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8章 姨娘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98章 姨娘

有些人的美丽和动人,照片是难以描摹十分之一的。 只有你亲眼看到了,才会知晓,这世上原来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 “就是你,这些日子在我母亲墓前敬献供品?” 憾生站在台阶上,望着不远处站在树下的年轻男人,与他一样的白衣黑裤,清秀温润的一张脸,那一瞬间,他心头竟是掠过陌生的熟悉之感,但却只有那稍纵即逝的一瞬。 “我叫阿玉,今年二十岁,若是您不嫌弃,我唤您一声兄长如何?” “我无父无母无亲无友,当不得你的兄长。” 憾生的声音清冷,整个人的气质也透出让人难以靠近的冷意来。 好似这滇南的阳光再怎样的热烈,这繁花似锦再怎样的热闹,都和他并无什么关系。 这凡世的一切都侵染不到他分毫。 而他,也永远融不进那喧嚣之中。 楚煜原本垂在身侧的手指,不由得一根一根轻轻攥了起来。 原本身上的燥热,忽然间荡然无存,甚至有那么一个瞬间,楚煜觉得全身都透出了莫名的寒意。 如果那个女人没有死,如果父亲没有和那个女人分开。 什么楚氏太子的位子,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想必,都是空谈吧。 他忽然心中生出后悔。 若是父亲见到他,想必也会方寸大乱,想到那昔年自己辜负之人,怕是也会抱着这心爱之人的孩子痛哭流涕吧。 他和他的母亲,生的真是像啊。 楚煜不由得微微吸了一口凉气。 “你这样做,到底有什么图谋。” 憾生冷冷望着楚煜,他虽然让他一看就觉得有莫名的熟悉之感,但却不知为何,他看到这个年轻男人,心中却无法生出亲近之心。 楚煜轻轻摇头:“并没有,我这般做,只是因为,那墓中葬着的人,与我家人有些渊源而已。” 憾生的眸光骤然收紧落在了楚煜的脸上:“渊源,什么渊源?” “敢问,令慈闺名中可是有一个兰字?” 楚煜幼时在楚训书房看到那张小像,小像背后写了娟秀的一行字,落款就是一个兰字。 憾生初闻楚煜这般说,不由得心头激荡,但不过瞬间,他就心如止水。 母亲的闺名之中是有一个兰字,但是这世上,名字中带兰字的女人不知凡几。 因此,并不足为奇。 “若是令慈名讳中真的有兰字的话,那就说明,我真的未曾认错人,若按辈分来论,我是该唤她一声姨娘的。” 楚煜这话实则说的也没有什么错处,憾生的母亲身份卑微,当年不要说嫁不得父亲为妻,就算是嫁了,也不过是妾室一样的存在而已,他对自己父亲的小妾唤一声姨娘,也没有任何错处。 “姨娘?” 憾生缓步走下台阶,他头顶是高远的湛蓝的天空,滇南的阳光那样热烈,穿透云层,穿透繁茂的枝叶,晃晃悠悠的落在了他的脸上,身上。 楚煜望着这个他或许该唤声大哥的年轻男人,原本紧紧攥着的手指,缓缓的一根一根舒展开,他笑的越发温润了几分:“是。” “据我所知,我母亲生前孤身一人,并无亲人。” 因着未婚先孕,所以背井离乡,一个人悄无声息的努力活下去,拼尽了性命生下了自己心爱之人的孩子,一直到死,都为世俗所不容。 如果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当真是母亲的亲人,那么当年,母亲最难的时候,他们又在哪里? “母亲早已不在人世,就算你与她当真有什么渊源,也无关紧要了,阿左,送客吧。” “难道您从来都不好奇自己的身世吗?” “阿左,送客。” 憾生没有再看楚煜一眼,“你今后不要再来了,我说过的,我在这世上,有母无父,无亲无友。” 楚煜乘车离开,一路上都沉默不语。 “太子爷,干脆,动手杀了他。” 这人非池中物,将来或许,就是楚煜最大的对手和隐患。 “你懂什么,杀了他,百害无一利,留着他,将他纳为己用,才是上上之策。” “可他这般不给爷您面子,又拒人千里之外,属下咽不下这口气。” “他若当真是我兄长,我受他点气,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爷,您接下来怎么打算?要不要干脆就直接和他摊牌……” “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他无路可走的时候,我再去给大哥雪中送炭……” 楚煜眯了眯眼,望着车窗外滇南的春色。 这大好的河山,该是他们楚家的,该是他楚煜的。 …… “阿左,去查一下那个叫阿玉的。” 憾生望着楚煜的车子远去,沉声吩咐阿左。 阿左应声去了。 憾生站在廊檐下,不知为何,好似从那一夜暴风雨,母亲的墓地被断树砸中之后,这金三角原本的平静,就掀起了涟漪。 少主说过,从不要小看任何异样,风起于青萍之末,这世上很多大事,往往最初都不过是微末的开端。 是夜,阿左匆匆回到宅邸,那名唤阿玉的男人,并无什么复杂的身份,不过是往来几国的寻常商人而已。 只是他出手阔绰,为人又和气,平日里也乐善好施,因此名声很不错,滇南,邻国,甚至一向与a国关系紧张的楚氏小国,他都有门路,很吃得开,因此这两年,也赚的盆满钵满。 “不能掉以轻心,继续让人暗中盯着他,还有,阿左,你让人去我母亲生前所住的寨子,让人暗暗查访,我母亲生前究竟有无亲眷,事无巨细,不能有任何疏漏,一字不落全都让人汇报回来。” 阿左不敢怠慢,立时安排了下去。 夜色渐深,憾生却没有睡意。 回到书房,却接到帝都那边下属传来消息,言说无双这些日子常常出入医院探望徐汀白,动辄逗留一个下午甚至更久。 而原本不肯配合治疗,伤势反复的徐汀白,这些日子也渐渐伤势好转起来。 憾生知道无双去探望徐汀白,算是情理之中的事,两家关系这样好,她和小白又认识差不多二十年了,出了这样的事情,无双于情于理都该去探望。

下一篇   第1299章 我吃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