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8章 无双的情绪忽然失控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58章 无双的情绪忽然失控了

“棺材子,真的是你,你怎么会救了我,你怎么找到我的……”九黎眼中滚出泪来,声音嘶哑。 这些年,她以为那个乞儿早就死了,早就不在这世上了,却怎么都没想到,她竟还能见到他,竟还被他所救。 “你先好好养伤,等你伤好了,我再慢慢告诉你。” “棺材子……你这些年去哪了啊,你知不知道,阿妈死了,阿爸也死了,阿爸死的时候还在念着你……” “我知道,九黎,我都知道了。” 九黎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可她实在伤的太重,哭着哭着又昏睡了过去。 憾生站在九黎床边,望着她身上斑驳的伤,记忆像是骤然被人撕裂了一道口子,又回到了那些他不愿再回想的时光里。 他是棺材子,她是边界最贫贱的烟民的女儿,他受尽屈辱凌虐,她自小也是食不果腹。 在那些四处流浪,为了温饱要和野狗争食的日子里,年幼的九黎,和她的阿妈阿爸,曾给过他这个棺材子微薄的关爱,而那微薄的关爱,对于九黎的家庭来说,已经算是倾尽全力。 他还记得自己吃的第一个馒头,第一口热饭,是九黎的阿妈和阿爸亲自给他做的。 那个身上破履烂衫的棺材子,缩在凄风苦雨之下,飘摇木屋里的灶膛边,端着那一碗热粥,怎样和着眼泪一口一口吞下,直到如今他还清晰记着。 小小的九黎捧着煮熟的鸡蛋,馋的直咽口水,还是使劲往他的怀里塞。 烧的通红的炉灶,映衬着九黎阿妈阿爸质朴憨厚的笑脸,对于受尽人间冷暖的憾生来说,无疑是生命里最难忘却的温暖。 再后来,他辗转流离,九黎家的烟地也被人抢走,他们一家不得不背井离乡去投奔亲戚,自此,他就再也不曾和他们见过。 又过了几年,他到了少主身边,渐渐站稳了脚跟,也曾私下去找过数次,最后见到的只是她阿爸阿妈的坟墓,而九黎一直没有任何音讯,千方百计打听来的消息,也是说她早早就急病死了。 憾生没想到昨夜出去会遇到九黎,当他听到有人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九黎被吊在木架上,几乎快要被人打死了。 他盛怒之下亲自开枪打死了那些毒打九黎的人,将奄奄一息的她带了回来。 九黎的阿爸阿妈不在了,以后,他会像照顾妹妹一样照顾九黎,让她过上好日子,让阿妈阿爸在九泉之下,也能安心。 憾生让佣人守着九黎,她身上伤重,半夜怕是要烧起来,嘱咐了佣人小心照看,憾生就离开了九黎的房间。 刚出门,却忽然听到楼下传来细微的动静。 憾生走下楼,看到无双随便套了个睡衣,头发凌乱扎了个丸子,正在冰箱那里拿牛奶。 “无双?”憾生轻唤了一声走过去,见她眼下有着淡淡暗青,到底还是忍不住关切询问:“怎么这么晚还没睡?肚子饿了是不是……” 无双自顾自的拿出牛奶,给自己倒了一杯,因着她宫寒严重,酷暑天气也不能贪凉,就去微波炉里转了半分钟。 然后,将加热的牛奶重又倒进玻璃杯中,无双一边捧着杯子,一边小口小口的喝着牛奶,直接越过了憾生向楼梯走去。 她没有理他,也不曾看他一眼,自始至终,连眼角的余光都不曾落在他身上,好似他根本就是空气一样。 憾生一步上前,挡在了无双的身前。 无双垂眸盯着手里的玻璃杯,缓缓往一边挪了一步,继续往楼梯走。 憾生却直接握住了她单薄的肩:“无双,你怎么了……” 无双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火气,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整个人就爆发了出来,手里的玻璃杯重重砸在地上,牛奶四溅的同时,玻璃杯的碎片也划过了无双**的小腿和脚面,腾时鲜血就涌了出来。 憾生的脸色立时就变了,他忙地蹲下身,轻轻握住了无双的脚踝:“别乱动,地上都是碎片,别再割住了……” 他话音还未落,无双却一把将他推开了:“不用你管!” 憾生冷不丁的被她这样一推,蹲着的身子没有稳住,双手下意识的撑在地面,方才堪堪没有摔倒。 只是手掌落下去的时候,正好按在了玻璃碎片上,碎片扎透了皮肉,一阵钻心剧痛。 憾生低低的呻吟了一声,无双转身的动作微凝了一下,但终究还是咬了咬牙关,迈步上了楼梯。 身后没有了动静,声控的灯也暗了下去,这天地之间,好似就剩下了她厉无双一个。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忽然发这样大的脾气,自小虽然娇惯,可该有的教养却也是必须做到的。 就算是在父母跟前,这样砸东西摔杯子的行为,也决不允许。 可她刚才情绪突然就失控了。 无双感觉自己像是走在万丈深渊上方悬空的漆黑摇晃的索道上,她明明不该再往前走,明明是该回头的。 可她却不能停下,她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走向深渊去。 她不想这样的,关她什么事呢,她该高兴的不是么。 也许只是年轻女孩儿的虚荣心吧,也许只是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接受,他前一瞬还在说着喜欢她,下一瞬却那么快就开始对别人好了。 无双鼻子有点发酸,她讨厌憾生,她讨厌死他这样的男人了! 无双回了房间,关上门直接坐在了地板上。 楼下一直很安静,无双耳边却一直回荡着方才憾生低低的那一声呻吟。 她那会儿在气头上,推他的力气极大,他的手按在玻璃碴上,一定很痛吧。 无双望着自己小腿上划出的一道细细血痕,目光渐渐的呆住了。 过了一会儿,有人在外面轻轻敲门:“无双小姐,您睡了吗?没睡的话,您能下来一下吗?” 是阿左的声音,有些急促的传来。 无双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有事儿吗。” “无双小姐,是少主,少主他有点不对劲儿……” 无双忽地站了起来,转身拉开了门:“他怎么了?” …… 无双是在吃醋了吗?我觉得是……你们觉得呢o(n_n)o继续求月票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