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2章 无双小姐姐的摸头杀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82章 无双小姐姐的摸头杀

他一向吃的特别清淡的,虽然不是一味的食素,但是像这种略有些重口的东西,他基本上都不碰的。 但这是无双给他夹的。 憾生虽然不喜欢油腻,却还是夹起了那块香肠,一口一口的吃光了。 无双仰着小脸看着他,咧嘴笑了:“好吃吧,我看你都不吃一点肉。” “我不太喜欢吃油腻的。” “但是也不能一点肉都不吃啊,那样会营养不均衡,对身体不好的。” “嗯,我以后会记住每餐饭都吃一点肉的。” 无双使劲点点头,又是灿烂一笑,伸手揉了揉他柔软温顺的头发:“真乖。” 憾生被她揉的有些不自在,觉得自己像是她养的一只猫一样。 但是…… 他并不排斥,相反,他很喜欢。 憾生自己又夹了一块早餐肉,一口一口吃掉了。 吃完之后,他就搁下筷子望着无双。 “嗯?”无双有些不解。 “我都吃完了。” 憾生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空盘子。 无双‘唔’了一声,点头夸赞:“那很棒啊。” 憾生有些失落的看着无双,指了指自己的头。 无双忽然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 她伸出手,细白的手指插入憾生乌黑浓密的发丝间,又揉了揉哄他:“你好乖呀。” 憾生立时笑了,他难得这样笑的灿烂,无双都看的有些傻眼了。 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时候,只觉得他生的好看,但此时这样一笑,无双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真是个妖孽啊。 幸好自己从小到大见惯了这世间的美男,要不然,怕是早就缴械投降了。 “我以后都会好好吃饭。” “嗯。” “你要不要视频通话监督我?” “嗯……可以啊。” “那我们以后每天中午午餐的时候都视频通话好不好?” “行。” 憾生伸出手,他的手指修长,肤色是冷白的色调,宛若一根一根玉管一般。 无双伸手握住,将他的手翻过去,掌心里,突兀的伤痕弯曲凸出,犹如蜈蚣一样爬在那里。 无双轻轻摸了摸:“等下次见面的时候,疤痕会消很多的吧。” “我是男人,有伤疤也无所谓。” 憾生握住她小小的手:“只要你永远好好儿的就行。” 无双坐的是憾生的专机,回帝都的路上,她心里竟是有些莫名的失落情绪,总是会忍不住的想起,憾生送她上飞机之后,站在外面一直望着她的那道身影。 明明他身边簇拥了很多的人,明明依旧是明媚的烈日繁花似锦,但却好似那周遭的人都不存在一般,他的身影看起来那样的孤零零。 厉峥和月疏,果儿都来了机场接无双。 金三角的事情虽然瞒的滴水不漏,但与总统府亲厚的几家自然也是有所耳闻的。 月疏和果儿都红着眼,见到无双,三个小姑娘就紧紧抱在了一起。 厉峥都不知道哄哪一个好了。 回了总统府,厉慎珩和静微都在翘首盼着,无双他们的车子刚停下,两人就迎了出来。 无双刚停住的眼泪,看到父母身影之后,立时就又汹涌而出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静微抱着女儿,一边帮她擦泪,一边细细看着她,“瘦了,本来就不胖,再瘦下去,就要飞起来了……” “那您多给我做点好吃的,我这几天晚上都回来住,您赶紧把我瘦下去的肉补回来……” “好,好,先进来吃饭,都是你喜欢吃的……” 静微拉着女儿的手舍不得放开,厉慎珩亦是心软的不行,饭桌上,几个人争着给无双夹菜,气氛好的不得了。 无双不在的这些日子,总统府都冷清的不行了。 只有她回来的时候,她在他们夫妇身边的时候,他们才心里觉得踏实。 吃完饭,厉峥送了月疏和果儿回去。 厉慎珩和静微拉着无双说话。 “你徐伯父说,憾生伤的很重,他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 “恢复的还不错,就是肩上的枪伤,医生说伤在了从前的旧伤上,怕是要落下病根,以后要吃苦头的。” “这孩子……” 静微到底还是心疼,连厉慎珩都说了一句:“滇南的灵药多,说不得就养好了。” 无双忍不住偷瞄了厉慎珩一眼:“老爸,您还生憾生的气吗?” 厉慎珩轻哼了一声:“我什么时候不生他的气了?” 无双抿了抿嘴,有些忐忑的望望静微,又望向厉慎珩:“那我要是和您说个事儿,您会不会也生我的气啊?” 厉慎珩哪里舍得生无双的气,见小女儿娇娇软软的望着自己,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心早就软了,摩挲着女儿的发顶,柔声道:“你是我的心肝宝贝,是我的心头肉,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生你的气的……” “老爸,我,我和憾生说好了,我,我想和他在一起试一试……” “什么?”厉慎珩立时恼了:“什么叫和他在一起试一试?” “就是,就是,谈恋爱试一试……要是,要是我觉得,和他在一起好的话,那我们就正式在一起……” “那小子怎么哄住你了?无双,你喜欢上他了?” 无双吓得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我现在还没有,我就只是试一试……” 厉慎珩站起身,背着手团团转了好几圈,方才压制住心头那复杂的情绪。 作为一个父亲,他对憾生心中有成见,甚至之前得知憾生做了那样的事之后,杀了他的心都有。 可是现在,在看到憾生对无双的真心之后,他心中也不是没有触动。 只是过去发生的那些事,到底还是让他有些如鲠在喉。 “含璋……”静微轻轻拽了拽丈夫的衣袖:“你别吓着女儿了,女儿刚回来。” “算了算了,女大不中留,随她便吧。” 厉慎珩看看妻子,又看看女儿,两个都是他的软肋,早就败下阵来,摆了摆手就转身去了书房。 无双靠在静微肩上,忍不住吐了吐舌头,静微无奈笑着摇头:“你啊……” “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乐开花了。”无双对静微小声抱怨:“您都不知道他那个人,多会得寸进尺。” …… 甜的我都受不了了……好想虐啊,没有虐的甜,有什么意思啊宝贝们~~对了,猪猪在群里准备了新福利回馈大家,凡是投两张月票的都可以看到三月的福利,然后,凡是投月票满五张的,可以直接截图管理员进超级福利群,十号抽五个读者每个读者88大红包,群里还会随时降落拼手气红包,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