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7章 缠绵悱恻的亲吻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77章 缠绵悱恻的亲吻

她活动了一下颈肩,很自然的伸出手,轻轻摸了摸憾生的额头。 护士说一般受了外伤到夜间很容易感染发高烧,因此无双睁开眼第一件事想到的就是摸他的额头,看他发烧没有。 无双摸了摸憾生的额,又摸了摸自己的,许是刚睡醒,整个人脑子都是懵的,竟是判断不出他的体温是不是正常。 无双站起身,直接伏低了身子,憾生还未曾反应过来,无双就将自己的额头和他的额头,轻轻的贴在了一起。 憾生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手狠狠的攥住了,他甚至连呼吸都不敢了,无双在他的额上蹭了蹭:“嗯,没有发烧。” 她似是松了一口气,嘴角微翘,梨涡浮现,憾生有些失神的望着她,连眼睛都不敢眨了。 无双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忽然清醒过来想到自己刚才的举止,耳后不由得烫红了起来,她慌乱移开视线:“额,我,我去洗漱一下。” “无双。” 憾生忽然开了口,他伤的重,声音嘶哑又虚弱,无双听的心里微酸,红了眼圈点点头:“嗯。” “我让阿左,送你回帝都去。” 憾生说话还有些吃力,这句话说完,他急促的喘了喘,又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平复了好一会儿,方才有力气再次开口:“总统先生和夫人,一定很担心你。” 无双轻轻抿了抿嘴唇:“我不走,你什么时候伤好了,我什么时候走。” “我这里也不用你照顾。” 憾生脸色白的吓人,他似是太虚弱了,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就闭了眼,声音沉涩:“我的伤也无大碍,你课业重要,别耽误了。” 无双站在那里,细白的手指一根一根攥了起来,她抿紧了嘴唇,眼圈红肿着望着他:“我说了我不走。” “可怜我吗?” 憾生轻轻笑了笑:“真的没有必要的,无双。” 无双不知怎么了,也许是被他这句话刺到了,也许那就是她此刻的本能,她忽然一步上前,附身将自己的嘴唇贴在了他微凉却又干裂的唇上。 憾生蓦地睁开了眼,无双却闭着眼,她柔软的嘴唇轻轻张开,咬住了他干涩的唇瓣:“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 憾生耳边一片嗡鸣。 很久以前他问过阿左,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 阿左说,小的时候遇到过一个女孩儿,笑起来很可爱,还给了他一个金黄的大梨子,他很喜欢她,想要每天都见到她。 也许,那就是喜欢吧。 他就问阿左,那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 阿左想了很久,有些害羞的抓了抓头,就是,就是,看到她,好像这天底下的花儿都开了一样,心里就高兴。 原来,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啊。 他也终于明白了,他喜欢无双,因为,他也和阿左一样,看到她,心里就高兴。 她喊他憾生哥哥,他心里像是喝了蜜一样的甜,她歪缠着他,在他面前骄纵任性撒娇,他面上不显,嘴里不说,可私底下想起来,总是会忍不住一个人笑的像个傻子。 喜欢一个人,就是想到她就打心眼里高兴,会觉得,这天底下的花儿,都一瞬间开在了他的眼前一样。 “你的喜欢就这么点儿啊。” 无双那双哭的红肿的眼瞳,却黑亮无比,她望着他,她的嘴唇还在他的唇上贴着,他的唇是凉的,可她的体温很高。 憾生的喉结剧烈上下滑动,像是心跳都停滞了,脑中也一片的空白。 他什么都没有办法想,也说不出话来,他只是这样望着她,不敢置信的望着她,他似是无比的期盼,却又无比的害怕,她接下来会说出什么。 “你要是真的让我走,我可就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无双说完,柔软滚烫的唇,瞬间离开了他微凉唇瓣,她垂眸,眸光从他眼底移开,落在他过分高挺的鼻梁上:“你要是不让我走,我可以试着和你谈个恋爱……” 无双说着,到底还是有些羞赧,她抿了抿嘴唇,眼神不安的看向别处:“你之前不是想让我试一试和你在一起吗?那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要不要?” “为什么?” 好一会儿,憾生方才低低的说了这样一句。 无双忽然蹙了眉,故作不耐烦的样子娇声斥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愿意就是愿意,不愿意就拉倒呗。” “无双……” 憾生的声音格外的低沉沙哑,他这样喊无双名字的时候,像是有小小的电流从她的心脏上爬过了一样,她眼神飘忽着看向他:“干嘛?” “你能不能……像刚才那样,再亲我一下?” 他说完这一句,就虚弱的偏过脸咳嗽了几声。 无双听着他嘶哑的咳嗽声,又看到他那一张过分苍白的脸,下颌上斑驳生出了胡茬,更显憔悴,记忆里,他好像从未曾这样的狼狈憔悴过。 无双到底还是心软了,她一点一点的低下头,轻轻在他嘴唇上亲了亲。 “行了吧?” 憾生轻轻摇头。 无双瞪了他一眼,却抬手捧住他的脸,又轻轻吻了下去。 “无双……你咬我一下好不好?” 哪有这样求着找疼受的? 可无双的心窝里却渐渐漫出了一阵酸涩。 “傻瓜。” 她骂他一句,却到底还是低了头,在他有些干裂的嘴唇上轻轻咬了一下。 她咬完他,嘴唇却忽然被他温柔的吮住了。 无双还记得那一天夜里在宅邸的厨房,他将她抱坐在流理台上,那样强势而又带着粗鲁的那个长吻。 后来,她的嘴唇都肿了很久。 但这一次却不同。 “无双,闭上眼。” 她的眼神太剔透,太明亮,会让他凭空生出一种负罪之感。 无双乖乖的闭了眼,潜意识中却还留存着最后一线清醒,怕自己会压到他身上的伤,努力的撑着身子,没有把身体的重量压在他的身上。 他的嘴唇有些干裂起皮,最初吻的时候,会有些许的刺痛,但渐渐的,无双感觉自己像是躺在棉花糖上一样,整个人都被他亲的软了下来。 …… 我真的发现,每次甜蜜都没有票,但是虐憾生的时候月票特别多,你们在暗示我什么……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