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0章 等我娶了你,才算和你一家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80章 等我娶了你,才算和你一家的?

以后遇到个刮风下雨的天气,也会隐隐作痛,好在滇南的气候好,能少受不少的罪。 “真是个杀千刀的。”无双看着他肩上的伤,就想到阿右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一枪打死他,真是便宜他了,憾生还好心的让人把他给葬了,要是她,才不会管。 “你就该把他扔到那乱葬岗上去,他对你下这样狠的手,你还心软……” 憾生看着无双微红的眼圈,知道她是心疼,气不过才这样说,也知道,阿右这样的行径,不管是在黑道还是白道上,都是要被人活剐了的。 可人死如灯灭,憾生恨他,心里头却也无法忘记他们相依为命这近二十来年的时光。 “我小时候,还没到少主身边的时候,也差点被人扔到乱葬岗子上过……” 憾生轻轻握住了无双的手,无双细白的指腹,轻轻抚着他手掌心那道可怖的伤痕。 “他们以为我已经饿死了,或者病死了,就把我拖到了乱葬岗去,乞丐嘛,死了不就是往乱葬岗上一扔……若是能有个破席卷一卷,就是幸运了。” “然后呢……你真的被扔到乱葬岗了吗?” 无双觉得心都揪了起来。 “算是我命大吧,快被拖到乱葬岗的路上时,我又醒了,老乞丐看我可怜,给了我点水喝,把自己的干粮省给我,我竟然又捡回了一条命……无双,我们那时候,最怕的就是乱葬岗三个字,听说被丢到那里的尸体,没有能完整过一夜的,都被那些饿的红了眼的野狗给撕吃了。” 无双不由得有些发抖,她的人生里从没有经历,听闻过这些,只是想一想,自己都有些毛骨悚然。 “阿右在我身边有快二十年了,他犯了这样的天大的过错,我却还希望他来生能投个好人家,不要再变成这样的人。” “好吧,他既然已经下葬了,那也就揭过去这一页吧,好在阿左不是那种人,对了……” 无双忽然眸子亮闪闪的看向憾生:“阿左和九黎在一起了,你还不知道吧。” “这么快?阿左这小子不赖啊,动作挺快的,看来金三角真的是快有喜事了。” 憾生自然为阿左高兴,阿左没有阿右那么机灵,也不会讨女孩子的欢心,憾生之前还想着要不要替他物色个好女孩儿,却没想到阿左自己看上了九黎。 现在,他能和九黎在一起,真的挺好的,九黎这样的女孩子,纯善又心思灵透,聪慧又能干,正好和阿左互补了性子,他们将来结为夫妻,一定会很幸福。 “这么快?原来你早知道这事儿了啊。”无双翘了翘嘴角:“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嗯,之前我就有点看出来阿左喜欢九黎。” “好吧。”无双对了对手指。 “是不是过两天就要回帝都了?” “嗯,总不好一直请假,而且现在大二了,课业越来越紧张,外公那边也给我布置了很多课外要完成的功课。” “放寒假我去接你好不好?” “不要……寒假我肯定要和爸妈在一起的,外公外婆也在帝都,我走了,他们怕是年都过不好……” “那我怎么办,我还没转正,就和你异地,我怎么好好表现?” 无双歪着头想了想:“那要不你来帝都过年?” “总统先生不让我离开金三角。” 无双白他一眼:“你之前也没少偷着去。” “现在不一样了。”憾生含笑看着无双,现在他得好好表现,不能再惹得总统府不开心了。 要不然,万一他转正了,未来的泰山大人却不肯松口,岂不是让人头疼? “那你说怎么办啊,新年我肯定要和家人在一起的。” “那……要是我转正了,我们在一起了,我不算你的家人吗?” 憾生望着无双,眼底有些湿漉漉的委屈:“还是要等到我娶了你,才算和你是一家的?” 无双从来不知道这人竟还有这样死皮赖脸的时候,若不是顾念着他身上这么多的伤,她早就把他推开了。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我去洗点水果去……” 无双不知该怎么回答,毕竟,以后的事,她现在当然不知道会怎样,她说的,其实也是实情。 憾生看着无双转身离开的背影,眼底不由得浮出淡淡的一抹失落情绪来。 要等到什么时候,他们才能彻底的交心,真正的在一起? 也许,人总是太过贪心了,至少现在,无双已经在尝试着接受他了,而从前,他根本连这些都不敢奢想。 憾生终究还是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他没有过恋爱经验,也不知道怎么讨女孩子的欢心,只能尽自己的本能,去努力的对她好。 过两天,她就要回帝都了。 学校里的小姑娘们,谈个恋爱都有男朋友在身边嘘寒问暖,她却每天一个人,他在金三角,就算是经常电话简讯不断,也比不上在她身边陪着她。 只是如今,金三角事情繁多,千条万绪都等着他这个少主来处理妥当,他又实在没办法丢下这烂摊子跟她回帝都。 更何况,总统府那边还未曾松口允许他离开金三角,自由出入帝都。 他若是真的想和无双长长久久,就绝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冲动行事。 无双洗了水果出来,却见憾生穿好了衣服,她不由吃惊:“你怎么下床了?” “你过两天就要回去,我今天提前出院,也能陪你出去四处看看,总好过天天闷在医院里。” “那怎么行,郑医生说的你后天才能出院。” “后天你就要走了……” “我走了又不是不回来,咱们还能见面,你现在养伤是最重要的……” “无双,我没事儿的,我身体底子好,这些外伤养了十来天了,也差不多了。” “当真?”无双有些半信半疑,上上下下打量着他。 “真的,我骗谁都不会骗你。” 无双还是不松口:“那我还是先去问问郑医生。” 看她十分郑重煞有介事的转身去找医生,憾生心头仿似被春日阳光普照一般,一片暖意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