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 坦诚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20章 坦诚

憾生依旧跪在那里,整整一个白日了,他没有吃一口东西喝一口水,他跪在那里脊背挺直,连身子都没有晃动一下。 静微亲自去买了药回来,见憾生还跪在那里,终究还是叹了一声,让人停了车子。 “夫人……” 憾生看到她下车走来,原本死寂的眼瞳中忽然有了微微星光:“求您让我见无双一面。” “见她做什么?憾生,你可知道,你厉叔叔这次生气的很,若不是瞧在玄凌的面上……” “憾生知道,憾生知道自己错的离谱罪无可恕,但憾生对无双是一片真心……” “一片真心,就是你可以这样伤害她的理由?憾生,无双比你小了十岁,她一直都那么的敬重你,你怎么可以,这么糊涂……” 静微轻轻闭了闭眼:“憾生,你可知你有几处错?其一,你不该趁人之危欺负了无双,其二,你更不该欺负了她却不顾后果。” “夫人……” “我身为父母,痛惜自己的女儿,若是旁人,我定然是杀了他的心思都有,但偏偏是你……” 静微望着憾生,眼角的泪缓缓落了下来:“谁让我欠了他,含璋也欠了他,无双和厉峥也欠了他,你是他亲自选定的继承人,就如他的儿子一样,我能怎样呢?憾生,你回去吧,无双不会再见你,我也不会再见你了……” “夫人,求您让我见无双一面吧……” “见一面,又如何,无双她对你,没有男女之情,憾生,你也不过是自取烦恼罢了。” 静微没有再停留,她曾以为,憾生是玄凌挑中的继承人,她曾以为,憾生和玄凌一样,但如今看来,这世上,又怎会再有如玄凌一样的人呢? 如果他还活着,该有多好啊。 无双吃了药,疲累至极的整个人,此时躺在自己的床上,母亲还在身边,轻柔的抚慰着她,她好似才真正的放松下来,紧绷的神经松懈,困意也就席卷而来。 只是睡着了,却仍是不断浮翩的做着梦。 总是断断续续的梦到小白拉着草儿手的一幕。 还有小白指责她的那些话。 她真的就那么骄纵跋扈讨人嫌吗? 小白他,这些年忍着她,忍的很辛苦吧。 如今,他终于还是忍不下去了,决定要和她摊牌了啊。 无双在梦境中不停的啜泣,眼泪从她的眼角淌出来,几乎没有停过,静微守在女儿床边,看着女儿这般痛苦的样子,终究是心如刀绞难以承受。 只是,她这个做母亲的,除了给她更多的关爱和呵护,这样守着她安抚她,竟是什么都做不了。 待到后半夜时,忽然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帝都春日向来多雨,实则如今虽然是春末,但夜里依旧凉意深重,更何况此时又下起连绵春雨。 憾生依旧跪在台阶下,头顶无任何遮挡之物,这绵绵细雨很快就将他身上衣衫全部打湿了。 静微听得外面下雨,忙匆匆走到窗边,一眼看到憾生仍直挺挺跪在那里,心头几番煎熬,到底还是不忍。 叫了厉峥过来,让他去劝憾生离开。 可片刻后厉峥折转回来,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静微又气又痛:“他想跪,就让他跪,真的糟蹋了自己的身子,看他对不对得起玄凌的一片苦心。” 厉峥见母亲这般,心中知晓她到底还是疼惜憾生,再加上厉峥对憾生自来更是敬佩的多,忍不住就道:“妈,这次的事,您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静微一怔,望着长身玉立的儿子:“峥儿,你想说什么?” …… 徐汀白不知自己怎么回到家中的。 从憾生那里离开之后,一路上,他整个人都有些混混沌沌。 他没有想到,无双会去买醉,会被人给下药。 如果昨夜不是憾生哥,如果昨夜,无双真的被那三个带走她的人给…… 小白不敢想,总统府会怎样,徐家会怎样,整个帝都,又会怎样。 而他,又该怎么面对这一切。 他原本想要去总统府,将昨夜的一切说清楚,可是想到憾生的话,他到底还是制止了自己这个念头。 只是,这一页,就这样风平浪静的掀过去,他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就可以心安理得的让憾生哥承担了这一切,然后他徐汀白像只乌龟一样缩在壳里? 憾生说,让他不要辜负了无双的这一片苦心,憾生说,直到最后,无双所惦念的还是他,怕他会被父亲打骂,怕他,惹来所有的怪责。 徐汀白停了车,远远,他看到徐慕舟和周念都匆匆迎了出来。 他打开车门,下车。 春日的暮色里,那远处的灯火辉煌,好似都透着寂寥。 周念握着他的手,有些急切的询问:“小白,无双那边怎么样了?没出什么事儿吧。也是,有你们憾生哥在,定然是无恙的……” 徐慕舟却沉着脸:“你是越发不像话了,就算昨晚是憾生把无双带走了,你也该告诉长辈一声,你知不知道昨晚听说无双不见了,大家急成什么样了!” “父亲,昨晚,是我的错……” “昨晚当然是你的错,无双是跟你一起走的,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是罪魁祸首……” “昨晚,无双不是被憾生哥带走的,是因为我说了一些话,她心里难受,就一个人甩掉了总统府的暗卫……” “你说什么?” 徐慕舟怔愣了一下,“你和无双说什么了……” 徐汀白缓缓跪了下来:“父亲,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无双,是我对她说,我没有办法喜欢上她,没有办法娶她……” “小白……” 周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一切,什么叫,他没有办法喜欢上无双,没有办法娶无双…… 这些年,谁不知道他们早晚要结婚的? 这些年,总统府就像是小白的第二个家一样…… 这些年,无双和小白之间那般的亲厚,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可是现在,小白说什么?说他没办法喜欢无双,没有办法娶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