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4章 毒辣如豺狼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74章 毒辣如豺狼

若是这位少妇诞下男丁,昂山怕是立时就会动手除掉他这个所谓的国王了。 私下招来心腹将军,让他严密盯守那个别院,万万不能打草惊蛇,找到机会,一定要将那怀孕少妇带走,将她们母子拿捏在他们手中,方才能稍稍约束昂山。 而几日前,忧心忡忡的国王陛下,总算是等来了好消息。 将军趁着昂山去金三角,趁夜重兵围了别院,将别院上下人等全都杀死,一个活口未留,将那受惊过度几乎小产的少妇,带了回去。 而近日,徐军长留在滇南的心腹,就夜入王室,将昂山和杜知素的那些筹谋,和盘托出…… 国王陛下当即做了决定,派亲信带上那少妇,随同来人一起漏夜赶往金三角。 若是当真让昂山的计谋得逞,王室就完了,这些年民众刚刚过上的好日子,也就彻底倾覆。 为了自己的狼子野心,置国家人民的利益全然不顾,怨不得当年父王力排众议,不肯将王位传给呼声最高的昂山。 若是传位给他,此时整个国家,整个王室,怕是都已经沦为m国的走狗,甚至会如那些陷入战乱的国家一般,民不聊生,社稷倾覆。 昂山此时尚且不知自己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子嗣,还未降生就已经被攥在了自己视为死敌的王兄手中。 而此时,他又得了一个好消息,憾生的下属带了金三角少主的印鉴而来,妄图换回他们少主一条性命。 昂山差点没忍住仰首大笑。 那金三角少主是个痴人,是个傻的,为了个女人,自己送上门来不要性命。 实则说起来,倒也让人有几分动容。 毕竟是为了一个情字。 可他的下属,竟然也这般的天真幼稚。 昂山让人把阿右叫了过来:“你是你们少主的心腹,日常跟在他身边不离左右,该是见过你们少主的印鉴吧。” 阿右恭谨点头:“算起来,我是见过两三次。” “若是再让你见到,你能认得出来?” 阿右点头:“能,少主一向觉得我聪慧,过目不忘,我若是看到实物,定然能认出是不是少主那一枚。” “好。” 昂山一拍扶手,又夸赞了阿右几句,无外乎,事成之后他立下大功,定然会厚厚嘉奖他,等等等等。 阿右心底欢喜,面上却强自忍着,没有露出分毫。 “把人带进来吧。” 昂山吩咐仆佣出去,不消片刻,阿左就跟着那仆佣走了进来。 阿右一眼看到阿左,立时避开了眼神。 阿左却血红着一双眼眸死死瞪着阿右,若是有可能,他怕是要张口咬下阿右身上的一块肉来! “我们少主呢!” 阿左愤恨收回目光,看向昂山。 “你们少主现在无恙。” “少他妈用这种话哄我,放了我们少主,爷认杀认剐!” “你的命不值钱,杀了你,又有什么用?” “拿不到金三角少主的印鉴,你就是杀了少主,辅佐一个傀儡,也无济于事,金三角的民众不会服他!” “印鉴在何处。” “你放了少主,我就把印鉴给你。” “阿左,你别犯傻了,事到如今,大局已定,你若是将印鉴交出来,我可以保你不死……” “呸!” 阿左怒不可遏,劈面啐在了阿右脸上,阿右勃然变色,气的脸色铁青,抬袖狠狠擦去脸上唾痕:“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我好心提点你,别给脸不要脸!” “兄弟一场?你有什么资格提兄弟两个字!谁他吗和你这种猪狗不如的东西是兄弟?” “行,既然如此,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自寻死路,谁也拦不住!” “老子就算站着死,也绝不跪着生!” 阿右眸阴鹫,看了阿左一眼,转身望向昂山:“昂山先生,您别听他废话,依我这么多年对他的了解,他不可能把印鉴带来的……” “当真?” 阿左忽然朗声一笑:“印鉴自然不可能带在身上,但我来时已经交代好了,只要少主有丁点不好,你们就休想再拿到印鉴……” 昂山渐渐变了脸色,让下属上前绑了阿左,冷笑道:“好,如阿右所说,既然你自寻死路,那我就送你上路好了……” 他话音刚落,重叠幔帐之后,杜知素的声音却有些急促低哑的响起:“王叔,您快来一下,有大事……” 昂山不疑有他,听得她声音急促,就要起身过去,阿右却忽然一步上前拦在了他身前:“您先别急,不如我先过去看一下……” 憾生听得阿右的说话声,握枪抵住杜知素后腰加重了手劲儿,杜知素忙道:“阿右你不许过来,我有大事,只能告诉王叔一个知道……” 她的声音有些慌乱,莫名透出诡异,阿右磨了磨后槽牙,心中暗觉不妙。 昂山面色也变了变,眸中闪出了一抹迟疑,阿右渐渐眸中露出凶光,伸手拔了枪出来,昂山也对身侧下属使了个眼色,下属立时拔出匕首,四散开来围拢过去。 昂山这才开口:“阿右你先出去。” “是,先生。”阿右恭谨应着,向外走去,走到门边,却又轻手轻脚的折转了回来。 “知素,出什么事了?” 昂山一边说着,一边不露声色将怀中一个小药瓶打开瓶塞,将那无色无味的药粉攥在了手心里。 “王叔,是大事,顶顶重要的大事……” 昂山的脚步越来越近,幔帐之间已经能影影绰绰看到他的身影在逼近。 憾生抬手捂住杜知素的口鼻,伸手劈在她后颈处,杜知素哼都没哼一声就软软的倒了下来。 昂山掀起了幔帐,两人视线还未对上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憾生极快出手扼住了昂山的咽喉,而昂山也在此时,张开手掌将那药粉洒向憾生面门,憾生虽是反应异于常人,但那药粉也有少许撒入眼球,当即火灼一般剧痛无比,迫的他不得不松开了手…… “快来人!” 昂山惊出一身冷汗大叫,阿右夺过身侧下属手中的匕首,当先一步上前,握住匕首狠狠刺入了憾生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