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6章 他受伤,我怎么不知道……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56章 他受伤,我怎么不知道……

“我喜欢他,想嫁给他,这些年,我的心里从来没装过别人,虽然他之前让我伤心了,可我还是想要试一试……” 憾生觉得,像是有万斤重的巨石,忽然落下,把他此时拥有的繁复绮丽的幻梦,骤然击碎成了齑粉。 他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整个人都是虚空的,整个世界,都是颠倒的。 他辨不出,今夕何夕。 甚至连无双的面容,在这隐隐的暮色里,都变得模糊起来。 这些年的执念,究竟还是一场空么。 他到底该怎样做,才能让她看到他的存在。 对于憾生来说,这世上万事,没有什么,比听到她说喜欢小白,更让他难过。 不管何时,不管是第几次,只要听到她这样说,那难过都一次比一次加倍。 “憾生哥,你不要勉强我了,好不好?” 勉强? 那次在帝都,静微说让他不要勉强无双。 这一次,无双也这般说。 他这样勉强……是不是真的毫无意义? 可是对于无双,他从未曾想过后退,或者放手。 “无双,你觉得我们之间有了那一层关系,小白他真的可以完全不介意吗?” 憾生的话语,像是忽然落下的一声重雷,无双许久都没能开口回答。 其实她心中也是知道的吧,就像她这一辈子都没有办法释怀徐汀白说他怜惜草儿,草儿在他心底是不一样的一样,也许就算将来她和小白真的在一起,他也没有办法释怀,她的第一次给了憾生。 “那也是我和小白之间的事,我们自己会解决,不用你来管。” 无双倔强开口,她低头不看憾生,缓步向前走去:“你做什么都没有用的,哪怕你把我第一次拿走了,我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 无双步子没有停,却微微屏住了呼吸,只是身后一直没有响起他跟来的脚步声,也没有任何说话声,无双沿着这蜿蜒的小径,踏着月色不停的向前走去,憾生最终还是不曾追上来。 无双心头微微松了一口气,却又有些怅然,不管是什么性子的男人,几次三番被人这样直截了当的拒绝,都不会再不顾尊严的死缠烂打了吧。 无双到底还是没有住憾生的卧房,她执意让佣人重新收拾了一间客房。 憾生回来时,什么都没有说,他似是临时有要事,连夜乘车出去了。 无双躺在床上,听着车声远去,一直到夜深了,她困倦的睁不开眼,憾生都没有回来。 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终究还是有些难以适应,无双辗转反侧了许久,一时想着丢丢路上会不会哭闹,一时想着徐汀白在s国顺不顺利,一时又想到憾生,想到他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想到他轻薄她的举止…… 无双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待到醒来时,已经是天光大亮了。 无双起床洗漱下楼,厨房已经准备好了早餐,阿彩笑着关切问她睡的好不好,无双点了点头,下意识问了一句:“你们少主呢。” 阿彩就苦了脸:“昨天夜里外头许是出了不小的事儿,少主亲自带人过去了,这会儿还没回来呢。” 无双没有说话,阿彩又絮絮念叨起来:“这些年总有些人不服气少主,暗地里总想着除掉少主取而代之,好在少主向来警戒,身手又好,要不然还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儿,就说上一次,那些杀千刀的狂徒,把这宅邸里一个下人给收买了,杀手半夜闯到了少主的卧房里去……” 阿彩一脸的后怕:“要不是少主睡眠浅,及时躲开只是受了伤,怕是后果要不堪设想。” “憾生哥受伤了?严重吗,那杀手后来抓住了没有……” “伤在了左肩上,养了小半年,那时候恰好赶上您过十八岁生日,少主怕耽搁了,胡乱裹了一下伤口就去了帝都,后来,从帝都回来时,他肩上的枪伤都溃烂了……” 无双不由得有些怔怔:“我十八岁生日时候的事儿?可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是了,她想起来了,憾生那天确实来的很晚。 可是当时,她压根都没有放在心上,她满心都在惦记着小白,小白要送她什么礼物,小白要和她说什么,是不是要对她表白了…… 再后来,小白和她说了那些让她伤心的话,她不许小白跟着,一个人去买醉,然后,被人在酒里放了药…… 等她完全清醒过来时,一切都来不及了,她和憾生之间,发生了无法补救的那些事,他们所有人的人生轨迹,都自此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如果那天晚上憾生没有来,没有及时的赶到,又会怎样? 可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还在惦记着她的十八岁生日,万里迢迢赶来帝都,为她庆祝。 而她,甚至压根不知道他身上有着那样重的伤。 此时再想起来,无双方才记起,怨不得第二天,她看到他的脸色会那样的苍白,可她当时心底对他只有恨和厌弃,她又怎么会想到,他身上带着伤。 “这样的事儿,少主怎么会告诉小姐您呢,少主那么疼您,在意您,他是怕会吓到了您……” 无双食不知味的吃完早饭,憾生仍旧没有回来。 但没多久,阿左却带回了丢丢。 丢丢见到无双,简直欣喜若狂,扑在无双怀里紧紧抱着无双不肯撒手,一个劲儿的喊着妈妈妈妈。 阿彩和阿月她们在一边,看着无双抱着丢丢两人这般腻歪,不由有些心惊胆战。 这小孩子给无双小姐喊妈妈,难不成是无双小姐的孩子? 若这孩子当真是无双小姐生的,那她们少主可怎么办? 无双先带了丢丢吃饭,吃完饭又带他去洗澡,小孩子这样长途跋涉早就累坏了,洗完澡还没吹干头发,丢丢的小脑袋就一点一点的打起瞌睡来。 无双给他擦干了头发,把他抱在小床上,丢丢攥着她的手指,很快就睡的香甜了。 小家伙大概是真的累坏了困极了,中午都没有醒来,一觉睡到了下午三点多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