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1章 十八岁那一年最惨痛的过往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61章 十八岁那一年最惨痛的过往

虽然那时候他还是个小乞儿,可九黎就觉得他长的特别好看,阿爸把他捡回来后,阿妈烧了一大锅热水给他洗澡,他洗干净套着阿爸宽大的衣衫出来之后,小小的九黎几乎都不敢看他 他的模样,就那样记在心里,刻在脑子里,一晃,就过去二十年了。 “她和你说了什么”憾生沉声询问。 九黎定了定心,大着胆子看向憾生,眸中光芒璀璨而又火辣“她说,她也觉得我和你之间很有缘分,还说,我们将来也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就像她的孩子一样可爱。” 憾生站在那绿树之后,玉色的脸容苍白到几乎透明,仿佛下一瞬间,他就如这清晨枝叶之间的露珠一般,会消融不见。 九黎又上前了一步,终究是姑娘家,要主动说出这**的情话,还是有些许的羞赧“憾生,我从小就喜欢你,从我阿爸把你捡回来那一刻开始,我的心里就满满的装了你,憾生,你喜欢我吗” 憾生望着面前的九黎,她的双腮有着淡淡的酡红,她的眸子就如滇南的阳光一样明亮。 他知道,九黎是个好姑娘,就如她善良的阿爸阿妈一样,就如这滇南每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儿一样。 谁能娶了她,定然会很幸福,只是 憾生的目光越过她,不知看向了渺远的何处,等了许久许久,九黎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不会跳动了。 憾生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九黎,抱歉。” 无双回了帝都,厉峥亲自来接妹妹回家。 丢丢在无双怀里睡的香甜,厉峥望着那小家伙,倒是无奈苦笑了笑“也是你和他有缘分,为了他,之前闹出那样一场风波,你是不知道,爸爸多生气,为了这事儿,亲自打电话到你学校去” 无双摸了摸丢丢的小脸“与他有什么关系呢,他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是大人之间的龌龊而已。” “那个方子洲”厉峥看了妹妹一眼,笑道“他如今可是惨的很。” 无双心头一动“他怎么了” 厉峥道“听说是过度惊吓,精神都有些不正常了,舌头不知怎么的也少了一截,话都说不清,但他这种人渣,敢打你的主意不说还出言辱你,也算他罪有应得了。” 无双想到那夜憾生盛怒无比的样子,又想到方子洲吓得面无人色瑟瑟颤抖的嘴脸,她心里也不免觉得解气。 “你也不用觉得他下场太惨,他之前干的形形色色的坏事,数不胜数,我听人说,他从前在老家,仗着家里有钱有势,玩弄那些涉世未深的女孩子,让人家怀了身孕又置之不理,那女孩儿不得已去小诊所做手术,丢了半条命再没办法生育了,家里人走投无路告状无门,只能生生咽下了这口气,我看,这次给他这样的教训,实在是大快人心。” “我没同情他,他有这下场是罪有应得。”无双又问厉峥“发帖子的人找到了吗” “找到了,就是方子洲的前女友夏青雇佣人跟踪你拍的视频,又找人发的帖子。” 无双想到那帖子上的污言秽语,想到那帖子带来的恶劣后果,丢丢是不能再回福利院了,又要重新去适应新的环境。 “我以后不想再在帝都看到夏青。” 学艺术的女孩儿,一辈子不得再踏入帝都,也算是前途彻底断了。 无双从来不是圣母,夏青想要挽回前男友,没什么错处,只是不该想要踩着她厉无双来做踏板。 “放心吧,这些小事哥哥会给你摆平的。” 厉峥说着,忽然又道“这次你去金三角,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怎么,难不成你不想你亲爱的妹妹回来” 厉峥轻轻摇了摇头“无双,你十八岁生日那天发生的事情,爸妈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但是哥哥,却没有那么好糊弄。” 无双只觉得一阵心惊肉跳,脊背上的汗毛好似都竖了起来“哥哥” “别怕,我不会说出去。” 厉峥握了握妹妹的手“你喜欢小白,处处护着小白,怕他被责骂怕他挨打,哥哥都明白,只是无双,一码归一码,憾生哥是有错,可不属于他的错误,也不该由他来背。” 无双垂了眼眸,望着自己紧紧攥着的手指“他欺负我,我让他担这罪名,说起来,还是他占了便宜。” “那也是他太爱你太在乎你,才心甘情愿这样做,他那样的男人,能做到这一步,你知不知多难” “那么我呢,小白是有错,他是救了我,但是他救了我,却也欺负了我,他既然那么喜欢我,在乎我,为什么不能克制住,我才十八岁,我若是生在寻常人家,没有父母亲人为我绸缪遮掩,出了那样的丑事,我的人生路就全毁了,我甚至根本就没办法也没脸再活下去了” 无双终于低低的哭出声来“哥哥,你知不知道当我知道自己忽然大出血晕倒在学校是因为我怀孕了的时候,当我知道胎儿因为药物和酒精的作用发育不良几乎成了死胎的时候,当我看到那从我身体里娩出的一团模糊的血肉,已经发育的初具人形,他的心脏还在轻微的跳动的时候,我的心里又是什么滋味儿” “我有错,小白有错,可我们的错误,就真的严重到,值得我付出这样巨大的代价吗” 无双泪如雨下“我见到丢丢第一眼,他裹在襁褓里,小小的一团,他的眼睛天生残疾,我立时就想到了那个也曾投生到我肚子里的孩子,如果他生下来,是不是也如丢丢这样不健全” “无双” 厉峥心疼的不行,将无双轻轻揽在了怀中,爱怜的给她擦泪“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那样,你出了这件事,最自责的就是母亲,她一直都觉得是她没有照顾好你,没有为你好好善后,那些日子,你浑浑噩噩卧床不起,母亲没有一刻眼泪停过,只是现在,终于都过去了” 其实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只同情憾生不怜惜无双呢明明这件事,无双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个啊,从心理到身体,无双都是付出最大代价的人,为我们无双和可怜的小宝贝求月票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