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9章 原来她十八岁就被人弄怀孕了啊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49章 原来她十八岁就被人弄怀孕了啊

而丢丢现在在福利院也适应了,再换去一个新环境又要重新适应,她平日里,课业繁重,也没有更多的时间陪他。 无双心里盘算了一番,不管从哪方面考虑,这间仔细挑选出来的福利院,都是丢丢如今最好的去处。 离开福利院时,丢丢依旧依依不舍,无双告诉他,过些日子她放假了,就要带他出去玩,丢丢开心的不行,她都走出去好远了,还在一个劲儿的冲着她挥手。 周日下午回学校的时候,方子洲竟然又等在无双的宿舍楼下,他开了一辆十分招眼的兰博基尼,后座上满是鲜红的玫瑰花。 这样的阵仗,自然招眼,女生宿舍楼下已经聚集了很多学生,争相拍照,议论纷纷。 无双看到这一幕,眉头就皱了起来,她下意识的脚步顿住,面色渐渐变的冷凝难看。 方子洲没注意到无双的神色变化,得意洋洋拿了哥精美的首饰盒上前:“无双学妹……” 无双看也没有看他,直接走到了宿管阿姨那里:“阿姨,校规二十八条明文规定,学校学生不得在学校任何公共场合做出引起聚众围观和喧哗吵闹的举止……” 阿姨一愣,忙小跑着下了台阶:“这位同学,赶紧把你的车子开走……快点快点……” 围观人群中不由得发出几声惊呼,方子洲脸色阴沉难看无比,无双却径直背着自己的包上楼去了。 她自认上次拒绝的很明显,而她向来也很厌烦这种招摇过市一般大张旗鼓的所谓追求,也不知道究竟满足的是谁的虚荣心! 夏青没想到花了两万块钱,这么快就有了回报。 “你是不知道,我找了多少人,百般打听,才打听出来一个绝密消息,那个给她喊妈妈的小孩儿,当初就是她送来福利院的,我看啊,八成这孩子就是她偷偷生的,要不然会和她这么亲……” “当真?”夏青听的心头一动,她可实在没想到,她竟然会挖出来这样一个大瓜。 这事儿要是给匿名发到学校论坛上,厉无双这个人就彻底完蛋了。 才大一的学生,顶多也就二十岁,却有了个一岁多的私生子,啧啧,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行了,我再给你两万,你把嘴巴给我闭紧点,知道了不!” 夏青用微信小号给对方又转了两万过去。 再次翻看了一遍那些视频,听到里面小孩子奶声奶气的一遍一遍喊着妈妈,夏青实在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来。 周一早上,帝都大学论坛上一则匿名帖子,一夜之间火遍了全校 《究竟是高岭之花,还是双面**?狠狠扒皮国际语言系系花厉无双不为人知的秽乱私生活!》 帖子开端直接贴了偷拍的那则视频,丢丢腻在无双怀里,不停的喊着妈妈妈妈,和匿名打了马赛克也加了变音的福利院员工爆料丢丢是厉无双当年亲自送来福利院的。 这则帖子当即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快有个匿名网友在楼下跟帖,说她数日前曾亲眼看到厉无双半夜被一个男人抱出女生宿舍楼。 当时她因为没看到脸不敢确认,后来是亲眼看到厉无双穿着睡衣在楼道里走,她才确定那天的女主角是厉无双的。 而且也有人看到了,确实是从厉无双所住的宿舍出来的。 这波留言瞬间又掀起了不小的**,一小部分男生开始在帖子下骂人,各种不堪入耳的污秽之言层出不穷。 “平日里装的那么高冷拒人千里之外,原来私底下这样放浪啊。” “你没听说一句话?每一个你垂涎欲滴的女神背后,都有一个艹她艹的想吐的男人?” “看这孩子年纪,她十八岁就被男人搞怀孕了啊,卧槽,十八岁,毛都没长全吧……哈哈哈哈。” “早知道她私生活这么乱,哥们儿当初就大着胆子追她了啊。” “经管系那个大帅比有钱又有脸都追不上,你凭什么?” “哥们儿器大活好不行吗?说不定哥们儿也一次就把她肚子弄大了呢……” 平日里看起来也人模人样衣冠楚楚的男人们,总是会在披了一层马甲之后,露出人性中最黑暗自私刻薄的一面。 生活,学习或者感情上的重压,让很多人都成了这样口无遮拦的键盘侠。 无双看到这个帖子的时候,浏览量已经破了五百万。 乔乔气的脸色煞白,小姑娘又急又恼又心疼无双,哭的眼睛都肿了。 无双却笑了笑,直接关掉了手机。 她很快想到了那天去福利院想要领养小孩的那个鬼鬼祟祟的男人,根据视频时间判定,丢丢和她正在准备吃晚饭,那会儿也就那个人在,没什么好怀疑的,视频定然是他拍下来的。 只是这背后的人,真是其心可诛。 无双打了一个电话,几分钟后,论坛上的帖子就被学校法务部删除,发帖子的id直接被封了。 法务部还发了一则声明,言说若再有这种跟风污蔑同学的言论出现,一律记大过处分。 与此同时,法务部正在十万火急的查找发帖之人。 无双懒得和他们纠缠下去,那些鸡鸣狗盗的人,也不配她和他们费心力去玩,她平日想低调,不代表她就任人欺负,她只是想要过最平淡充实的大学生活而已,如今这平淡被打破了,她不介意用自己的特权,去对付那些不怀好意的人。 无双安抚了乔乔,依旧如常去上课,去食堂,那些好奇不已想看她出丑的人,见她自始至终平静如水,也渐渐觉得没意思起来。 无双晚上照例去图书馆自习,自习完回宿舍的时候,却又见到了方子洲。 方子洲抽着烟,看到她回来,阴沉着脸走上前:“他吗的在老子跟前装的圣洁无比,原来也就是人尽可夫的女表子……” 方子洲的喝骂声还没完,斜刺里一只玉白消瘦的修长男人大手迅疾如闪电一般极快的探出,狠狠扼住了他的下颌,无双只听到一声清脆的骨头错位裂开的脆响,接着就是方子洲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ps;终于写到俩人铜矿啦,啊啊啊啊在重复一次,今天月票过2500,有加更掉落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