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3章 整整一夜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313章 整整一夜

无双惨淡一笑:“九黎,你不知道,我多想这辈子没有认识他。” 天色已经完全的漆黑了。 憾生站在那荒芜的草丛里,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早已被锋利的草茎割破了数道血痕,可他仍是没有停,仍在不停的搜寻。 那条白金链子被无双随手抛出窗外,不知落在了何处。 从月影初升一直到此时月上中天,他一个人茫然的不知找了多久,直到,他终于看到了那隐没在草茎深处的微末银光。 憾生扒开草丛疾步走过去,他蹲下身,小心翼翼将那链子捡了起来。 链扣上刻着两只娇憨可爱的小羊,憾生伸出手,轻轻抚了抚,目光凝在那小羊上,许久,许久,他似轻轻叹了一声,将那链子缓缓收入了怀中。 无双的性子他再清楚不过,她既有她母亲的细密坚韧和刚烈,也有厉家的眼底揉不得沙和一腔赤城热血。 唯有让她相信,才能让楚氏相信。 这是下策,却不得不为。 憾生转身回了书房。 阿左站在廊檐下,看着他回来,一张脸依旧板着,似是有些不情不愿的唤了一声:“少主。” “你若是不想跟在我身边,就回去找九黎吧,安安生生过你们的小日子。” 憾生迈步向前,越过阿左,淡淡吩咐了一句。 “少主,您明知道这样不对,何苦非要这样执拗……” “这种事没有对错,只有死活,阿左,你不懂,我是楚训的儿子,总统府无论如何都容不下我的,就算我亲手杀了楚训派来的人,总统府也不会再对我信任有加了,我的前程就这样彻底了断了,我怎能甘心?” “总统府不会这样的……无双小姐都来了……” “阿左,如果真的要等到生死关头才明白的话,那是不是太晚了?” 憾生停了脚步,复又看了阿左一眼:“明日你不用过来了,九黎的店也渐渐忙起来,你正好可以多照应照应,帮帮忙。” “少主……” 憾生却没有再停步,径自上楼去了。 阿左想不明白,那所谓的楚氏小国太子之位真的就有这么大的诱惑力,让少主不惜做出这种身负骂名的行径来? 到底是父子纲常天伦重要,还是家国大义更重要? 阿左想不明白,但在阿左看来,若是他,一是抛弃了他们母子的所谓的亲生父亲,二是恩重如山的少主和对他照顾信任的总统府,他绝对毫不犹豫的选择二。 生恩,真的就比养恩重么? 阿左想不明白,无双也想不明白。 九黎留她住了一个晚上,神山那边气候莫测,昨日正好下了大雨,九黎因此为借口,先留住了无双。 原笨想着,等到这个劲儿过去了,无双也就消了那个心思。 孰料坏消息却又渐次传来。 徐慕舟和秦九川下榻的寓所,忽然被金三角的佣兵给团团围了起来。 虽然徐家在滇南根深蒂固,秦九川的岳家司家亦是滇南的财神爷,但因着两人被困,顾及他们的安危,徐家和司家也不敢冒然动作,只得急急上报总统府,等着总统府的指令。 厉慎珩闻讯大怒,据说就连一向温润清和的总统夫人都发了大火,亲自致电那位无法无天的金三角少主,让他立时放了徐军长和秦九爷。 但那金三角少主憾生却恬不知耻的与总统府讲起条件来,惹得总统夫人大怒,两人谈判不欢而散。 待到翌日,又传来消息,那楚训得知总统府不肯将女儿嫁给憾生,竟是直接发出话去,言说他楚训的长子,不稀罕a国的那位公主,他楚训早已给他择选了m国王储的义妹,大名鼎鼎的杜知素公主为妻,只要憾生点头应下,不日就要举行婚事。 各种小道消息在金三角传的沸反盈天,九黎有心想遮掩一二,但还未到中午,无双就从饭馆食客的谈论中知晓了此事。 待到临近黄昏,黑色的神秘车驾缓缓的在憾生的宅邸外停下,丝罗铺地,佐以柔软花瓣为毯,那身穿烟罗紫长长纱裙的神秘年轻女子,在数位保镖的簇拥下,缓缓进入了憾生的住处。 据说,那女子在憾生住处待了整整一夜,晨起离开之时,身娇体软,步伐都有些凌乱了,还是仆佣们小心翼翼将她搀扶上车的。 一时之间,整个金三角的都在议论这桩桃色绯闻。 无双是坚决不肯相信的,九黎心中亦是不信,却也无奈,只能轻声安抚她,等着阿左送消息回来。 一直等到日上中天,阿左终于脸色惨白失魂落魄的回了饭馆。 九黎一看到阿左这般模样,心头立时咯噔了一声,知晓这事儿多半是真的了。 阿左向来不会遮掩心事,又是个一根筋实心眼的人,他若是做戏,也没那能耐做的这般真切。 阿左回到饭馆,如丧考妣一般怔怔坐了下来,连着灌了两大碗白酒,他方才把那瓷碗一摔,眼圈红红的看向了九黎和无双,点了点头。 九黎一时之间又气又痛,转身奔到厨房拎了一把菜刀就要冲出去,却被无双拦住了:“九黎姐姐,算了吧。” “算什么算,这种背信弃义忘恩负义的小人,枉我阿爸阿娘当年把他救了下来,若是早知道他是个这样的白眼狼,还不如当初就让他饿死的好……” 九黎说着说着,眼泪豆子就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你这么好,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那杜知素什么肮脏玩意儿,他都能吃得下去,也不怕得了脏病!” 无双握住九黎的手,她指尖冰凉,心头也像是覆了一层厚厚霜雪,那凉意直沁到了每一寸血脉中去。 她出身在权贵中的权贵之家,就算自小被父母兄长亲人保护的极好,却也知道鸟为食亡人为财死的道理。 古往今来,这世上的男人,为了建功立业,不要说身边的女人,就算是妻子儿女也是可以抛舍的,昔年高祖刘邦不就是如此?为了逃命,将结发妻子和一双儿女都推下车去,何等的残忍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