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2章 曾有多少深情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62章 曾有多少深情

“是哥哥的错,是哥哥太想当然了,我的妹妹,就该是被我们捧在手心里的一颗明珠,从此以后,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想喜欢谁就喜欢谁,想讨厌谁就讨厌谁,谁都不许让她委屈,不许勉强她” “我知道他待我好,我也知道,他一定会好好疼我,爱我,可是,我就是不要喜欢他,就是不要和他在一起,他让我那么疼,他凭什么还想得到我” “好,我们不喜欢他,不和他在一起,管他什么身份,管他什么金三角的王,我们无双照样不稀罕。” 无双抽噎着靠在哥哥的肩头,“我要是一辈子不嫁人,你和月疏也不能嫌弃我,我就赖在总统府做一辈子小公主,你也得养着我和丢丢,反正你是我哥,你就得对我好” 厉峥哭笑不得“好好好,你想怎样就怎样,月疏什么性子你不知道,你俩最要好,她巴不得天天和你腻在一起。” “我天天和她在一起,哥哥你要烦死我了吧。” “那能怎么办呢,一边是亲妹妹,一边是心上人,一个也不敢得罪了” “哥哥,我真想一辈子和爸妈和哥哥嫂子在一起,一辈子都不要嫁人” “那就一辈子在一起,一辈子都不要嫁人了,哥哥难不成还养不了一个妹妹” “哥哥不许骗人。” “哥哥什么时候骗过无双” “那还有丢丢,哥哥也要好好疼爱丢丢。” “好,哥哥疼爱无双,也疼爱丢丢,一定把他当成亲外甥那样疼” “哥哥最好了” 厉峥给无双擦眼泪“好了快别哭了,一会儿让爸妈看到了,又要说我欺负你了。” “嗯。”无双忙把眼泪擦了擦,努力的挤出了一个璀璨的笑脸,厉峥看着无双这样笑,心里却止不住的隐隐作痛。 他的小公主,那个无忧无虑欢快活泼的厉无双,终究是再也不会回来了吧。 原本他和父母都以为,有他们遮风挡雨,无双这一辈子总能顺遂无忧,可谁想到,给她最深伤害的人,却也是身边最亲的人。 快开学的时候,无双收到了徐汀白从战火纷飞的s国寄来的明信片。 随同明信片一起寄来的,还有一封短信。 明信片是s国如今已成废墟的一处古建筑神社,而昔日,那是世界知名的名胜古迹,但此时,根本看不出丁点往昔风采。 信很短,字迹也很潦草,但从字里行间能清晰感觉到,徐汀白整个人好似都沉稳了起来。 他告诉无双,s国的形势比他去之前所想的还要严重数倍,他和战友们每天都很累不敢有半分钟的松懈,时时刻刻都要绷紧神经,迎接随时都可能遭遇的爆炸袭击和恐怖暗杀。 他看着那些在战火中努力挣扎着活下来蝼蚁一样的平民,真觉得自己昔日在帝都那些纸醉金迷的生活,恍若隔世一般。 在活下来,填饱肚子都是奢侈的国度,什么谈情说爱,什么争风吃醋,压根都不会存在。 没什么事,比活着更重要。 而在信的最后,徐汀白告诉无双,他一定要挣下一枚军功章,然后再来帝都见无双。 无双看完信后,心情许久都未能平复。 徐汀白去了维和部队,草儿出国去追求自己的梦想,憾生,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也会开始属于他的新的生活。 只有她,好似仍困在那个怪圈中,固步自封,跳不出去。 将丢丢的去处安排好,无双又陪了外公外婆几日,假期的尾声,厉慎珩专程推了所有公事,陪着妻子儿女去了度假山庄。 那是专属于一家人的平和却又幸福的时光。 无双什么都不想,彻底的放空了自己,就去任性的享受父母和哥哥的宠爱,享受这安谧而又美好的时光,好似,所有过往种种真的都不曾发生,她依旧是十八岁之前的那个厉无双一般。 在度假山庄的最后一夜,静微曾和无双母女两个推心置腹的聊了整整一夜。 无双这也是第一次知道,当年在她和哥哥出生,憾生来帝都那一年,母亲竟然心中闪过让她和憾生在一起的念头。 只是再后来,随着她一天一天长大,与小白越来越亲密,母亲就再也未曾有过这个想法了。 “无双,你知道的,你爸爸认识我的时候,我不过是江城一家最普通人家的女儿,而你爸爸,他出身厉家,舅舅是一国总统,他将来也要继承这个位子,我们之间,本来是云泥之别,但你爸爸,从未曾有过门地观念,从遇上我,我们在一起之后,他就是一心一意,从未曾改变过对我的心意,所以,无双,你是我们唯一的女儿,我和你爸爸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想的,不管我们的女儿和谁在一起都可以,只要她幸福快乐就足够了。” 无双偎入静微怀中,忍不住鼻子就酸了“我怎么这么幸运啊,能做你们的女儿” “你喜欢小白,我们就想着,两家门当户对,他又打小看着你长大,对你这般好,我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静微轻轻摸了摸女儿的头发,叹了一声“只是到底我们还是忽略了,小时候的感情和长大之后的,是不一样的,你们都长大了,想法也渐渐的变了,而我们这些长辈的观念,却还一直停留在你们小时候青梅竹马的情分上。” “小白不喜欢我,喜欢上了别人,没有错,感情的事,谁也不能勉强谁” 静微忽然将无双拉了起来,“无双,其实那天晚上不是你让憾生带你去喝酒的,对不对” 无双倏然睁大了眼“妈妈” “无双,你是我的女儿,我了解你,可我,也了解憾生,你十岁那年过生日,憾生来看你,带来的有滇南的蜜酒,你喝了一杯,整个人就醉的不省人事,你昏睡了一夜又半天,憾生一直都守着你,一眼都没眨,后来你醒了之后哭着说头痛,难受的躺了两天才下床,他心疼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