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8章 以后都不嫁人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18章 以后都不嫁人了

她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对无双姐姐,面对厉叔叔和静微阿姨,他们都待她那样的好,每次见了她都拉着她的手那么可亲的和她说话,问她想吃什么,喜欢吃什么,让厨房给她做各种好吃的,总统府那边但凡有了什么新鲜的菜色,都会接她过去,知道她爱吃,无双姐姐得了什么好的,都记着她,从不忘让人送到徐家一份…… 爸妈都说,她这是从小就掉在了蜜罐里,将来的嫂子是极好相处的,真是再没任何的烦恼。 可是现在…… 果儿一个人心里实在装不下这样大的秘密,她又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才好,若是告诉爸妈,爸爸那样的脾气,一定会把哥哥往死里打。 想来想去,还是只能告诉月疏姐姐。 果儿给宋月疏打了电话,宋月疏听了果儿说的话,一向沉稳内敛的小姑娘,都吓的半天没说出话来。 毕竟,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压根谁都没有想过,小白哥哥会和草儿姐姐扯到一起去。 这两人,平日里见了面都说不了几句话,私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交集? “月疏姐姐,你说我哥哥是不是背着无双姐姐还偷偷的给草儿姐姐送生日礼物了……那这些年,他一边对无双姐姐那么好,又一边偷偷的对草儿姐姐好,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果儿你先别急,现在事情到底怎么回事,也只有你哥哥和草儿姐姐知道,你听我的话,这些话暂时先不要告诉任何人,万事,都等咱们无双姐姐平安回来了再说。” “我知道了月疏姐姐,我会记着的,我谁都不说,等无双姐姐回来,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放心吧,好果儿你快睡一会儿,无双姐姐会没事的,相信我,好不好?” 果儿点点头,乖乖的挂了电话。 心里头压着的巨大的秘密,有了人分担,好似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只是果儿,仍旧是没有一点睡意。 如果将来,她有了喜欢的人,而她喜欢的那个人,也偷偷的对别的女孩子好,果儿想,她一定会难过死的,她一定也会像无双姐姐这样,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偷偷的躲起来,偷偷的哭。 …… 静微和厉慎珩带了无双回总统府。 静微带女儿上楼去洗澡换了干净衣服,又将一双哭的红肿的眼睛好好敷了敷,静微又亲手给女儿化了淡淡的妆,这才勉强遮掩住脸上的痕迹。 虞夫人上了年纪,身体也逐渐的不太好,若是被她老人家看到宝贝外孙女哭的眼睛都肿了,怕又是一场折腾。 母女两个十分有默契的,昨夜的事谁都没再提起。 虞夫人之前已经接了电话,这会儿到了总统府的厨房,正在亲手给外孙女做甜羹。 厉慎珩心里头难受的很,借口有公务,一个人去了书房。 无双和厉峥一人喝了两大碗甜羹,虞夫人乐的合不拢嘴,无双又撒娇卖乖的缠着老人家,逗的老人家心情大好,昨夜的事儿,连半个字都没透出去。 待到厉峥亲自将虞夫人送回去,厉慎珩才从书房出来,让佣人全都退出了主楼。 静微握了握无双的手,轻轻将女儿揽在了怀中:“无双,这会儿没有旁人,只有爸爸妈妈,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出来,不管怎样,爸妈都会支持你的……” “该说的,我也都说了,我和小白的事,以后都不要再提了……” 无双垂眸,翩跹的睫毛覆盖住她眼底所有的情绪,曾经颇有些嚣张跋扈张牙舞爪的少女,此时,却仿似被暴雨摧残过的一株花儿一样,透出了几分的羸弱和颓败。 “不提就不提了吧。” 厉慎珩皱眉开了口:“爸爸又不是不能养你一辈子,无双,你以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嫁人就嫁人,不想嫁人就不嫁,我厉慎珩到了如今这个地步,难道还不能让自己女儿随心所欲的生活不成?” “老爸,人家好不容易不哭了,你又把人家招哭……” 无双瘪了瘪嘴,伸出手要厉慎珩抱,厉慎珩一颗心软的不行,女儿长大了,胳膊肘往外拐的厉害,平日里满脑子都装着自己的心上人,都不大肯和自己这个父亲腻歪了。 如今难得的这样一副小女儿的撒娇模样,厉慎珩心里又软又疼,忙伸手抱了无双:“臭丫头,现在知道谁是最疼你的人了?” 无双猛点头,软萌的撒娇:“老爸最好,老爸最疼无双了,无双以后就不嫁人了,一辈子待在家里做老姑娘,反正老爸一定会养我的。” “你知道就好。” 厉慎珩摸了摸女儿乌黑柔软的头发:“罢了,徐家那小子,小时候我就不喜欢他,整日围着你妈转,一口一个微微宝贝儿的,我看他打小就是个情种,靠不住!你从前一门心思想着他,爸爸也不好说什么,你现在既然不想和他在一起了,那婚事就算了的好。” “老爸,小白没有错,是我……出了这样的事,也没办法和小白在一起了,你和妈都别恼了小白,也别恼了徐伯父和徐伯母。” “怎么会呢,你们小孩子之间的事,爸妈心里有分寸,不会伤了我们两家的情分的,你就安心吧,啊。” “还有憾生哥……” “你别提那个混帐东西!” 厉慎珩听到无双提起憾生就一肚子的火气。 当年他和静微情投意合两个人感情好的蜜里调油一般,他都不舍的在静微那么小的时候要她。 可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却这般趁人之危,无双才刚满十八岁啊,在厉慎珩的心里,自己女儿压根还是哥小孩子,自己捧在手心里疼都疼不够,他怎么能对无双下得了手! “老爸……”无双抱着厉慎珩,软软的撒娇:“您就别生他的气了,这件事要怪,也得怪我自己,明知道自己不会喝酒,非要缠着憾生哥陪我喝酒,要真论起来,我和憾生哥都有错……” “你还护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