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7章 真天人之姿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317章 真天人之姿

只是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的,希望他,以后走的每一步,都不要后悔,没有遗憾。 憾生站在廊檐下,望着几辆车子缓缓驶走,消失不见。 天幕沉了下来,今日无月无星,憾生负手而立,微微仰首望着头顶沉沉天幕。 没有关系,这夜色再怎样的暗沉漆黑,终究,天还是会亮的。 …… 无双病了这一场,待到整个人终于慢慢痊愈的时候,已经快要迎来新年了。 对于憾生的记忆,永远停留在十八岁生日那一夜,除此之外,这几年的时光里,有关憾生的那些,全是一片空白。 她记得徐汀白偷偷送了草儿八年的生日礼物,她也记得,徐汀白亲口说,对草儿有了别样的感觉。 她还记得她一个人跑去喝酒,差点被人欺负了,然后是她自小到大喊着寒生哥哥的那个人,把她救了。 可他救了她,却也欺负了她。 再后来,她高考前在学校晕倒,因为她吃的避孕药没有起效,她依旧是有了身孕。 出国,手术,休养,回国,继续念书,分手,分离,战争,伤残…… 徐汀白没了一条腿,草儿这些年从未回来过,昔年在帝都日日都要腻在一起的那些人,就这样一场梦一阵风一般的散去了。 无双许久才调整好自己整个人的状态,渐渐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上来。 身子养好之后,她如常回了学校,乔乔大约是事先得了叮嘱,绝口都不曾再提起无双的那个帅的惨绝人寰的男朋友。 只是乔乔有时候望着此时的无双,总是忍不住怀念和那个男人恋爱时,脸上常常带着笑,会和她闹成一团,会毒舌的‘打击’她,那个生动的,有趣的厉无双。 …… 今年的新年,整个楚氏上下热闹非凡,较之往年欢庆的规模大了数倍不止。 人人都说楚训找回了亲生儿子,心中大为欢喜的缘故,所以才会这样奢靡的庆祝。 也有人说,楚训想要这个新认回来的儿子继承国主的位子,这一次新年盛宴,就是为了将整个儿子推到人前,为他将来铺路呢。 “那煜少爷呢,谁不知道老爷子最疼的就是这个小儿子……” “那又如何,听说那金三角少主的生母是老爷子年少时的心上人,年纪轻轻就难产死了,你想想看,老爷子会偏心谁?” “那煜少爷就甘心把太子之位拱手让人吗?” “煜少爷那样清隽温和,也真是可惜了,好端端的,怎会跑出来一个亲生的长子……” “谁说不是呢,王后也是可怜了,这么些年,全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了,等到那少主真的做了国主,怕是就没煜少和他母亲的立足之地了……” “小声点,别让人听到了……这节骨眼上,咱们这些平头百姓,还是看戏吧。” “听说那少主生的肖似他亡母,十分的好看,我一个远房侄儿在楚家祖宅里做花匠,他远远瞧见过那少主一眼,当下就不能动弹了,回来一个劲儿和我们说,说什么天人之姿,什么世间少见的……” “有这么夸张?煜少爷都已经这般好看了……难不成他会比煜少爷还好看?” “嘁,煜少根本没办法和他比好不好?” “那他母亲该生的多好看啊……” “若不是这样,老爷子能这么多年还念念不忘吗?” “今晚也不知道能不能有福气看到他一眼……” “你瞧瞧多少姑娘都在翘首盼着,长的好看就是天然的便宜,连亲老子都偏袒一些。” “谁说不是呢……” “我要是煜少爷,真是怄也怄死了……到手的太子之位,就这么飞了。” “来了来了,这辆车是不是……” “别挤别挤啊……我还没看到呢……” “下来了下来了……” “看到没有?真的是天人之姿?” 稍稍站的靠前一些的人们,个个都伸长了脖子,努力的往那保镖簇拥的中心看去。 人头攒动,灯影迷离,根本看不清那人的脸,远远的,也只看到一道挺拔瘦削的背影,如青松绿竹一般,眼尖的人,倒是瞧到了那人一抹消瘦凌厉的侧脸,还有他抬腕间,露出来的一截欺霜赛雪的纤细手腕。 只是莫名的,原本还喧闹争吵不断的人群,忽然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那安静最初也只是前排的人,渐渐的,潮水一般弥漫到后方去,那人的身影很快被人簇拥着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而这寂静,却又持续了许久,方才渐渐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 “我什么都没看到……” “我就看到了背影,个子真高,很瘦……” “我看到侧脸了……” “怎么样?真的是天人之姿吗?” 那人激动的比划起来:“鼻子特别高,肤色很白……” “就这些?” “就一晃眼……根本也瞧不清楚,可我当时有点晕是怎么回事?” “那杜知素公主也太有福气了……” “听说之前还差点娶了A国的小公主。” “也是,他这样的人,什么样的女人娶不到手?” “我要是老爷子,我也偏心啊。” “唉,煜少真是可怜,可这天生的事儿,谁也没办法……” “是啊,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母亲不争气……” 人群中议论着,随着楚氏祖宅的大门缓缓关上,渐渐也潮水一般退去了。 这些议论,很快由楚煜安排在民间的密探,传入了他的耳中去。 今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父亲大概会当着整个楚氏族人的面,宣布由他这位兄长接手太子之位,毕竟之前,国主的印章玉玺,他这位父亲为了讨好自己三十年没见过的心爱的女人所生的儿子,已经让人亲手送到他这位好兄长的手上了。 只不过就差这最后一步而已。 楚煜觉得真是好笑,他觉得对不起他的兰儿,对不起这三十年未见的儿子,所以拼命的想要补偿他。 可以,他楚煜没有任何怨言。 只是不该,动了这最后一块奶酪。 “煜少,都已经安排妥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