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9章 还没转正呢,别老想着占我便宜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79章 还没转正呢,别老想着占我便宜

九黎无奈叹口气,从包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阿左:“喏,这个还给你。” 阿左的脸色一下变了,惨白惨白的说不出的可怜,他直勾勾的看着九黎手心里躺着的那个护身符,眼睛渐渐红了起来:“我不要……你扔了,扔了吧。” 九黎气的瞪他一眼:“这是你的护身符,你好好留着,你在你们少主身边,总归常常遇到凶险,你留着有用,给我,也没什么用处……” 阿左梗着脖子别过脸去:“我不要,送出去的时候,我就没想过要回来。” “你这人怎么这么倔啊。” “九黎,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你不能把我送你的东西还回来,你偷偷扔了也行,但是别让我知道……” 阿左眼睛越来越红,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的孩子似的。 九黎望着阿左,望了好一会儿,忽然吞儿一声笑了:“呆子。” “我先回去了,少主还需要人照顾……” 阿左失魂落魄的转过身去要走。 九黎却轻轻扯住了他的袖子:“阿左,这个护身符,你还收着,我听你那兄弟说,这是你多年来一直戴在身上的,对你一定很有意义,所以,你留着,说不定将来就有什么用呢。” 阿左不肯开口。 九黎又道:“过几天我的小餐馆就要开业了,开业前,我想去咱们的神山上拜一拜神树,你陪我一起去吧。” 阿左倏然转过身来,几乎是欢喜的无法自持望着九黎:“九黎……你再和我说一遍!” 九黎笑的特别璀璨:“阿左,你陪我一起去神山吧,我们去拜一拜神树!” 听说拜过神树的男女,这一生一世都会在一起,永远不会分开,下辈子,也能遇到彼此,成就三世的姻缘。 而在滇南,当一个年轻姑娘邀请一个男子和她一起去神山拜神树,意味着什么,阿左怎么会不清楚? “九黎……” 阿左忽然一步上前,将九黎高高抱了起来。 九黎那样泼辣大胆的姑娘,一张脸也腾时红透了:“阿左,你发什么疯,放我下来……” 阿左欢喜的不能自已,抱着九黎转了好几圈才将她小心的放了下来:“九黎,我不是在做梦吧,你,你肯接受我?” “我们金三角的女孩儿,就喜欢有血有肉的男子汉,阿左,你忠心,讲仁义,重情重义又不惧生死,你这样的好男儿,只有傻瓜才会不喜欢。” 滇南的民风粗犷,姑娘家有了喜欢的人,从来都是大胆表白,而在九黎看来,像阿左这样的好男儿,是绝对值得她托付终生的。 九黎这一生坎坷,吃尽了苦头,当遇到憾生的时候,她不是没有想过那些风花雪月,只是她虽然没念过什么书,却也不是愚钝不堪,在明白了憾生对她无意之后,她就放下了过往的那些情愫。 当那些人把阿左的护身符给她送来的时候,当她知道阿左为了憾生不顾生死也要孤身闯虎穴的时候,她的内心自然是十分震撼的,而她更是不曾想到,阿左会对她一见钟情,在赴死的时候,还在想着她。 九黎想,这样好的一个男人,自己没道理去辜负他。 当阿左抱着九黎转圈的时候,无双忍不住的嘴角翘了起来。 滇南的男女,还真是泼辣大胆敢爱敢恨啊。 无双甚至有些羡慕,爱了就说出来,愿意了就在一起,没什么弯弯绕,就这么干脆利落,真好。 回到病房的时候,无双脸上的笑意还没有消退。 憾生见她这般,不由好奇:“怎么了,这么开心?” 无双在他床边坐下来,托着腮,大眼睛眨巴眨巴望着他:“你们金三角,估计很快要有喜事了。” “什么喜事?” “就是……你之前的爱慕者九黎啊……” 无双故意卖了个关子没有说完,促狭的看着憾生。 憾生忽然伸出手,轻轻握住了无双的,无双一怔,立时想到他手上刚拆线的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当即乖乖不动,任他握住了。 憾生原本是靠在床边的,此时身子却一点点前倾,渐渐凑近了无双,无双想要闪躲,可手被她捉着,怎么躲得开? “九黎喜欢我……无双吃醋了吗?” 憾生的声音低低沉沉的拂过无双的耳畔,无双玉白的一双耳当即就红透了:“呸,谁吃你的醋。” “嗯,无双不吃醋,是我吃醋了,这些年,不知吃了多少醋,自己都快把自己酸死了……” 无双耳根越来越红,越来越烫,起身想要躲开,憾生却忽然低低呻吟了一声,眉宇皱着,浮出一片痛楚之色。 无双吓坏了,手忙脚乱的去看他身上各处的伤:“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了……” 憾生望着自己面前那张满是关心担忧的小脸,只觉得心头一片暖融,他不顾手上伤口还有些隐隐作痛,捉住无双细嫩的手指,将她拉到怀中,低头就含住了她微红的耳珠;“无双,我不喜欢九黎,我只喜欢你。” 被他含住的耳垂像是触了电一般,那些电流很快蹿过了四肢百脉,无双觉得心口里一阵一阵的发涨,耳边嗡嗡声不断,好一会儿,她才小声的嗔了他一句:“你说话就说话,别总是动手动脚的。” 末了,无双又小声咕哝:“我只是答应和你试一试,你还没转正呢,别老想着占便宜。” “那我看到你就忍不住想亲你,怎么办?” “不正经!” 无双瞪他一眼:“自己身上多少伤,不知道?” “伤好了就可以了吗?” 无双又气又笑:“你满脑子都想的什么!” “肩上的伤口疼了……” “该。” 无双嘴里说着,却到底还是小心翼翼的把他身上的衣服拉开一点,看了看肩上缠着的绷带。 他肩上挨的这一枪,恰好又伤在了旧伤上,医生说,本来旧伤就恢复的不好,他之前又不知爱惜自己的身子,这一次,就算是痊愈,左肩怕是也要落下病根了。 就算是仔细调养着,以后遇到个刮风下雨的天气,也会隐隐作痛,好在滇南的气候好,能少受不少的罪。 …… 甜不甜?月票要配得上我的甜蜜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