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8章 无双乖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38章 无双乖

无双颤抖起来,抓起床头的保温杯往他身上砸去。 憾生站着动也没动,那杯子砸在他左肩的旧伤上,隐隐的疼。 可他想要这样的疼,这疼让他清醒,让他知道自己没有在做梦,他是真的,见到她了。 从她十八岁生辰那一夜,再到今日暮春时节,已经是将近两年时光了。 这近七百个日日夜夜,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大约也只有他自己知晓。 此时能见到她,像是那无数个煎熬的日夜锥心刺骨的痛,忽然就被神奇的平复了。 他望着她,目光几近贪婪。 无双害怕他这样的目光,让她感觉他像是一头狼,而她,不过是他爪牙之下卑小的猎物。 她看到他,立时就想到那一夜,也就是从那一夜开始,她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场噩梦,那些苦痛,煎熬,身体,心理上几乎都让她难以承受,最痛苦的时候,她整个人几乎崩溃。 而如今,她终于熬过来了,她也渐渐的遗忘了,可他却又出现在她的面前,提醒她那场梦不是梦,而是真实存在的…… 无双整个人都在发抖,小腹的坠痛渐渐加重,她痉挛着蜷缩成了小小的一个,声音颤栗的轻喃:“你走,我不想看到你,你现在就离开……” “无双,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走啊,你真的想让我现在报警是不是!” 无双疼的脸色惨白,一字一句几乎从齿缝里挤了出来。 他是她的恩人,可却也是他夺走了她的贞操,无双面对他时,总是心情复杂。 她自然不会当真去报警,就连胡乱拿起手机要拨号也不过是做戏给他看。 可憾生却一步上前,从她手里直接抽走了手机,然后关机,直接放在了自己的衣袋中。 无双惊愕抬眸:“你要干什么……” 憾生垂眸望着她,他狭长幽深的眼瞳里映出她仓惶的一张脸,她就如受惊的小鹿一般,让他心疼。 “无双,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他弯腰,直接将她整个儿抱了起来,说话间,他的气息拂过她的鬓发,无双只觉得那一小片肌肤陡然生出一层细小的颗粒了,她下意识的偏过脸,伸手要去推开他。 可她实在身上疼的厉害,绵绵密密的出了一层一层的冷汗,此时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是绵软的,那伸出去推他的指尖,她自己感觉耗尽了全力,但对于憾生来说,却不过是软软的抵在了他的胸前。 “无双乖。” 憾生低了头,微凉的唇轻轻擦过她的眉心,他的外套落下来,将无双整个从头到脚裹了起来。 “你别让我更厌恶你,更恨你……” 无双湿透的额发紧贴在眉头上,她的声音带着苦涩的暗哑,他抱着她,可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写着抗拒,每一寸神经,都透出她对他的厌弃。 憾生什么都没有说,他抱着她大步出了宿舍,往楼下走去。 路过的女孩子都好奇的看了过来,目光落在憾生那张脸上时,不期然的都带上了惊艳之色。 那被身姿颀长秀挺的男人紧紧抱在怀中的女孩儿会是谁,又有谁,会是这般的幸福。 无双痛的昏昏沉沉的闭上眼,湿透的鬓发贴在脸颊上,痒痒的难受,走动间,她绵软的身子不受控制的紧贴在他的怀中,他的步子很快,但却极稳。 无双感觉自己就像在月朗风静下海面上的小船中一样,浮浮沉沉的摇晃着就要进入梦乡。 到楼下传达室时,无双感觉到他的步子停住,他嗓音低沉,似在对传达室的阿姨说话。 无双努力的睁开眼,想要开口喊阿姨,憾生揽住她细腰的双手却微微收紧了一些,无双整个人密密匝匝的贴在了他的胸口处,口鼻间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是他胸口坚硬的肌肉触感,她呼吸急促,热气将那衬衫呼的微透,那一小片紧绷的肌肉也渐渐的滚烫灼烧起来。 无双只感觉到憾生箍住她腰的那双手越来越紧,力道大的让她几乎有些吃不消。 浑浑噩噩中,她听到了传达室阿姨憨厚爽快的笑声,“快去吧,快带你女朋友去看看医生,女孩子痛经疼起来确实要命……” 憾生道了谢,抱了无双走出了女生宿舍的大门。 阿左将车子停在了不起眼的隐蔽处,为了不招人眼球,今日他们专程开了一辆几十万的便宜车子出来。 只是憾生这个身高和这张脸实在招眼,女生宿舍楼下人来人往的极其热闹,憾生又是这样抱着无双出来,立时众人都好奇的看了过来。 憾生压低了脸,微凉脸颊贴在无双的鬓发上,加快了脚步往车子走去。 上了车,阿左立时发动了车子,憾生将无双小心翼翼放在膝上,伸手摸到她露在衣服外微凉的双脚,他直接用手握住,轻轻的摩挲起来。 无双小腹疼的厉害,窝在他怀中实在无力挣扎,车子颠簸一下,她就轻轻的呻吟出声,阿左吓的将车子开的越来越慢,到憾生的别墅时,已经将近十点钟了。 憾生抱了无双下楼,直接去了二楼的卧房。 吩咐佣人熬了滚烫的红糖姜汤待会儿送上来,而卧房衣柜里,早就准备好了新买并且洗过晒干的内依和女孩子的用品。 憾生将无双放在床上,无双疼的低低呻吟:“止痛药……” “无双乖,止痛药吃多了并不好,你今天已经吃过了,不能再吃了。” “疼……”无双低低的哼哼着,眼泪泉涌一般滚滚而出,她并不是爱落泪的性子,但这一年多来,却实在是被这一月一次的例假给折磨的生不如死。 憾生站在床边,双眉紧紧蹙着,忽然抬手解开了衣扣,脱了身上衣服,掀被上床紧紧抱住了无双。 他天生肌肤温凉,干脆盖了被子又将暖气打开,不消片刻,他和无双身上都出了汗,他的身上和掌心里,也渐渐滚烫起来。 憾生小心的将手缓缓探入无双的衣襟,无双下意识的身体微缩紧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