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 爸爸,不怨憾生哥哥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15章 爸爸,不怨憾生哥哥

“厉叔叔,求您饶了憾生哥吧,不管他做了什么错事,求您看在玄凌叔叔的面子上……” “小白,你知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小白,你不必给我求情,我做了对不起无双,对不起总统府的事,今日,还要求娶无双,更是对你不起……” 憾生忽然开了口,他直起身子,额头肿破,面上鲜血淋漓,徐汀白看着憾生,只觉他那一双被血覆住的双瞳,仿似让人永远无法看透一般的死寂。顶点X23US “憾生哥……你说什么,你要……求娶无双?” 徐汀白几乎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听,他有些茫然的看着憾生,又去看静微:“微微宝贝儿你告诉我,是不是我听错了……” “他痴心妄想!狼心狗肺的东西,轻薄了无双还敢求娶无双……” 厉慎珩直气的太阳穴边两处青筋突突直跳,这养不熟的白养狼,他竟还有脸要来求娶他的无双,他的心肝宝贝! 他做梦,他简直就是在做梦! 厉慎珩抄起手边的摆件就往憾生头上砸去:“我干脆打死你,打死你我再去找玄凌赔罪……” “含璋!” 静微眼睁睁看着厉慎珩形容几近癫狂,似要真的打死憾生,直觉得眼前一阵的天旋地转,她顾不得其他,踉跄上前,伸臂挡在了憾生的身前,眼泪簌簌而落:“含璋,够了,别打了,算我求你了……” “微微你知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啊,他明知道无双不会喝酒,他还要带无双去喝酒,把无双灌醉了欺负无双……” 厉慎珩想到这些,就觉得气血翻涌,他身为一国总统又如何,他万人之上又怎样,他的心头肉,他捧在手心里疼了十八年的宝贝,就这样被人给欺负了…… “爸爸,不怨憾生哥哥。” 无双的声音,忽然轻轻响了起来。 静微听得女儿的声音嘶哑低弱的响起,只觉得一颗心像是被人捅了刀子进去狠狠翻搅了一番似的,疼的让她连话都说不出。 “是我求憾生哥哥带我去喝酒的,您也知道,女儿向来骄纵又任性,说一不二,憾生哥哥拿我没有办法,只能应了。” 无双一步一步走下楼梯,她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徐汀白一眼。 她甚至嘴角还挂着笑,可那红肿的双瞳,却仍是昭示了一切。 她仍穿着昨夜的那一袭红衣,但红衣此时皱了,衣摆也凌乱了,她的头发也散乱了下来,脸上清淡的妆容,被水洗去,没有了胭脂色,她的双颊也泛着白。 今日之前,她还在万人之巅,今日之后,过去的那个厉无双,已经彻底的死去了。 “无双,无双啊……”厉慎珩颤巍巍的迎上前,紧紧握住了女儿的双臂,他军中历练过,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从来都不肯轻易落泪,活了这几十年,也不过是昔年曾为了自己心爱之人掉过眼泪,可此时,厉慎珩望着无双憔悴成这般的小脸,却是实在忍不住的潸然泪下。 “你别害怕了无双,老爸在呢,老爸会给无双撑腰的,啊,无双什么都不用怕……” 厉慎珩将女儿紧紧搂在怀中,一下一下的摩挲着他的头发,就如幼时她受了委屈跑到爸妈身边撒娇耍赖。厉慎珩总会这样抱着她,柔声的轻哄一样。 无双鼻子酸的厉害,拼命的忍着,却还是掉了眼泪:“爸爸,真的不怪憾生哥,昨晚,我和憾生哥都喝醉了……” “你还护着这个小狼崽子!” “我没有护着他……” 无双深深吸了一口气,忽然从厉慎珩的怀中挣了出来,她看向徐汀白。 这是自她从楼上下来之后到现在,她第一次看向徐汀白。 “小白,对不起啊,我不能和你订婚了。” “无双……” 徐汀白怔怔喃了一声,无双却收回目光,她似是鼓了鼓勇气,方才看向跪在地上的憾生:“憾生哥,昨晚的事儿,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回金三角吧,我不会和你结婚的,我还这么年轻,我没想过结婚嫁人的事儿,哦,以前是想过的,只是现在,不想了……” 无双说完,走到静微的身前,她轻轻抱住了静微:“妈,我想回家,我想喝外婆做的甜羹。” 静微的眼泪立时滚了下来,她紧紧抱住无双,连连点头:“好,好,咱们回家,咱们现在就回家去。” 无双见静微哭了,慌忙给她擦眼泪:“妈你别哭了,您一哭,无双也想哭,待会儿把爸爸哥哥都招哭了……” “嗯,妈不哭了,妈听无双的,不哭了……” 静微紧紧攥着女儿冰凉的手,心痛如刀绞,面上却还要硬撑着,不想让无双更愧疚更难受。 “我先给你外婆打电话,就说她的宝贝外孙女想喝她老人家亲手做的甜羹了,你外婆啊,一准儿乐的嘴巴都要笑歪了……” “是啊,外婆最疼我了,我可是她老人家唯一的心肝小宝贝。” “是是是,你这个小磨人精,最会哄你外婆开心了,她不疼你,还疼谁呢。” 无双一手攥着静微,一手又去拉厉慎珩,还不忘叫厉峥:“哥哥你也跟我一起。” 厉峥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缓缓从徐汀白和憾生的身上滑过,然后才走到了无双身边。 路过徐汀白的时候,无双停了脚步,却没有回头:“小白,你记得帮我给徐伯父和徐伯母说一声抱歉,就说,无双不能做徐家的儿媳妇,不能孝敬他们啦。” “无双,你听我说……” “小白,你什么都别说啦,事情到此,就翻篇吧,还有,憾生哥。” 无双没有看徐汀白,却看向了依旧跪在那里的憾生:“憾生哥,你回金三角去吧,以后,也不要再来帝都了,你在金三角,做你至高无上的王,才不会辜负了你的少主。” 做什么至高无上的王? 万人之巅,也就是无人之巅了,他憾生不想要那些,他只想陪着无双,哪怕什么都不做,哪怕什么都没有。 一直侯在门外的阿左阿右见到无双一行出来,立时就忍不住上前了一步:“总统先生,夫人,小少爷,我们家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