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5章 我想给他一个机会,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55章 我想给他一个机会,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

阿彩絮絮的说着,无双却轻轻拉了拉阿彩的衣袖:“阿彩阿姨,我还是住其他房间吧。狂沙文学网” “无双小姐,这可是少主亲自吩咐的,就是怕您住不惯,一切都布置好了……” “没什么好布置的,我在学校住宿舍都习惯,随便收拾一个房间,只要干净就行了。” “无双小姐,您是和少主闹别扭了吗?” 无双摇头一笑:“没有,只是,那既然是你们少主的房间,我占用了还是不太好,所以,我住客房就可以。” “无双小姐……” “你们先下去吧,我和他说。” “是,少主。” 阿彩阿英阿月对视了一眼,三人都有些担忧。 原本看到少主带无双小姐回来,她们都特别开心,但此时看着无双小姐的态度,她们这颗心不由得又吊了起来。 难不成少主也要重复玄凌少主的命运? 求而不得,郁郁而终么。 “阿彩,你说,无双小姐该不会是……不喜欢咱们少主吧。” 阿月走下楼,却还是不安的回头张望。 “别乱说,少主这样的人,谁会不喜欢,无双小姐和咱们少主相处相处,就知道少主多好了……” “但愿吧。” 阿月忧心忡忡,金三角人人皆知,憾生的子和玄凌少主的子截然不同,他太过沉默寡言,也甚少出现在人前,比之玄凌,少了几分的不羁和狂放,但这些年过去,整个金三角,渐渐也无人敢轻视憾生。 但阿月却觉得,少主和玄凌少主骨子里有些东西还是很像的。 玄凌少主这一生原本可以肆意欢愉走马风流,只是最后却折在字上。 少主看似无无求,却实则心中执念极深。 若是金三角历任少主都这般路坎坷,不得善终,想来,还不如就做平凡的普通人。 …… “无双,你先去泡澡,然后吃饭,休息,有什么事,我们晚上再谈。” “好啊,那就晚上再谈。” 无双倒是没吵也没闹,洗澡换了衣服,下楼吃饭,饭菜做的很不错,无双也实在是饿了,吃的很香。 只是吃饭的时候,她注意到一个问题。 憾生吃东西极少,一桌子琳琅满目的菜色,他动了动筷子,左不过吃了几口,喝了小半碗的汤,就搁下了。 无双一直都认为男人的饭量很大,比如父亲和那些叔伯,比如哥哥和小白他们,她几乎从来没见过这样正值盛年的男人,吃的这么少的。 滇南的气候炎,无双洗完澡就随便了t恤和短裤,饶是如此,吃饭的时候她还出了点汗。 可憾生却穿着长袖长裤,连衣袖都没有卷起来,而那玉色的脸容上,更是不见半点汗迹。 不知怎么的,无双忽然觉得憾生很像她看过的那些修仙小说中病歪歪的男主角,被人断定要英年早逝的那一种。 呸呸呸。 无双忙在心里呸了几声,她现在虽然不喜欢他,可也没想过让他英年早逝。 吃过饭,无双却主动提议要去祭拜玄凌。 玄凌的骨灰就安葬在这院子的后园深处,那一处小小的水潭边,这也是玄凌临终前的遗愿。 憾生让人准备了一些香和供品,带着无双去祭拜玄凌。 “我的名字还是玄凌伯父给我起的。” 无双望着墓碑上玄凌的照片,心头忍不住的弥漫浓浓酸涩,这些年,他就长眠在此,他一定,也很寂寞吧。 活在世上的人,谁不想和自己心的人在一起,但这世上的人,终究还是求而不得的更多。 憾生默默的点了香:“你今天来看他,他天上有灵,一定很开心。” 檀香袅袅,墓碑上玄凌的脸容也有些模糊不清了。 无双忍不住的想,在父母相守的那漫长而又甜蜜幸福的岁月中,母亲想起玄凌时,会是什么样的心呢? 她会难过,会心痛,会惋惜,仰或,也会有难以言说的遗憾,和愧疚? 无双不知道,母亲也从来不曾对她说起过,只是每一次提起金三角,提起玄凌,无双总是能感觉到,母亲心底的伤痛。 “憾生哥,你说玄凌伯父,他有没有后悔过?” “没有,从来没有。”憾生面色沉肃:“少主临终前,我一直陪在少主边,他至死,都不曾有过丝毫的后悔。” 无双跪在那里的形缓缓的伏下,她毕恭毕敬的叩首。 玄凌伯父,望您在泉下安息。 暮色苍苍,后园子一如玄凌生前,没有丝毫的变动。 水潭边的草木岁岁枯荣,天然野趣,憾生每次心乱的时候,都会一个人来这里久久的坐着,和少主说说话。 而现在,这里终于迎来了他心中牵挂的人,那让他心乱的人。 哪怕她不喜欢他,可是至少,他不再觉得这夜这么长,这么寂寞。 “无双,这里没有灯光,我牵着你走。” 憾生把手递到无双的面前,无双望着他的手,玉白修长,很难让人把他和金三角少主这样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头联系在一起。 无双知道,牵着这一只手,也许以后真的再没有风雨,也没有委屈。 可这世上的事就是这般,喜欢的她不喜欢,决然的她却流连忘返。 “憾生哥,你知不知道小白要去s国维和部队了?” 憾生点头:“我听说了。” 无双望着头顶的浩瀚星空:“他说一年后他回来重新追求我。” 无双眼底浮出欢喜又交织着迷茫和惶惑:“他是我从小想嫁的人,憾生哥,我想给他一个机会,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 无双年少,她不知道摔碎的镜子总会留下裂缝,就像是每个人年少时面对着自己喜欢的那个人,总是会有无限的憧憬和宽容。 他们以为,跨过去那一步,就是海阔天空了。 可是疤痕藏在心底,不代表那些血淋淋的过往只是一场幻梦。 太年轻时的,总是难以长久。 “你从小待我我,我都记在心里,我每年生,你都给我那么多你精心挑选的礼物,憾生哥,我明白你对我是真心的,可我对小白……” …… 年少的时候,对于心的人总是会有过多的宽容无双如此,我也曾如此,那些时光现在想起,还是会眼眶骤然酸涩无比,再骄傲的人,在里,也都曾卑微过。 你们用月票虐我,我虐憾生哥,彼此彼此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