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3章 他是这片土地,最至高无上的王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33章 他是这片土地,最至高无上的王

徐汀白终究还是离开了帝都,江熠的那些话,虽然不中听,但却还是说到了他的心底深处去。 他已经伤害无双那么深,也许,此时的不打扰,才是他对无双最后的一点疼爱和宽容。 回去南疆的飞机上,徐汀白望着舷窗外高远的天空云卷云舒,万丈的金光穿透了厚重层叠的云层洒落人间,这尘世的一切,仿似都无遮无拦,所有美好,或者丑陋,所有纯真,或是伪善,在这无处可遁的阳光普照之下,纤毫毕现。 徐汀白缓缓的闭上了眼,有些人就如空气和流水一样,你觉得她并不重要,所以你随手就要丢弃。 可当你真的放弃并失去的时候,你才会知晓,你要活在这个世界上,怎么能离得开空气,怎么能离得开流水? …… 憾生望着那只有几秒的昏暗不清的监控画面。 他留在帝都整整一周,几乎用尽了他所能用到的全部力量,也不过只获取了这几秒钟的视频。 而憾生甚至不能确定,这从头到脚都裹在黑色风衣里,被匆匆抬上担架的人,究竟是不是无双。 但他却没有办法再探知更多,总统府勒令他必须立刻离开帝都回金三角去,而金三角,这些日子也越发的不安稳起来。 因着这段时间他心系无双的事,还未曾开始着手去细查上次暗杀的事,金三角各方势力,就有了蠢蠢欲动之势。 憾生知道,继续留在帝都,他不会有任何收获,凭他和金三角之力,自然不能与整个总统府来抗衡,总统府想要隐瞒无双的事情,可谓是轻而易举。 他此时,也只能把希望暂时寄托在已经赶去f国的阿左身上,然后连夜乘专机回了金三角。 许是因为对方能潜入他的私宅执行暗杀任务终究还是触到了憾生的逆鳞,更许是因为心中牵挂无双实在担忧无法纾解,憾生满腹怒火无处倾泻,立时开始着手让阿右清理门户,查出内奸。 对方的死士既然能闯入他的私宅卧室之中,可见他身边定然有人与对方做内应、 而之前暗杀事件之后,憾生一直未曾让人着手去查这件事,最初对方还定然高度警戒,但此时已经过去堪堪两个月,憾生又心系无双的事,对方不免稍稍松懈下来。 却未料到憾生人还未到金三角,就开始让阿右着手暗中去查,雷霆盛怒之下,那内奸倒是很快被揪了出来。 说起来,这个人昔年还曾受过憾生的恩惠,因着怜悯他孤苦无依,年纪又小,因此憾生就将他留在了身边,做个打杂的亲随使唤。 却不料竟就被人给拿钱砸的晕了头,把自己的救命恩人都出卖了。 因着他脑子机灵,行事也颇有几分的谨慎缜密,事发之后,也一直小心翼翼不曾露出马脚,因此未查到他的时候,并无人怀疑他会是内奸。 待到证据确凿,他亦是无可狡辩只能低头认罪,这不啻于重重一耳光在了憾生的脸上。 也活该此人倒霉,憾生这一趟帝都之行,几乎算是没有任何收获,几重盛怒之下,此人自然就成了现成的出气筒。 更何况,堂堂金三角少主,竟遭遇了‘农夫救蛇’这样的把戏,若不是他素来谨慎提防,怕是真的要丢了性命。 憾生直接让人动了金三角的私刑。 昔年静微在金三角小住之时,十分不喜这边的一些严苛规矩。 实则当年的地下王城,从第一任金三角之王开始,就沿袭的是这一套严苛而又等级分明的规矩。 玄凌当年身为少主,实则是无权更改这一切的,但最终,还是执意取缔了很多。 也是因此,如今的金三角,仆从也不再如从前那般,动辄就要下跪磕头,些许错误就要遭受鞭笞或者送命。 只是金三角的私刑,却并未曾完全取缔。 毕竟金三角和其他地方不同,与毒品打交道的都是亡命之徒,必须要用重刑才能压制。 憾生接过玄凌衣钵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在金三角公然的对内奸动用私刑。 从清晨到黄昏,那被倒吊在城楼前的瘦小年轻男人,惨绝人寰的惨叫声,自始至终都不曾间断过。 割舌,剜眼,从头至脚剥光了身上的皮,最后,又点了天灯。 这数年太平安稳的日子,让金三角很多人都忘记了,他们的少主,他们的地下王城之王,实则也是有这样残忍嗜血的一面的。 最初的人声鼎沸,到最后的鸦雀无声,人人面上一片惊魂未定的惨白,无数老人孩童吓的晕厥过去,而憾生,自始至终就那样平静的坐在刑场旁边,从头至尾的目睹了整个行刑的过程。 到最后内奸被点了天灯,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人肉烧焦的味道之时,无数人掩着口鼻后退,憾生却站起身来,走到了那冲天的火光之前。 白衣黑裤的年轻男人,原本如玉般的脸容,在往日暖融如春的滇南画面中,总像是漫画中的病骄男主一般,总会让人无形中忽略了他的身份,甚至忘记了,他是这片土地上,最至高无上的王。 而此时,那冲天的火光,将他平日里寂冷如玉的一张脸也镀上了人间的烟火气息,只是这烟火气息,却带着浓重的血腥和惨烈。 所有人都屏气凝神望着他们的少主。 这个昔年曾被人讥讽,辱骂,毒打,如乞丐一样乞食,被人称作棺材子的人,如今却是他们的王。 不知是谁,忽然在那冲天的火光之下,噗通跪了下来。 渐渐此起彼伏的,大片大片的民众或者是王城的下属,都随着跪了下来。 阿右有些担忧的上前低低开口:“少主,此前玄凌少主已经废除了跪礼,今日这般,怕是要惹人非议……” “我岂敢与玄凌少主相提并论?他老人家不会如我这般眼瞎,救下一条毒蛇还要留在身边,我也不会如他老人家一般心慈手软,金三角的风气,也该变一变了。” 阿右知道,少主这些年的路走的艰难。

下一篇   第1234章 一年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