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7章 他唯一在意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17章 他唯一在意的

“自此,你我之间,就互不相欠了。www.” 徐汀白看着憾生一步一步上楼离开。 从来都是顶天立地的男人,此时却仿佛被人抽去了脊骨一般,背影都带着寥落和颓然。 对于憾生来说,什么误解,什么打骂,什么罪责,都无关紧要,他唯一所在意的,永远都是无双怎么看他,怎么待他。 …… 草儿坐在卧室的地板上,自从昨夜父母得了消息匆匆离开一直到此刻,她抱着膝坐在地板上,动都没有动一下。 父母离开时,她听的不甚清楚,只是听得了一字半句,说是无双,好像不见了。 草儿的心立时就高高吊了起来,潜意识的,她隐隐觉得,无双的失踪,和她脱不开关系。 这一夜她根本无法闭眼。 闭上眼,就是无双望着她和小白时震惊而又受伤无措的眼神。 草儿从不曾这样痛恨过自己,帝都这么大,世交的圈子这么大,她为什么偏偏要喜欢上小白? 好,感情的事情无法控制,她喜欢小白,并不是不可以。 她大可以烂在心里,一辈子。 她也真的是这样想的,就一辈子烂在心里,永远都不要说出口,不要被第二个人知道。 可是小白…… 十岁那年,她收到小白送来的第一份礼物,那时她尚且年幼,情窦未开,彼此之间,是真真的一片纯澈。 可再后来,随着她年岁渐长,随着她开始明白男女之事,每一年的生日,小白与她之间的这份默契,就成了甜蜜却又痛苦的煎熬。 她察觉到了自己对小白异样的情愫,甚至,在小白与她的这一份默契中,她不知廉耻的想过,是不是小白对她,也有着不一样的情愫,虽然很快就被自己否定了,但她却不能否定自己有过这样卑劣的想法。 曾经甜蜜的期盼,如今全都成了压在心头的痛苦的巨石,草儿越发封闭起了自己,小白曾经送给她的那些礼物,全都被她严严实实的藏了起来,再不示人。 她甚至也想过,如果小白再送给她生日礼物,她绝不会再接受了。 尤其是今年,她和无双都满了十八岁,而总统府和徐家,都有心定下两人的婚事。 她更是决定,无论怎样,都要亲手斩断自己心中暗生的情愫。 可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只是,十几岁的女孩子,怎么能拒绝自己心上人待自己的那一份独特? 她厌弃自己这般卑劣的心思,却又无法自拔的沉沦其中。 草儿坐在地板上,她怔怔的望着面前的墙壁,渐渐的心思定下,如果无双安然无恙的回来,她会远走异国去读书,不再回来帝都。 如果无双有任何的不好…… 草儿想,她又怎么有脸活在这人世上? 无双从不曾亏欠过她分毫,可她,却对不起无双。 从小到大,无双虽然骄纵,虽然不喜欢她柔柔弱弱的性子,但在外人面前,却从来都是毫不犹豫的护着她的。 草儿还记得,无双曾不止一次对学校里那些嚣张跋扈爱欺负人的女生说过,谁敢欺负草儿,就是和我厉无双过不去,我一定会把她揍成猪头,妈都不认! 草儿想到无双气势汹汹挥着拳头的样子,忍不住的笑了,可笑着笑着,眼泪却又落了下来。 无双,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求老天爷保佑你今晚平安无恙的回来。 我宁愿一辈子,孤苦一人终老。 …… 徐家一夜都是灯火通明。 一直到天亮,得知无双和憾生在一起,周念和徐慕舟方才大松了一口气。 有憾生在,无双定然是无恙的,毕竟憾生那孩子,人品能力都是有目共睹的,待无双,更是比亲妹妹还要好。 “念念,你一夜都没睡,去上楼躺一会儿吧,无双没事儿你这心也能放下了。” 徐慕舟看着周念一脸憔悴,眼下一片暗青色,不由得有些心疼。 “我等小白回来再说吧。” 周念轻轻握住了徐慕舟的手:“我这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好在无双没事儿,若是无双当真……我们怎么和总统府交代?就算不说交代,无双是咱们看着长大的,多好的孩子,我心里疼她疼的没办法,在我眼里,她就和果儿一样,我早就把她当咱们徐家的儿媳妇我的亲女儿看待了……” “我知道,我何尝不是如此,好在现在无双没事儿……” “我就是担心小白,你说好好儿的,小白是不是和无双闹了别扭了……” “小白自来多疼无双,咱们不都是看在眼里的,待会儿等小白回来,我们好好问问他,这孩子现在长大了,有什么话也不乐意和咱们说了。” “嗯,等他回来,是要和他好好谈谈了。” “果儿呢,昨晚没吓到她吧?” “应该还在楼上睡着吧。” 徐慕舟最疼自己的小棉袄,“我上楼去看看去,果儿年纪小,没经过事,昨晚家里乱成一团,也不知道她害不害怕。” 周念想到小女儿,心头也一阵的软:“我和你一起去吧。” 夫妻俩就上楼去看果儿。 果儿听到门口隐约传来的声音,立时把床头灯关了,又盖好被子闭上了眼。 徐慕舟和周念悄悄推开了门,见卧室里一片安谧,果儿还在沉沉睡着,夫妻两个相视一笑,这才放下心来,轻轻将房门关上,复又下楼去了。 果儿的眼泪立时就涌了出来。 她心里头乱的很,这一夜都没怎么睡,大晚上的,父母哥哥忽然都匆匆出门去了。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问,偷偷的给月疏姐姐发简讯,才知道,才知道是无双姐姐不见了…… 果儿当时都吓坏了,想到自己昨夜无意间看到哥哥和草儿在一起的画面,更是心惊肉跳。 难不成,无双姐姐是看到了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会难过伤心之下一个人躲了起来? 果儿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如果无双姐姐当真出了什么事,那么哥哥,还有草儿姐姐,就成了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