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冻疮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2章 冻疮

阮思雨却忽然叫了静微的名字,静微的脚步没有停,阮思雨回过身来,定定看着她挺直背影:“你不要得意的太早,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踩在脚底下。” “是吗。”静微回身淡淡一笑:“阮思雨,我拭目以待。” 阮思雨深深看了静微一眼,什么都没有再说,转过身去,一步一步走远了。 “你还理这种人干什么?” 陈洋漫不经心的开口,顺手把一袋温热的牛奶放在静微手中。 静微接过牛奶,弯眼对陈洋一笑,她半张小脸都藏在围巾里,只露出那一双小鹿一样的灵动双瞳,说不出的讨人喜爱。 陈洋别过脸去,不愿再看她一眼。 “考的怎么样?”静微打开牛奶,温声询问。 “就那样儿呗,我准备报考体校了。”陈洋望着远处飘雪的天幕,“静微,我明年就要转去新校区开始封闭培训,以后……” 静微忽然觉得香甜的牛奶也索然无味起来:“陈洋,不管在哪里,你都要记着我和你说过的那个梦。” 陈洋慎重点头:“我不会忘的,你放心吧,我会努力的出人头地,让我妈过上好日子,不再在这里受气。” “你记着就好,我等你的好消息。” 陈洋忽然转过脸来望着静微:“静微,如果我也考上了帝都的大学,我们还会见面的,对不对?” 静微用力点头:“是啊,一定会见面的,陈洋,那我们就约好了,帝都见!” 陈洋终是笑了,笑的灿烂无比,“好,阮静微,我们帝都见!” 静微站在风雪之中,看着陈洋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她知道这辈子陈洋再不会重蹈覆辙,很多事情很多她在意的人,她都在努力的弥补,拯救。 那么对她那么好的厉慎珩,她为什么不能更好的待他? 期末考后,新年就快要到来,厉慎珩要回帝都去过新年。 新年之后,他将会听从舅舅秦钊的吩咐,进入部队开始一系列魔鬼培训。 他们将很难再见面。 一想到这一点,静微竟会觉得异样的难过。 操场边,那一棵光秃秃的大树下。 厉慎珩深灰色的长风衣上已经落了薄薄的一层雪。 远远,他看到静微包裹的像一只毛绒绒的小兔子,蹦蹦跳跳的从雪地里走来。 他很喜欢她活泼的样子,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的。 静微看到了他,在雪地里蹦跳着向他挥手,厉慎珩踏着雪快步迎过去,伸开双臂。 静微笑的眉眼弯弯,扑过去抱住他的脖子,挂在他身上不肯下来。 又小声的抱怨,“我最讨厌冬天了,手上脚上总是会生冻疮。” 厉慎珩是知道的。 刚一入冬,静微的手就开始冻了,厉慎珩特意让周从回帝都了一趟,从厉家的老大夫那里讨来了最好的冻疮药。 但也只是暂时缓解了而已。 静微的冻疮从婴儿时期就落下了,十几年下来,早已根深蒂固,难以痊愈,只能慢慢调理。 厉慎珩眼睁睁的看着静微青葱十指到了冬日红肿开裂,一块一块冻疮密布手心手背,两只手上竟无一片好肉。

上一篇   第121章 欢迎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