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惨烈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30章 惨烈

他看到她睁大的双瞳里一片死寂黑暗,瞳仁一点点的扩散,却有血泪缓缓的溢出。 梦里面,她那么年轻就死了…… 甚至,她还死的这般凄惨! 宋业成拼命的想要从梦境中醒过来,可却无能为力。 他看到刘爱英拎着那从静微肚子里擀下来的死胎,面无表情的丢在荒郊野外的垃圾堆里。 很快就有几只野狗嗅到血腥气扑过来,那死胎被野狗争食吃的干干净净,野狗却好似还不满足,猩红着眼睛舔着滴着血的舌头,要向他扑来…… 宋业成嘶声大喊着从梦境中惊醒过来。 他忽地坐起身,剧烈的粗喘着,腹部的伤疼的似火在烧,可他却好似感觉不到,脑子里被梦中的那些画面充斥塞满,再也难以平静。 太真实了,那一切,简直不像是梦,就像是真实发生的一般。 以至于宋业成怎么都无法回神,好似整个人都深陷在那场梦中一般。 刘爱英坐在床边抹眼泪,好好儿的人,忽然被人捅了一刀送回来,却连凶手是谁都不敢多问一句。 只能忍气吞声的看着儿子遭了一场这样的罪。 “业成……” 刘爱英现下看到宋业成醒了,赶紧扑过去紧紧握住了儿子的手:“你好点了吗?伤口还疼不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招惹到谁了,你这样好的孩子,怎么会被人伤了……” 宋业成看着面前那张担忧关切的脸,不知怎么的,他忽然觉得面前的刘爱英和梦里面那个拎着死胎眼都不眨的丢在野狗堆里的那个刘爱英重叠了起来…… 他好像又嗅到了那浓重的血腥味,让他作呕的血腥味。 宋业成一把推开刘爱英,伏在床边撕心裂肺的干呕起来…… …… 静微病了,快天亮时开始浑浑噩噩的发起高烧,整个人烧的神志不清,人都有些糊涂了,不停的说着胡话。 医生来输了液,可她的体温仍是降不下去,厉慎珩不由心急如焚。 江苹捧着干净柔软的睡衣进来,“厉学长,我给静微换一下身上的衣服吧。” 她高烧不退,身上不停出汗,衣服几乎都要湿透了。 厉慎珩却直接伸手接过来:“我来,你去歇着吧。” 江苹一怔,旋即想到什么,小姑娘性子乖巧保守,当即脸就烧了起来。 支支吾吾把衣服递给厉慎珩,江苹赶紧躲了出去。 静微和她一年生日,还差几个月才十七岁,不会已经和厉学长…… 江苹捂住发烫的脸,不敢再想下去。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也能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又对自己这样好的男生…… 厉慎珩走到床边,轻轻抚了抚静微湿透的额发,她的体温依旧滚烫,已经输完大半瓶药水,却还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静微咬紧了牙关,昏沉中好似做了噩梦似的,忽然眼中又滚出泪来,她烧的喉咙沙哑,厉慎珩却仍是听到她几声含混的嘶喊;宋业成,宋业成! 她翻来覆去,都在喊着宋业成的名字。

上一篇   第129章 梦中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