛呼哀嚎,不管不顾的要往火场中闯去,下属死死阻拦,却怎么都拦不住,眼瞅着楚煜就要奔入火中,下属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将他劈晕抬了出去…… 楚氏祠堂,很快被熊熊大火彻底吞噬,那气派庄严,屹立了快百年的楚氏祠堂,就此灰飞烟灭。 楚氏小国的这场变故,震动了整个金三角,整个滇南,也震动了帝都。 祠堂里的那一场大火足足烧了三天,听说,楚煜命人翻遍了那断壁残垣中的每一处,最后却只找到了一具烧焦的尸骨,却是老国主楚煜的,整个火场翻遍,却都未寻到憾生的遗体。 楚煜一边痛哭哀嚎,一边命人严加搜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管怎样,都不能让那憾生再逃回金三角去。 只是搜寻了整整八天,却全无憾生的任何蛛丝马迹,倒是真的生死未卜,成了一桩悬案。 老国主楚训死后第三日,楚煜承袭国主之位。 只是楚氏的那枚传了近百年的印章玉玺却自此下落无踪,楚煜继位之后,民间议论纷纷,而楚煜母亲因着当夜楚煜不顾她的生死的缘故,彻底心灰意冷,直接皈依出家了。 此事又掀起不小波澜,楚煜的声望一时之间跌到谷底。 那些手握军权的世家,无不开始蠢蠢欲动,意图取而代之。 进入四月,在楚氏内部越发混乱,各大手握军权的世家纷纷开始掀起战火时,徐慕舟亲率滇南重兵,围了楚氏小国。 八月,楚煜在四面楚歌之下,终于还是接受了总统府的招降。 自此,楚氏并入滇南,世上再无楚氏小国。 而厉慎珩亦是遵守约定,除却收回了楚家所有军权之外,依旧保留了楚家的各项特权。 而楚煜,依旧是楚氏的家主。 但终归是拔了牙的老虎,到底是今非昔比了。 大事已定,暌违帝都整整八个月的徐慕舟和秦九川终于回了帝都。 只是憾生,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总统府的庆功宴后,厉慎珩叫了徐慕舟和秦九川去书房说话。 “楚氏的事情之所以这般顺遂快速解决,憾生当属头功。” 徐慕舟开了口,秦九川也立时道:“慕舟说的是,这孩子,性子既坚韧又有一腔孤勇,真是难为他这些日子顶住了这样大的压力,一个人承受了这样的重担。” “我们之前,终归还是错怪了他。” 大事已定,厉慎珩心中欢喜之余,却又不免觉得自责亏欠。 “您是一国总统,慎重行事是必然的,毕竟,一着行差踏错,那就是万劫不复的结果,憾生心里就是明白这些,所以才一个人默默的承担了一切。” “他还没有消息?” 徐慕舟摇头,秦九川却道:“依我看,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不管怎样,只要他还活着,咱们总能将他找回来。” “我心里头做了一个决定。” 厉慎珩望向徐慕舟:“慕舟,等憾生回来,我预将无双嫁给他为妻。” 徐慕舟先是一怔,旋即却是释然一笑:“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厉慎珩轻拍了拍徐慕舟的肩:“慕舟,有些事当真是天意如此,谁都没有办法改变。” 是啊,有些人之间,就是没有缘分,大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情分,全世界的人都以为他们会修成正果,却偏偏以分手告终。 而有些人,打死都想不到他们会凑成一对,却最终携手白头了。 但愿,憾生与无双,也能这样,携手到白头去。 …… 转眼,到了第二年的初冬。 神山之巅,那耸立在悬崖峭壁之间的小小一方禅院里,穿酱黄色僧衣的老和尚亲手拿着药杵捣着石罐里的草药。 坐落在东北角的禅房里,一个苗医模样打扮的中年男人,正小心翼翼的一圈一圈将那端坐在蒲团上的年轻男人脸上的纱布缓缓的揭开。 浓重的草药味瞬间弥漫在了不大的禅房之中。 “您感觉怎么样?”苗医低声的询问。 那年轻人脸上裹着一圈一圈的纱布,只露出尖削的下颌,却是一泓雪一样的白。 他听得医生询问,轻点了点头,一开口,声音却仍是嘶哑的:“好多了。” 苗医轻叹了一声,这是烟熏坏了嗓子,好在慢慢调养着,总是能养回来几分的。

下一篇   第1321章 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