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1章 抱着你,睡一夜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81章 抱着你,睡一夜

不管她关心他,到底只是普通的关心他,还是心里真的喜欢他在意他,他都觉得无比的愉悦,幸福。 而这种幸福,好似超脱了这世上的一切,比身居高位,比万人敬仰,带来的满足之感都要厚重数倍。 …… 无双回帝都的前夜,憾生怎么都舍不得回房间去睡觉。 无双躺在床上,薄薄的毯子盖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她困倦的都有些睁不开眼了,“你还不回去睡觉呀。” “你睡,我就守着你,等你睡着了,我就回房间去。” 憾生轻轻摸了摸无双散在枕上的头发。 “你在这儿,我怎么睡得着嘛。” 无双把被子卷起来,换了一个更舒服的睡姿:“你快回去吧,明天早上还要早起呢。” “没事儿,反正我一向睡眠都少……” “那不行,以前我就不说了,以后,你要多吃饭,多睡觉,好好把身子休养好,记住了没有?” 憾生眼底含了笑:“好,我听你的,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那你去呀。” “今晚不算,从明晚开始,好不好?” “你看着我,我睡不着,床边上有个人,我怕的慌……” “那……” 憾生终于还是大着胆子,把自己内心那个得寸进尺的大胆想法给说了出来:“那我抱着你,哄着你睡,等你睡着了,我就回房间去,好不好?” 无双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骨碌碌的望着他,好一会儿,她才嘴角翘了翘,轻声道:“那你要是做坏事了呢?” 憾生忽然轻轻抚了抚她的脸颊:“无双,我不会再做任何你不愿的事,你信不信我?” 他让她承受了那样的一场痛楚,在两人未曾缔结婚约之前,他是绝不会有任何的唐突之举的。 无双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却忽然翻了身,从被子里往床里侧滚了滚,原本就不小的双人床,此时就多出了一大块的空位置。 憾生眼底一片光芒潋滟,他掀被上床,沐浴后的身子比平日更清凉了几分,自后拥住她细细的腰,随后男人有些尖瘦的下颌,也轻轻压在了无双的肩胛上。 无双穿着长长的睡袍,憾生也穿着睡袍,两人之间隔的衣料并不算厚,但却离奇的并无任何旖旎的**气息,相反的,却只有一室的安谧和让人心中安稳平静的平和。 憾生的呼吸很浅,抚在无双的颈间,让她不免觉得有些痒痒,忍不住的微微扭了扭身子:“你别弄我脖子,痒……” 憾生在无双脸侧轻轻亲了一下,干脆让她转过身来,枕在他手臂上,将她整个儿压在了自己怀中。 滇南的气候热,憾生身体温凉,抱在怀里就像是抱着天然的玉石一般,说不出的舒服。 无双干脆就张开手脚像是八爪鱼一样缠在了憾生的身上。 憾生低头在她眉心亲了亲,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睡吧。” 无双闭上眼,头顶是他清浅的气息,耳边是他有力规律的心跳声,她原本还以为自己要好一会儿才能入睡,却没想到,闭上眼不过片刻,她竟是在他的怀中安然睡去了…… 憾生听到她的呼吸声渐渐变得均匀起来,知道这小丫头在自己怀中睡着了。 一时,竟不知是该高兴好,还是该失落好。 高兴她这般信赖自己,失落于,是不是她对他,终究还是不曾生出任何的男女之情? 夜渐渐的深了,原本一向浅眠的憾生,竟也在凌晨将至的时候,抱着无双睡着了。 因着无双要回帝都去,因此阿左一大早就赶了过来。 熟料刚到楼下,阿彩就笑眯眯的把阿左拉到了一边:“先别上去,别吵着少主和无双小姐了。” “再晚会儿,无双小姐到帝都就晚了……” 阿彩瞪他一眼:“傻瓜,昨晚少主在无双小姐房间里……” “什么?”阿左的大嗓门差点把阿彩吓死,她忙把阿左拉到了院子里去:“你小点声,少主和无双小姐这会儿一定睡的正香呢,你别把他们吵醒了,至于回去的事儿,今天晚了就明天回,明天晚了就后天回,有什么关紧的?” “少主说了让我早点来做好准备的……” “一根筋,傻小子!” 阿彩气呼呼的瞪着他:“你不许给我进去,就在这儿等着,什么时候少主和小姐醒了,再说!” 阿左抓了抓头发,老老实实应了一声。 “真不知道人家九黎姑娘那样精明能干,怎么瞧上这个呆头鹅了。” 阿彩和阿月嘀咕了起来。 阿左委屈的不行,他听少主的话,还要挨批,被骂呆头鹅,他招谁惹谁了。 …… 无双这一夜睡的特别好,做了几个梦都是超级甜蜜超级萌的那一种,以至于睁开眼连起床气都没有,心情好的不得了。 无双一醒,憾生也跟着醒了。 睁开眼心底第一个念头就是,昨晚他说了等无双睡着他就回去的,可他却抱着无双睡了一整夜…… 这小丫头,不会生气吧。 心里正忐忑不安的想着,无双却忽然凑过来,抱着他的脸吧嗒亲了一口:“早安呀!” 憾生懵了。 无双却掀开被子哼着歌儿下床去洗漱。 她昨晚做梦梦到憾生变成了一只特别软萌的布偶猫,谁的话都不听,就听她一个人的,还会给她挠痒痒,拿拖鞋,别提多贴心了。 睁开眼,就看到憾生那张特别好看的脸,看到他,就想到那个梦,想到那个萌萌的布偶猫,无双忍不住就亲了他一口。 直到刷完牙洗完脸,无双才清醒过来。 她,这好像是第二次主动亲他了…… 下楼去吃早餐的时候,无双就有些不敢看憾生。 阿彩她们把餐点摆好,就十分有眼色的退了出去。 偌大的餐厅里就剩下他们两人。 无双低头吃饭,憾生把她爱吃的菜都夹到了她面前的盘子里。 无双一边吃,一边又有些不好意思,想了想,投桃报李的夹了一块煎的香味四溅的香肠,放在了憾生的盘子里。 憾生怔了怔。 …… 甜的都发腻了!!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