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5章 那些话像针一样刺入无双心中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75章 那些话像针一样刺入无双心中

阿右面容阴鹫扭曲,匕首深深刺入憾生腹中之后立时拔出又要继续刺入…… 憾生强忍腹中剧痛,和双眼灼痛,在阿右拔出匕首又要再次刺入时,直接徒手攥住了匕首锋利刀刃,他用力睁开血红眼瞳,望向面前不人不鬼的阿右。 阿右紧咬牙关,想要抽出匕首,憾生双手攥紧刀刃,鲜血横流,阿右用尽力气,竟是抽不动分毫,他不由恼羞成怒,“开枪,打死他!打死他!” 乌压压的枪口齐齐对准了憾生,昂山原想留着他迫金三角的人把少主印鉴交出来,但此时看来,这人留着就是隐患,还是先除了他,再作打算。 毕竟方才,若不是阿右察觉出异样,眼下他已经落入那憾生手中,为他人质了。 真让他逃出去,他就算背后有王储撑腰,那也得他有命逃到m国去。 放虎归山,是为大忌。 还是杀了他,才能永绝后患! 昂山刚要摆手示意下属开枪,门外却忽然传来一声女子微弱的哭喊:“王爷……求您快收手,救我们母子……” 那声音十分熟稔,熟稔到昂山只觉头皮一阵发麻,他早已年过半百,却膝下一直荒凉,这有孕的爱妾和她腹内未出生的嗣子,就是他最大的指望了! 可他们母子不是在别院静养吗?他不是留了心腹和一支军队在那里守着? 怎么爱妾会忽然跑到这里来?那,孩子呢,孩子怎么样了…… 昂山只觉得陡然间后背被冷汗湿透了,这爱妾和孩子就是他的命,没了孩子,没了嗣子,他就算是做了国王,也后继无人,又能怎样! “停手,停手,把他先给我拉下去……” 昂山如丧考妣,跌跌撞撞向外奔去,阿右眼睁睁看着昂山的下属已经准备开枪了,却没想到事到临头,又出了这样的变故,他死死咬着牙关,心头不由得发狠,机会稍纵即逝,如果现在杀不了憾生,那么他也就活不成了! “枪给我!” 阿右松开握着匕首的手,转身将身侧下属的枪夺了过来,声嘶力竭咆哮:“去死吧,你现在就去死吧!” 阿右直接扣动扳机,憾生不顾两只手上寸许深血肉外翻的伤口,出手如电硬生生攥住阿右手腕,抬高了枪口。 子弹没有射中憾生的心脏,却射穿了他曾负伤的左肩肩胛,憾生吃痛闷哼,身形摇晃着单膝跪在地上,阿右形容癫狂,疯了一样连连扣动扳机,憾生强忍剧痛攥住他手腕,子弹从他肩上射穿身后墙壁,留下斑斑痕迹。 直到昂山大喊着让人把阿右拉开,他还如疯狗一般疯狂的扣动着早已打空了子弹匣的手枪扳机。 憾生按住左肩血流如注的伤口,虚弱倒在地上,嘴角缓缓溢出血来,可他那一双通红的眼眸,却还是望向被人按在地上的阿右。 “为什么?” 他吐出一口血,嘶哑询问。 阿右忽然狂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却又忽然扑倒在地,不停对着憾生叩头:“少主,少主求您饶了我,我只是一时鬼迷了心窍……少主,少主我跟着您十几年,我对您一向忠心耿耿……” “为什么,阿右,为什么背叛我?” “为什么?为什么?”阿右又哭又笑:“你是孤儿,我也是孤儿,凭什么你是少主,我就要做你的一条狗!” “一条狗?我从来都将你和阿左视作手足兄弟……” “手足兄弟?算了吧,你也就骗骗阿左那样的傻子!我为什么要一辈子做你身边的狗?如果能取而代之,我为什么不可以做金三角的少主?你会的,我也会,你有的,我也有,你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 “难道让我如阿左那个蠢货一般,连喜欢一个女人,也只敢喜欢尊贵的少主你看不上的吗?” 憾生终是收回了目光,他单膝跪地硬撑着缓缓的支起身子:“人各有志,阿右,你想往上爬,我不拦着你,但是千不该万不该,你让无双以身涉险。” “少主,你醒醒吧!人家根本瞧不上你!人家是帝都的公主,你不过是个棺材子,你连我都不如,我虽然是孤儿,幼时却也是娘生爹养的,可你连你父亲是谁都不知道,总统先生怎么会将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你这样出不明的野种?” “这些年没脸没皮的缠着人家,就算是和人家睡了又怎样,人家还是瞧不上你,你偏生非要热脸贴冷屁股,连我都瞧不起你这样的男人!你不过是比我命好,得了少主的青眼,你别的还有什么比我强的,凭什么我就要一辈子被你踩在脚底下……” 无双还未走近,就听到了阿右癫狂大喊的声音,那些话字字句句像是针刺一般刺入心肺,让她怔怔站在原地,再不能上前一步。 徐慕舟看了无双一眼,轻拍了拍她的肩:“我先进去看看憾生。” 无双下意识的点点头,脸上的血色全然褪去了,她站在那里,眼圈一点一点的浮出了红晕。 徐慕舟带了下属迈步进了前厅。 “这样狼心狗肺背叛旧主的人渣,就该直接一枪杀了他,憾生,你何必和他废话,把他拖出去吧,给他一个全尸,就是你仁义,念着这些年你们的情分了……” 随着徐慕舟的声音威严重重响起,接着就是分沓的脚步声陆续而至。 阿右知道大势已去,今时今日,自己是绝无可能再得偿心愿了。 他心中万般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可人到面临死亡之时,才会真正的害怕起来,当徐慕舟的人上前要将他拖走时,阿右又痛哭流涕的跪在地上哀嚎起来。 只是憾生,自始至终再未看他一眼。 阿左站在一边,冷眼看着阿右如同死狗一样被人拖走,他心中对阿右的愤怒早已超过了之前的痛心和难受。 阿右经过阿左身边时,如丧家之犬一般哭嚎着想要抓住阿左哀求,阿左却闪身避开了:“你真是丢尽了金三角,丢尽了少主的脸面!” “憾生,你怎么伤的这般重?李遇,快备车!” …… 下一张开始谈情说爱,宝贝们,二月圆满的过去了,三月又来啦,在你们爱的光辉下,猪猪三个月都是月票第一,希望这个月也能再拿第一,让咱们的无憾cp无憾收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