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梦中梦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9章 梦中梦

他错愕的低头,他看到静微手里紧紧的握着一把匕首,一般沾满了他的血的匕首。 犹然温热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在雪地上,静微握着匕首缓缓向后退了一步,又一步。 她望着他,眼瞳漆黑一片,却又似翻搅着毁天灭地的仇怨:“宋业成,这只是开始而已……” 这只是开始而已…… 阮静微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宋业成软软的倒在雪地上,江苹几乎失声尖叫出声,又紧紧的捂住了嘴转身大步的向校外跑去。 静微就那样握着匕首站着,寒风把她的头发吹的凌乱。 她心里想的却是,宋业成此时该知道,她上辈子有多痛了吧。 不,还不够,她和孩子那么凄惨的死去,他不过是挨了一刀而已…… 她恨不得亲手结果掉他的性命,可最终那残存的一丝理智,还是让她冷静下来。 她和宓儿约好了的,她们要长命百岁,要夫妻恩爱,要儿孙满堂,要舒舒服服的老死在温暖的床上。 她不会为宋业成这样的败类,人渣,毁掉自己新的一生。 …… 宋业成浑浑噩噩间,感觉自己好似做了一个漫长无比的梦。 梦里面的静微,柔弱却又卑微的依附着他,恨不得为他而生,为他而死。 梦里面的静微,对厉慎珩深恶痛绝,避之如鬼,一心一意的恋慕着他。 梦里面的静微,甚至不求名份也要追随着他。 甚至,在他和虞思雨在一起之后,在他的温柔款款的哄骗下,仍然痴心的等着他。 虞思雨……不是阮思雨吗?她的那个姐姐,那个曾经对他偷偷表达过好感的那个姐姐,为什么成了虞思雨? 梦里面的画面陡然一转,从江城到了煊赫辉煌的帝都,然后是一处雕梁画栋的漂亮宅院。 宋业成看到了‘虞思雨’,她穿着漂亮的高定礼服,笑容优雅得体的站在一个贵妇的身侧,正含笑温柔的望着他。 “业成,你快来,这是我的母亲,虞夫人……” 母亲,虞夫人? 宋业成一头雾水,却还是温顺的走过去,站在了虞思雨的身边。 梦里面的景象渐渐又变的模糊起来,他上一刻还在帝都虞家的宅子里,下一刻,却又忽然回到了江城宋家的鄙陋小院子里。 他看到他的母亲刘爱英拿着一根擀面杖走进他的卧室,少顷,他听到了房间里传来静微的惨叫声…… 血腥气冲天,几乎让他作呕。 深沉的夜色里,他看到双腿间淋漓淌着血的阮静微失魂落魄面色惨白的一步一步走出宋家的院子。 每走一步,地上都会留下血淋淋的两个脚印。 可她却不停,就那样一步一步,像是踩在刀尖上一样艰难的向前走。 梦里面,宋业成是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污水遍地的集市街头的。 他看到她的双手枯瘦苍白如鬼爪一样拼命的在污水泥地里抓着,抓的指尖磨破淌出血来,他看到她睁大的双瞳里一片死寂黑暗,瞳仁一点点的扩散,却有血泪缓缓的溢出。

下一篇   第130章 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