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2章 我在金三角等你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42章 我在金三角等你

“无双,我不想直接把你抢回金三角,你也不要这样逼我。顶点X23US” 无双忽然转过身来,眸光锐利:“这才是你的真面目是不是?什么温柔痴心,什么宽容忍耐,都只是假象,你骨子里只知道掠夺,占有,你当然不是他,你也比不上他!” “是,他不争,不抢,所以他就该这样为别人而死是不是?” 憾生眸中渐渐弥漫赤色:“我从不在意这世上任何人对我的看法和目光,无双,我憾生自来都是孤独一个人,这条命和今日一切,都是少主他给我的,我记在心里,至死不敢忘,我以少主为榜样,我会尽我全力把金三角给管好,但我这辈子,都不会成为他那样的人!” “自然,这世上也只有一个玄凌伯父,是我将你,想的太好了……” “厉无双。” 憾生忽然一步上前,他周身杀气弥漫,冷冽如霜雪一般的气质让无双不由颤栗,她怔怔向后退,憾生却一步一步将她逼至墙边,他眸子如孤狼一般凌厉幽深,菲薄唇间含着霜雪,一字一句:“这一辈子,你终将是我的女人!” 无双抬手,一耳光在了憾生的脸上。 憾生的脸偏向一侧,久久未动。 “我告诉你,你做梦,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不会爱上你,我也不可能嫁给你!” 无双推开他,转身就向外走。 “还有三个月你放暑假,无双,介时,我在金三角等你。”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无双拉开门,头也未回。 憾生没有再追出去,就算是用尽心机,手段,就算是要用这世上最卑劣的方式,他也一定要得到她。 …… 无双打车回了学校,还未走到宿舍楼下,就在那繁花似锦的深处,看到了一张熟悉到仿佛刻在心上一般的俊容。 如果是从前,她一定会高兴的跳起来扑过去,挂在他的身上撒娇,笑闹开心。 可是如今,无双望着绿树掩映之后,身姿笔挺肤色黝黑却依旧英俊不减的徐汀白,却想要转身逃离。 爱了这么多年的人,刻在心上这么多年的人,就算是用刀子将他从心里一点一点移除,也要用尽足够的时间。 “无双。” 徐汀白抬手拨开面前繁茂的枝叶,向无双身边走来。 “我等了你很长时间,你去哪了?” “你的脸色很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无双……” 徐汀白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抚一抚她鬓边的乱发,无双却缓缓后退一步避开了他的手:“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她的声音疏离而又平静,徐汀白有一瞬间的愣怔,整个人却立时被她此时的表情和语调拉回到现实中来。 他望着无双,好一会儿,方才苦涩轻笑了笑:“就是想来看看你。” 她回帝都上学之后,这些关系亲密的世交之家,也陆续知道了这个消息,只是总统府和无双想要低调,众人因此也跟着不曾声张而已。 小白在南疆军营日子过的极苦,徐慕舟狠了心要好好历练他,特意几次三番叮嘱南疆军区那边,因此在部队,徐汀白非但没有任何的优待,相反他的训练一直都是他所在的连队最重的。 这一次的休假也十分来之不易,总共也只有三天,回来帝都的路上就用去了一天,而这仅剩下的一天时间,小白还是选择来找无双。 “我挺好的,你在南疆怎么样,还习惯吗?” 就如老朋友的寒暄一般,却也就到此止步。 徐汀白心头无以形容的难过潮水一般弥漫而至,只是他的面上,依旧是如从前那样璀璨的笑意:“挺好的,训练很辛苦,但是进步不小,怎么样,我现在看着,是不是和从前大不一样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故意做出骄傲的神情,向无双展示他的肱二头肌。 无双也不由得笑了:“嗯,是变化挺大的,黑了,但是也结实多了,徐伯父现在看到你这样,一定很欣慰。” “是啊,他从前就老嫌我娇气啊不肯下苦功啊,我现在被他发配到南疆去,还是三天两头的让人盯着我,不能有丝毫的松懈。 “徐伯父也是为了你好。” “嗯,我知道,以前的日子过的太顺风顺水,也太优越了,所以总是不知道去珍惜。” 徐汀白目光闪亮望着无双,“大约人这一生总会如此吧,直到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失去的东西对于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 无双轻笑着移开了目光:“也许吧。” “无双,我这次来找你,还有件事想要告诉你。” “嗯,什么事。” “南疆那边要挑些人去国际维和部队,我也报了名,仙子啊,初审已经过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再过不久,我就要和战友们一起离开南疆了……” “会去哪个国家?” 无双心头不由得微颤,她自然知道进入维和部队意味着什么。 这个世界不是每个国家都如a国这样平和安定,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国家深陷战乱之中,维和部队要直面危险,恐怖袭击,黑帮,is,等等等等,每年牺牲在国外的维和战士不知凡几。 徐汀白面上脸容沉肃:“无双,我申请去的是s国。” “徐伯父答应了?s国太危险了……” s国深陷战乱已经数十年,历任国家领导人都未曾善终,国家政权常年四分五裂,整个国家都满目苍夷,战争就如家常便饭一般,随时都会爆发。 “是,所以我才申请去那里,无双……” 徐汀白忽然对着她粲然一笑:“如果一年后,我活着从s国回来,我再重新追求你好不好?” 那时候的徐汀白,不再是帝都的富贵公子哥儿,不食人间烟火与疾苦,那时候的徐汀白,他是一个全新的,截然不同的徐汀白。 被战火和苦难淬炼之后,他会更清醒更明白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小白,能不去吗,或者能不去s国吗?” 无双是真的有些担忧,不要说徐汀白是她从小喜欢爱慕的人,就算只是她的普通朋友,她也会担心他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