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1章 她不会爱他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41章 她不会爱他

他低低的唤了一声,黑暗里,没有回应的声音。 好一会儿,在他正要再次开口的时候,无双忽又带着哭腔轻轻哼了一声:“疼……” 憾生忙开了床头的灯。 将保温桶里的红糖姜汤倒了一些出来,又抱了无双,一口一口喂她喝下。 屋子里暖融融的,可她的手却指尖冰凉。 憾生喂她喝完了热汤,复又躺下将她抱入怀中,如方才那样,以掌心贴在她的小腹上,轻轻的搓揉起来。 直到无双沉沉的睡去,直到她睡梦中眉心舒展开,憾生方才轻轻放开手,却又将无双尚有些凉的双脚,轻轻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暖着,这才合眼睡去。 这一觉无双睡的很沉,很香。 大约也是这一年多来,她第一次在来例假的时候,睡的这般香甜。 从前疼的忍不住的时候只能吃止痛片,吃了止痛片后也会睡的很沉,但却极其的不舒服,噩梦不断,醒来后,整个人的状态也会十分糟糕,随之而来的痛经却会越发的严重几分。 而止痛片吃的多了,难免产生抗药性,如今她痛经时再吃止痛片,都没有从前那样立竿见影的效果了。 但这次早晨醒来,除却小腹些微有些坠痛之外,竟再没有痛的下床都困难。 睁开眼时,就感觉到小腹上捂着暖烘烘的大掌,因着宫腔内不再那样冰寒,经血下行顺畅,痛经的症状自然就缓解了。 平日里用暖宝宝,但睡着之后到了后半夜,暖宝宝也渐渐凉了,终究比不上人的体温,源源不断的带来热意。 “醒了?肚子还痛不痛?饿不饿,想吃什么?” 无双听到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然后,她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自己的双足,竟然一直被他暖在劲瘦的小腹上,怨不得,她会觉得今天这一觉睡的这样舒服。 无双慌忙将双脚缩了回来,转过身去,背对着憾生,拉起被子,把自己整个人蒙了起来。 “我让厨房做了红枣银耳粥,你要不要起来喝一点,还有很新鲜的小菜,爽口又开胃,要不要尝一尝?” 闷在被子里的小人,好一会儿才开口,声音闷闷的从被子下传来:“不想动。” 憾生不由得嘴角泛起轻软的笑,他想要伸手隔着被子抱一抱她,但伸出去的手,却还是在没有触碰到她的时候,就停住了。 好一会儿,他的声音越发轻柔了几分响起:“那我让人端上来,你就在床边吃好不好?” “我要回学校。” “回学校也要吃点东西,你本来就难受,再空着肚子更不舒服,就少吃一点,好不好?” 他没有一丝的不耐烦,自始至终都是这样软语轻哄。 无双却蓦地想起了徐汀白,往常她赖床不起或者故意说自己不舒服的时候,徐汀白早就一把掀开被子把她给拽起来了。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了吵吵闹闹的一天。 如今想起那些过往,却恍惚而又渺远的如上辈子一般。 小白也曾这样温柔耐心过吗? 无双蒙在被子中想了很久很久,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她和小白这一路走来,最可悲的是,从她懵懂知事一直到最后他说无法喜欢她,实则他真的从未伤害过她,也从未待她有过任何不好。 就连最后他那些让她伤心的话,如今细细想起来,她也该感谢他的坦诚。 虽然那坦诚,着实伤透了她的心。 “无双,别闷坏了……” 憾生轻轻拉了拉被子,无双浮翩的思绪骤然被打散。 所有的一切,都再也回不到过去了,而她更该理智清醒的,和此时她身边的这个男人,保持足够远的距离。 她不可能喜欢他,也不会爱上他。 他再怎样的温柔,用心,都不过是让她觉得负担,也让他自己更伤心而已。 无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憾生哥哥。” 憾生有一瞬间的恍惚,他有多久不曾听她这样喊他了。 而这一刻,当他听到她又如从前那样唤他憾生哥哥时,他心中竟不觉得高兴,反而,平白的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来,甚至想要忍不住制止她,继续说下去。 “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你不要再来帝都找我了,好不好?” “为什么?无双……” “没有什么为什么,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你的心意,我也明白,只是憾生哥,我无法给你同等的回应,你继续来找我,不过是徒增烦恼和伤心罢了。” “无双,你还喜欢小白吗?” 无双怔了一下,轻轻摇头:“我不知道,憾生哥,我打小喜欢他,想着嫁给他,将近二十年了,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释怀忘却的,也许,我需要更多一点时间……” “无双,小白他,不适合你。” “憾生哥,和一个人在一起,是看喜欢还是看适合不适合?” 无双轻轻笑了:“其实你心里很清楚这些道理,要不然,你也不会这些年这么深的执念。” “无双,这些年我很少来帝都,我们相处的时间太少了,也许,你试着和我在一起,你会慢慢……” “不会的。” 无双用力摇头,她望着他,目光冷静而又决然:“我知道你很好,我也知道,一个女孩子最重要的东西,是被你拿走了,但是憾生哥哥,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无双,我会一直等下去,一年,十年,一辈子,下辈子,没有关系的,也许永远都等不来,但若是不等,却是一点希望都不会有的,对不对?” 憾生抬起手,轻轻揉了揉无双的发顶。 无双避开他的双眸,转过身去:“你随便吧,但我不会再见你了,若是你再来学校找我,我真的会报警。” “无双,你总是知道,怎么往我身上捅刀子最疼。”憾生缓缓放下手指,轻喃了一声:“可我不是他。” 无双沉默片刻,起身下床:“我回学校了。” “吃完早饭,我送你回去。”憾生声音已经恢复平静。 无双没有理会,继续向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