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7章 他抱了别的女人回来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57章 他抱了别的女人回来

睡醒了有了精神,无双带他吃了点东西,又带他去园子里玩,丢丢这是第一次离开福利院,到了这样漂亮这样大,他从未曾见过的大花园,自然是开心极了,很快就疯玩出了一头一脸的汗。 ̄︶︺ 滇南繁花似锦,自然是蝶舞蜂鸣不断,丢丢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漂亮的巴掌大的大蝴蝶,好奇极了,无双就让人去拿了网兜过来,和丢丢一起扑蝴蝶,扑到了蝴蝶再放飞,并不抓回去,两个人玩的不亦乐乎。 阿彩却急急的跑了过来:“无双小姐,少主回来了……” 无双看着阿彩急的出了一头汗,倒是笑了:“你们少主回来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无双小姐……” 阿彩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说的好:“您,您还是快去看看吧。”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您去看看吧。” 阿彩实在不知怎么开口的好,刚才少主的车子回来,宅邸的佣人立时都迎了出去,却没想到打开车门,少主一身血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年轻女人,阿右忙着让人去请医生过来,宅邸里当下就乱成了一团。 阿彩阿月她们都没见过这个年轻女人,不知她什么身份什么来历,只是看少主对她颇为重视的样子,当下也不敢胡乱猜测,阿月阿英忙着为那女人擦洗换衣服,阿彩就急急来找无双了。 无双见阿彩这般模样,只得应了,让佣人陪着丢丢在园子里玩,她随着阿彩去了前院。 医生这会儿也到了,正在给那个年轻女人检查身上的伤。 憾生一身的血,沉默坐在一边,阿右站在憾生的身侧,亦是一脸的焦灼和担忧。 无双随了阿彩一起进来,见到这一幕,不由怔住了,下意识目光落在一身血的憾生身上:“憾生哥,你受伤了?” 憾生抬眸看向无双,她依旧穿的很简单,t恤和短裤,长头发随便扎了个马尾,清清爽爽的年轻女孩儿模样。 她长到快二十岁,最大的挫折也不过是自己喜欢的男生移情别恋而已。 不像是他们这一类人,已经尝遍了这世上的各色酸甜苦辣。 也许,真的是不适合吧。 憾生又想到她昨夜说的那句,不管你做什么,我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 他忽然别过脸,脸容上没有什么表情,神色一片清淡,声音也是淡淡:“没有。” “你身上这些血……” 无双不信,有些急了。 “这不是我的血,是刚才抱她回来弄到身上了。” 憾生指了指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年轻女人。 无双下意识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床边围着医生和佣人,无双只看到了一张满是血污的年轻女孩儿的脸。 “这里乱七八糟的,味道也不好,你先去陪丢丢吧。” 憾生站起身,拉了无双出去,走到门外,他的步子就停了:“我不送你下去了,这边还有事。” 他说完就转身回了房间。 无双站在门外,不知怎么的,满脑子都在不停的回荡着他刚才说的那一句。 我刚才抱她回来弄身上了…… 那个女人,是他抱回来的吗? 无双一步一步走下楼,太阳快要落山了,燥热的感觉却还未曾褪去,无双听到那高大繁密的树梢上蝉声不断,极远处传来孩童欢快的笑声。 无双穿过庭院,一直走到后园子那里,阳光不再是明晃晃的耀眼,可这地面却像是被蒸透了一样,炙烤着世上万物。 无双额上密密麻麻的出了一层的汗,丢丢扑过来,抱着她,欢快的喊着妈妈,妈妈。 他热的满头大汗,身上的小衣服早就湿透了,汗湿的手指捏着一只硕大的蝴蝶的翅膀,举到她的面前,献宝一样让她看。 无双蹲下来,轻轻亲了亲丢丢的小脸,耐心的给他讲道理:“妈妈怎么和丢丢说的呀,蝴蝶宝宝和蝴蝶妈妈,就像是丢丢和妈妈一样,是不能分开的,你现在抓到了蝴蝶妈妈,要把它放回去,不然它的宝宝找不到妈妈多伤心啊……” “嗯嗯,放回去……” 丢丢含混不清的学着无双的话,小手松开,就把那只五彩斑斓的蝴蝶给放飞了。 无双看着蝴蝶飞走,弯腰将丢丢抱了起来:“我们回去洗澡吧,丢丢都变成小泥猴了……” “小泥猴……嘻嘻嘻。” 丢丢抱着无双的脖子,趴在她怀里,乖乖的任她把自己抱回去。 给丢丢洗完澡,又带他吃了点软烂的面条,把累的东倒西歪的小家伙哄睡,无双听到院子里有了动静。 她不知怎么的走到了窗子前,房间里没有开灯,院子里却亮着灯光。 无双将窗帘拉开一点,然后她看到了憾生的身影,好似是送医生离开。 他的背影没什么异样,那个女孩儿应该是已经无碍了吧。 憾生转过身来,无双慌忙放下窗帘躲了起来。 憾生抬头,望着那没有一丝灯光的窗口,望着那一片漆黑,他站在院子里,点了一支烟,缓缓的抽尽了。 九黎睁开了眼。 脸上,身上,手臂上,腿上,每一处伤口都疼的钻心,她忍不住的轻轻呻吟了一声,立时有女佣上前来轻声的询问:“您醒了……要喝点水吗?” 九黎点了点头,很快有温热的蜂蜜水喂到了她的口中。 九黎有些贪婪的喝着,忍不住的大口吞咽,这样好喝这样甜的蜜水,她一辈子都没有喝过。 她这是到天堂了吗? “您慢点,喝完还有呢……” 女佣轻声劝着,九黎喝光了水,女佣转身又去倒,却看到了推门而入的憾生:“少主。” 女佣连忙弯身致意,九黎听到了女佣这样称呼,也下意识的转动眼珠向门口方向看去,少主,什么少主,金三角只有一个少主,难不成是…… 憾生示意女佣出去,走到了九黎床边:“九黎。” 九黎望着面前身姿颀长有些瘦削却好看的恍若神谪一般的男人,她忽地睁大了眼,眼中有璀璨的光芒迸射而出:“棺材子!是你!” 憾生眼底漫出一抹几乎捕捉不到的动容:“九黎,是我。” …… 这个番外绝对是宠的,因为憾生不会让无双受到丝毫的委屈!!继续求月票啦,下一张继续憾生无双对手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