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8章 我会努力争取早日转正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78章 我会努力争取早日转正

女孩子多数应该都是喜欢这样如春风化雨一般的亲吻吧,对方像是把你当做了最娇嫩的花蕾一样,连接吻都小心翼翼充斥着满满的温柔。 一直到过了很久,憾生才轻轻的探进了舌尖与无双的小舌勾缠在了一起,他一寸一寸吻过她柔嫩口腔的每一处,将他的气息尽数侵染了她,直到最后,无双觉得自己快要呼吸不过来了,方才微微蹙了眉,难耐的轻哼了一声。 憾生虽不舍,却还是放开了无双,只是不等无双起身,他的吻又落在了她的唇角,脸侧,纤细的下颌,柔嫩的颊边,挺翘的鼻梁……最后,缓缓的落在了无双的眉心。 “无双,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不让我走啦?” 无双耳根微红,故意这般大咧咧的口气遮掩自己心底手足无措的羞赧。 憾生不由得笑了:“舍不得。” “我,我可不是就答应和你交往了,说好了咱们只是先试试的……” “嗯,我会努力去做,争取早日转正的。” “你睡会儿,我去洗漱去了……” 无双觉得他的目光实在太过滚烫摄人,她非但耳根热起来,就连双颊也渐渐烧红了。 憾生看着她似落荒而逃一般的背影,眼底的光芒里就含了细碎的笑意。 如果受这样一场重伤能换来无双试着开始接纳他,那么他愿意让自己再伤的更重一点,换来无双永远在他的身边。 无双站在洗手台前,望着镜子里出现的那个年轻女孩儿的脸。 双腮的红晕犹如搽了胭脂一般,眼睛哭的微微红肿,却亮闪闪的,而那原本粉嫩柔软的唇,也有着水润的光泽微微的肿着。 无双不由得抬手,轻轻抚了抚自己的唇瓣,她那会儿到底是怎么了,像是疯了一样,竟然会去主动亲他。 无双不由得轻拍了拍自己滚烫的双颊。 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混乱的,仿似连她自己,都实在搞不清楚她心底究竟想的是什么。 可是,既然已经开了口,既然已经说了,决定了,要试一试。 那就试一试吧。 现在,比起之前,至少,她对他已经没有那样的排斥和抗拒了。 …… 昂山阴谋败露,被邻国国王宣布逐出王室,废黜他一切王室特权,收回他手中全部军权,然后终身幽居别院,再不许踏出半步。 而他那位怀着身孕的爱妾,受了这一场惊吓之后,早产下不足月的一个男婴,生下来不足三日就咽气了。 昂山得知这个讯息之后,大病了一场,身体损耗严重,几乎形同废人。 而杜知素,因着她是国王的爱女,母亲又是原配正妻,在将全部罪责都推到昂山身上之后,并未受到什么惩处,虽被褫夺了公主的封号,但却依旧享受公主的一应待遇。 但数年后,杜知素不知悔改,做了许多丧心病狂的事,终于还是落得一个孤零零惨死的下场。 这些后话,暂且不提。 徐慕舟离开滇南回帝都时,曾问无双要不要一起回去。 假期已到尾声,无双向来不曾耽误功课,但这次却主动请了假。 憾生伤的太重,他身体底子又虚弱,还要一周才能出院,无双就决定等他出院再离开。 “那行,那你就先留在这里,我回去会和你父母说的。” “嗯,多谢您了徐伯父。” 徐慕舟望着无双尖瘦的小脸,心里到底还是觉得难受:“无双,徐伯父知道你这孩子是个心胸宽广不拘小节的,但徐伯父还是想给你说一声对不起,我和周念没把小白教好,让他辜负了你……” “感情的事,只有喜欢和不喜欢,没有辜负和不辜负,伯父,您不用和我说对不起,我也从来没有因此怨恨过。” 徐慕舟看着无双这般,心头更是又怜又疼又遗憾惋惜,但事已至此,也只能说是两个孩子没有缘分。 倒是这憾生,还真是有些福气。 若是当真和无双修成正果,才真是让人艳羡不来。 但有些事勉强也没用,小白之前那样伤了无双的心,他又怎么有脸,让无双原谅小白,回头修和呢。 “你是个通透善良的好孩子,无双,将来,你一定会有福报的。” “承徐伯父吉言啦。” “那我就回帝都了,憾生受伤要照顾,你也要好好保重自己,瘦成这样,回了帝都你母亲看到要心疼了。” “嗯,我会的,徐伯父,您放心吧。” 无双目送着徐慕舟上车离开,方才转身往憾生所住的那栋小楼走去。 自小徐慕舟就很疼她,把她和果儿一般无二的当自己女儿看待,她也一直都以为,总有一天,她是要改口喊他爸爸的。 只是谁能想到呢,她和小白竟会走到这样的地步来。 “无双小姐……” 阿左急急的走出电梯,一眼看到无双,倒是有些害羞的抓了抓头:“您回来了啊。” “嗯,阿左你有事儿吗?怎么脸那么红……” 阿左闻言脸更红了,支支吾吾道:“我,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少主那边,先麻烦无双小姐您了……” 阿左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了,无双一头雾水,这阿左今天怎么看着神经兮兮的。 无双摇摇头,也没放在心上,等着电梯门开,就要进去。 却忽然听到了一把清脆的嗓音:“阿左,你这个猪,我在这儿呢!” 无双下意识的循声望去,却看到了不远处正冲阿左不停招手的九黎。 无双忽然心头微动,想到九黎对憾生那遮掩不住的情意,脚步就再也无法向前挪动了。 她往旁边走了两步,躲在柱子后看着两人。 “你脸怎么这么红?看你这满头大汗的……”九黎瞋了阿左一眼,拿了纸巾踮起脚轻轻给他把脸上的汗擦去了。 “九黎,你,你怎么来了啊……” 平日里也是能独当一面的大男人,这会儿却手足无措的站着,紧张的连手往哪放都不知道了。 九黎刚给他擦完额上的汗,阿左就又紧张的出了一头一脸的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