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6章 她永远无双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36章 她永远无双

“你怎么知道不会再见面?”卫七轻笑一声,指间夹着烟卷,在贫民窟黯淡的灯光下,吐出一串漂亮的烟雾来:“我叫卫七,告诉我你的名字。” 草儿不由笑了,“你这也不是真名字吧。”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妹妹以后来这里,只要问一声卫七,就知道了。” 草儿想了想,同在异国,见到同胞,虽然开端不太美好,但此时她也能感觉到对方对她没有什么威胁。 留个名字而已,也许,今日她救他一次,就种了善因呢。 “我叫孙定媛。” 卫七点了点头:“好,我记下了。” “那我走了。” 草儿说着转过身去,卫七夹着烟站在那里,夜幕星空下,女孩子纤细单薄的身影,很快就没入了夜色之中。 卫七掸了掸手指间夹着的烟,转身往夜色浓深之处走去。 掌心里仿似还带着那一抹柔软的余温,她的腰,很细。 兴许,他双掌就能合拢。 卫七这般想着,竟有些气血上涌。 不过这也正常,他这个年纪的男人,不正是这般热血躁动么。 …… 正值盛午,校园内蜿蜒小径深处,绿树繁茂成荫。 “无双,这边,快点,要迟到了!”鸡心领毛衣和格子短裙的女孩儿使劲的冲着远处身影招手,年轻稚嫩的脸上,笑容澄澈美好干净。 “就来。” 穿英伦风浅驼色大衣和小脚牛仔裤,脚蹬帆布鞋的年轻女孩儿,阳光下转过身来,树影之间投下无数金色的光斑,就那样摇晃着筛落下来,落在年轻女孩儿的脸上。 周遭经过的路人,不由得暗暗倒抽了一口凉气。 没有锦衣华服,也没有昂贵首饰,甚至连脂粉都不施,因着皮肤过分的雪白,鼻梁两侧微微有着一点小小的雀斑,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但这一点细微的小瑕疵,却让她美的立时娇俏生动了起来。 “无双,你这两天姨妈报道,身体没事儿吧。” 同伴迎上前,挽着她的手臂,有些担心的询问。 无双轻摇摇头,乌黑的碎发从鬓边落下来,她抬手撩起挂在耳后,薄如蝉翼一般的一层乌黑发丝罩在雪白的耳上,黑与白的冲击强烈的让人移不开眼去,饶是整日都在一起吃饭上课睡觉,但乔乔还是觉得有一瞬间的呼吸凝滞。 无双实在是生的太漂亮了一些,也是因此,她在这所大学十分的出名。 但更出名的,却是她那一口流利精准的B类语言,和每一次考试都拿A的优秀。 在整个学校的国际语言系专业中,厉无双以她傲人的天赋和惊人的努力勤奋,将她的同窗们都远远甩在了身后,甚至那些大二大三大四的师姐师兄们,都个个叹服。 “没事儿,我准备了止痛片。” “无双,这一次辩论赛进入决赛,你是最大功臣,要是我们能争气点,也不用你硬撑着上场了。” 无双淡淡一笑,安抚身边女伴:“大家同在一个团队,没有谁是最大功臣,我是辩论队一分子,自然要尽到自己的责任。” “可是你每次姨妈来,都痛经的特别严重,上次,上次你还疼的晕过去了。” “没事儿,我会提前吃止痛片的。” 无双轻拍了拍身侧的女孩儿的手,声音轻柔却又有力:“我们走吧,再去准备一下,一会儿决赛就开始了。” “嗯,那好吧,我一会儿去给你泡红糖水。” “谢谢你啦,我的小可爱。”无双捏了捏身侧同伴,轻笑调侃,女孩儿脸都红了:“呜呜,无双你别这样撩我,我会想嫁的……” “嫁给我干嘛,我又不能让你生猴子。” “看着你这张脸我就满足了啊,精神高.潮了啊……” 无双忙去捂乔乔的嘴:“大白天的,你胡言乱语什么呢……” 乔乔吐了吐舌尖,无双轻轻瞪她一眼:“没一点姑娘家的样子。” 这话一出口,乔乔不过做了个鬼脸,无双却有一瞬间的微微恍惚。 从前她听的最多的,就是这一句,没一点姑娘家的样子。 爸妈爱这样笑着宠溺的说她,哥哥也捏着她的脸说她是个疯丫头,小白也常常笑话她是个男人婆,疯疯癫癫的。 她之所以特别喜欢乔乔,就是因为看到乔乔,总会想到当初的自己吧。 因为明白这无忧无虑的欢快的珍贵,所以才想要更努力的护着,不让乔乔也变成后来的厉无双。 两个人携手进了礼堂,不期然的,就引来了无数瞩目的目光。 无双目不斜视,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就开始默记自己整理的资料。 乔乔拿了水杯去打热水,然后又泡了一块老姜红糖,献宝的送到无双手边:“快喝一点,暖暖肚子吧。” 无双今天是例假第二天,正是特别不舒服的时候。 她这个毛病,也是那时候落下的。 虽然找了很多的医生,一直都在尽心的调养身子,但是每次来例假,还是上刑一样的难受。 无双喝了小半杯的热水,觉得冰块一样的小肚子里淤积的那些寒气好似渐渐的疏散开了一些,整个人也舒服了很多。 辩论组的成员们陆续都到了。 大家又临时开了一个小会,把一些思路和辛辣的论点,再一次敲定,方才定下心来,预备迎接马上就要开始的十大高校辩论联赛的总决赛。 而总决赛的论题很简单,但正是因为简单,所以正方和反方,更难论倒对方。 论题是:男女之间该遵循爱情至上,爱情高于一切,还是要遵循基本的道德底线,爱情被道德所约束。 正方论点:所谓爱情,还是要遵循基本的道德底线,被道德所约束。 反方论点:爱情高于一切,道德可以约束人的行为,却终究无法约束渴望真爱的内心。 无双所在的辩论队,抽中的是反方论点。 辩论之时,不分对错,彼此只是要用有力的言论和举证,论证自己队伍的论点而已,并不代表,这就是每个人心中真正所想,甚至,哪怕你十分不认同这个论点,但也要竭尽全力,让所有人都跟你一起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