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1章 憾生,我们去结婚,现在就去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311章 憾生,我们去结婚,现在就去

显然,少主这一次收下了那个印章。 阿左再忍耐不住,转身要冲进书房。 院子里却传来阿彩欢喜吃惊的声音:“无双小姐……老天爷,您怎么这时候来了,您是一个人来的?阿左,阿左,快去告诉少主……” 阿彩的大嗓门,瞬间让整个院子都热闹了起来。 阿左心头不由狂喜,无双小姐来了就再好不过了,这天底下,大约也只有无双小姐一个,能劝动少主了。 无双面色有些憔悴,这样不远万里风尘仆仆而来,她又有心事,一路上都愁眉不展,连口气都顾不得喘,直奔憾生的宅邸而来。 阿彩瞧着她面色疲惫,形容消瘦,不由得心疼的不得了:“无双小姐……您累坏了吧,快先进来歇一歇……” “你们少主呢。” 无双声音嘶哑,说话时,嗓子里火烧火燎一般剧痛无比。 她这两日心烦气躁,嘴里长了大片的溃疡,连喝口水都疼的不行。 “少主在书房呢……” “阿彩,你去忙吧,我找你们少主有事儿。” “小姐您先喝点水润润嗓子……” “不用了。” 无双心急如焚,哪里顾得上这些。 “无双小姐,我领您上去吧。” 阿左欢喜的迎上来:“无双小姐,您这会儿能来真是太好了……” “出什么事了么。” 阿左气的咬牙:“那楚氏贼心不死,日日来游说少主,我看少主已经被他们说的有些动摇了……” “阿左你别急,你们少主不是这样的人。” 无双的声音十分平静镇定,但她心里却纷乱成了一团,此时此刻,就像是有两个人在她的身体里不停打架一般。 “我知道,无双小姐,只是,只是那楚氏,毕竟和少主是血脉至亲……” 无双的脚步顿了顿:“血脉至亲,也拗不过国家大义,你们少主心里知道怎么取舍。” “您去和少主说,少主什么都听您的,无双小姐,千万拜托您了,少主不能和楚家的人再有牵扯,这会毁了他的。” 无双强撑着对阿左笑了笑:“放心吧,我会的。” 阿左上前敲了门,正要开口说无双小姐来了。 无双却对他摇了摇头。 阿左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少主,您这会儿有空吗?” “进来吧。” 憾生的声音传出,无双只觉得她的一颗心一点一点的提了起来,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迈步走了进去。 憾生此时正坐在书桌后面,端详着那个木匣里的玉石印章。 说是印章,实则更像是一枚小小的玉玺。 因着常年被人把玩的缘故,色泽十分的温润。 “有什么事儿么阿左。” 憾生没有抬头,声色慵懒的开了口。 “憾生,是我。” 无双的声音刚一响起,憾生立时抬眸望了过去。 “你怎么来了。” 他声音清淡,有着一抹淡淡的惊愕,却依旧是透着几分的疏离。 无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望着他。 他们的距离这么近,可她却觉得两个人之间好像隔了千万里的鸿沟一样深。 无双强忍住眼眶的涨痛,紧紧的咬着牙关:“你不肯去帝都,我就来找你了。” “你想好了?” 憾生的手指摩挲着那枚玉石印章,眸光定定落在了无双的脸容上。 无双从口袋里拿出那个小小的首饰盒,她一步一步走到憾生的面前:“这是你上次来帝都送我的戒指。” 憾生微微的点了点头:“怎么了。” “我把我的证件都带来了。” 无双胡乱的从包里翻出来几样证件:“你现在就和我一起去民政局,我们去领证。” 她伸出手,她的手指冰凉握住憾生的手腕:“你不是一直想娶我吗?上次离开帝都的时候,你还去总统府求我爸爸让我嫁给你……” “你爸爸并没有同意,总统府的卫兵还将我打伤了。” 憾生的声音十分平静,他抬起另一只手,将无双握住自己手腕的那只手推开。 “这是我名下所有的财产。” 无双把那些乱七八糟的证件契书,一股脑都塞给了憾生:“你不要做什么金三角的少主了,我们就像普通人一样,去过最普通的生活好不好?我的这些钱,这些产业,这些房子这些地,够我们花销一辈子了……” “憾生,我们去结婚,我们结婚,好不好?” 无双仰脸望着他,她的脸庞消瘦了一些,这一路奔波,让她看起来格外的憔悴,她的眼圈通红,显然来时的路上,她是哭过的。 “憾生……你说话呀,你答应我,你答应我,好不好……” 无双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轻轻拽住了他的衣袖:“什么金三角,什么楚氏,我们都不管了,好不好?你之前不是一直对我说,你最在意的,只有我,你只想和我在一起吗?” 她说到最后,眼泪还是落了下来,可她飞快的抬手抹去了,她仰着脸,努力对他笑:“憾生,你别做傻事,就当是为了我,好不好?” 憾生差一点失控的抬起手,在她眼泪涌出的那一刻。 可她的这一句话,却最终还是让他清醒了过来。 “我记得我电话里与你说的很清楚了。” 憾生强压住心头的万般情绪,他将她的手推开,转过身去,不再看她。 “你愿意跟我回楚氏,我们就在一起,你若是不愿意,我们就分手。” “你忘了你答应玄凌伯父的话了?你忘了你答应我妈妈的话了?” “我能怎样?厉无双,你不知道吗?你父亲让徐慕舟和秦九川带着卫队来了滇南,要把我押回帝都去,他已经不信我了,总统府也不信我了,整个帝都的权贵,都早已认定了我会叛国!我如果乖乖跟他们回了帝都,等着我的只有死路一条!” 憾生倏然转过身来,眸色狰狞望着无双:“到那时,我这条命都送了,厉无双,你知不知道!” “不会的,爸爸答应过我的,只要你不做违背国家利益的事,只要你不背叛金三角不背叛a国,就永远不会对对你心生嫌隙……” …… 求月票啦~~其实我看了看,甜蜜的篇幅比虐的篇幅多了很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