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0章 风云起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300章 风云起

金三角一夜之间忽然有了一个让众人谈之色变的传闻。 据说,金三角少主生母的墓地被雷电劈中,连棺木都劈开了,皆是因为那金三角少主做了不忠不孝之事,所以上天才会这样以雷电示警,责罚于他。 还有人传言说,那金三角少主憾生,他其实根本就不是a国的人,就连当年被玄凌少主选中为继承人,都是阴谋。 最初憾生并未将这传言放在心上,滇南民风开化的晚,民众多迷信,雷电劈中棺木这样的事情,自然会引起慌乱和猜测,加以安抚就可以了。 只是没料到,渐渐那传言传的越发真切,竟是有鼻子有眼有头有尾起来。 甚至还有人说,玄凌少主和徐军长当年的心血,怕是都要被糟践了,这憾生定然是生出了不臣之心,所以上天才会雷劈其母棺木,就是为了让世人心生警惕,让总统府提防憾生的狼子野心。 一时之间整个金三角议论纷纷,就连一些早已不问世事的金三角元老,都一个个坐不住了,派人来询问憾生这些传言究竟怎么回事。 而随着金三角流言不断,渐渐泛滥到整个滇南,很快,就传到了帝都总统府。 厉慎珩最初听到这流言时,不过一笑置之,压根没放在心上。 他知道,憾生这一路走来不容易,因为当年玄凌去的时候,憾生不过还是个孩子,金三角自然很多人不服气他。 甚至到了如今,憾生早已坐稳了少主的位子,还有人不死心。 前些年的那一场刺杀,总统府还没忘记呢。 厉慎珩最初以为,这些流言不过是憾生的政敌蓄意而为的,但当徐慕舟也坐不住,来问他滇南之事时,厉慎珩方才觉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因着徐家在滇南的背景和影响力,自然很多辛秘,都比常人得来的更详细也更精准一些。 “你说……憾生的身世可能和楚家有关?” 厉慎珩的面色终是沉了下来。 楚氏,对于a国,对于每一任a国总统来说,都是乱臣贼子一般的存在。 当年楚家祖上趁着军阀混战分lie国.土,自立为王,近百年后,勋贵之后的裴家还想着效仿楚家呢,以至于造成了那一场变故,让帝都血流成河! 虽然事情过去了几十年,但是帝都经历过那场浩劫的人,谁能忘记? 楚家就如一颗毒瘤,也如悬在每一任总统头上的利剑一般,早晚都要除之而后快,而那被分lie出去的千里河山,亦是早晚都要收归a国。 “如今也只是流言这样传,并未有确凿的证据。” 徐慕舟浓眉深锁:“只是这传言波及太广,如果憾生的身世不弄清楚,给民众一个交代的话,怕是在有心之人煽动利用之下,金三角就要乱起来了。” “我让夜肆去金三角走一趟吧。” 厉慎珩缓缓踱了几步,面上的凝重之色未曾褪去,反而越发加重了几分:“若是憾生的身世当真和楚氏有关,那么楚氏那边,必定要利用这一点,大做文章……” 徐慕舟也缓缓点了点头:“是,这件事实在棘手,又让人头痛,一边是血脉相连,一边是人心道义,一念天堂,一念,就是地狱了。” 厉慎珩许久都没有说话,好一会儿,他方才沉沉叹了一声:“怎么就偏偏是楚家。” 徐慕舟也不知说什么好,是啊,怎么就偏偏是那狼子野心分lie国土,千秋万代都要遭骂名的楚家。 若是当真坐实了憾生的身份,怕是,再不能有任何回转的余地了。 还有无双那孩子,身为总统府的小公主,自然是该为国民做出表率,又怎能和乱臣贼子的后代结为夫妻呢? “总统先生,这些事,还是先不要让无双知道吧。” 厉慎珩轻点了点头,想到无双如今和憾生越发亲近,更是觉得千头万绪的烦乱起来。 …… “楚氏?” 憾生面色森冷望向阿左:“这些传言又是从何而起?” 阿左摇了摇头:“好似一夜之间,就在民众之间传遍了,九黎说,她也注意到了,餐馆里几乎每日来吃饭的人都在私底下议论这些事……” 阿左极其担心:“少主,那楚氏从祖上起,就是乱臣贼子,和咱们a国,更是不共戴天的仇,我从前听人提起楚氏,都说总统府早晚都要腾出手收拾他们,把楚氏夺走的土地收回来,少主,这传言若是让总统府知晓了……” “我母亲的事,那边可有进展?” 阿左摇头:“当年见过夫人的人,几乎都不在人世了,还活着的,也只是说夫人当年有了身孕之后就搬走,很少在和人来往了,夫人在世时,从不曾提起您的身世,也从来没人见过,见过您的生父……” “我知道了,阿左,你先出去吧。” “少主,您,您到底怎么打算的,如果这事儿当真……” 阿左急的不行,这不是小事,如果少主的身世真的和楚氏有关的话,总统府是不可能容得下少主的! 还有无双小姐…… 总统先生也是绝不可能让无双小姐和少主在一起的。 少主如今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全都会变成一场空…… 阿左只要想一想,都觉得锥心刺骨的剧痛,他为少主难过,为少主委屈,一个人的出身,也不是他自己能选择的…… “阿左,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对了……” 憾生望向阿左,他面色平静,眼底甚至蕴出浅淡的一抹柔色来:“你去准备一下,我明日要去帝都,无双还在等着我。” “少主……” 都这个时候了,少主更该做的是怎么解决这些纷扰的流言问题,还是楚氏那边,究竟少主的身世和楚氏有没有瓜葛,这才是重中之重。 而少主此时去帝都…… 总统府那边此时对少主定然已经有了戒心,这也是常理,古往今来,谁都容不下这样的事情发生。 少主此时到帝都去,怕是要惹了总统先生的眼了。 “去吧,我心里有分寸。” 阿左无奈,只得怏怏退了出去。 …… 这几天月票好虐啊……5555555

上一篇   第1299章 我吃醋了

下一篇   第1301章 相见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