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0章 第一次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10章 第一次

无双昏沉中更紧的往憾生怀中贴去,非但是她滚烫的双颊,还有灼烫的手心,和身上犹如被烈火炙烤一般难受的每一寸肌肤,她都迫不及待的想要贴近那清凉的玉石。 “无双……” 憾生微微蹙了眉,无双灼烫的双手胡乱钻入他的衣襟,作乱的指尖和手掌不停的摸着他每一寸温凉肌肤,甚至,她迷迷瞪瞪间,将他襟口的衣扣又扯落了两粒,然后,她滚烫的脸颊和嘴唇,就紧紧的贴在了他的锁骨和胸口上…… 她舒服的轻喃,将自己整个身子都偎在他怀中,隔着两层衣衫,憾生清晰感觉到了少女身体的玲珑曲线和每一寸绵软。 全身血液仿佛都在倒涌,所有的热源都侵入小腹下端,他抱住她细瘦腰肢的大掌不受控制的蓦地收紧,无双身上的馨香夹杂着淡淡酒精气息,丝丝缕缕侵入鼻端,憾生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低头,他菲薄的唇轻轻颤栗着,落在了无双的眉间…… “徐汀白……” 无双忽然哽咽着委屈的喃了一声,她往憾生的怀中拱了拱,那落在她眉心的清凉的吻,倏然就消弭无踪了。 无双抬起一张烧的通红的小脸,瘪了瘪嘴,复又委屈的唤了一声:“小白…… 憾生只觉得身体里原本滚沸的那些鲜血,骤然就冰封了一般,他抱着无双,这是自她幼时在滇南小住之后,他第一次这样抱着她,第一次,与她这样亲近。 可她唤的却是小白。 憾生知道,无双喜欢小白,一直盼着,长大后嫁给小白。 就在刚才,总统夫人还在与他说,有心让小白与无双定下婚事。 他知道自己不该有这样的念头,所以这些年来,他从未再来帝都,也从未再与无双见面。 他想,也许等到无双和小白结婚之后,他也就彻底的接受了这个现实。 可以永远,把对她的感情压在心底,不让任何人知道。 “小白,我就知道,我是做了一场梦而已……你不会不要我的,你怎么会不喜欢我呢……” 无双柔软的双臂缠在憾生的颈上,她有些笨拙的,青涩的,胡乱的在他脸上,唇上亲着,因为药效的缘故,她说话都不太清楚,但憾生却还是在她断续的话语中,知晓了一个大概。 憾生感觉到脸颊上滴落温热的液体,他轻轻抚住了无双的脸。 无双闭着眼,大颗大颗的眼泪却从她紧闭的眼瞳滚落。 “小白……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无双就去做什么样的女孩儿……好不好?” “无双……” “你什么都不需要去改变,你也不需要,为了这世上的任何人做出任何改变。” “你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女孩儿,最好的女孩儿。” “可是小白不要我了……可是小白不喜欢我啊……” 无双的声音渐渐又低了下来,似是药效在酒精的催化下越发肆虐起来,她开始难受的轻哼,细白的手指撕扯着自己的衣服,更紧的往憾生身上贴去,飞扬的眉紧蹙着,双腮酡红一片,唇色更是嫣红醉人:“热,我好热……小白……救救我,救救无双……” 车子疾驰再夜色之中,终于在一栋别墅外停下。 憾生抱了无双下车,吩咐阿左阿右:“你们俩就守在楼下,不许任何人进来。” 阿左阿右齐声应了,守在别墅主楼的入口处,寸步不离。 憾生抱了无双走到二层,无双几乎已经把自己身上衣裙完全撕开了。 憾生一脚踹开主卧的房门,无双滚烫如凝脂一般的身躯几乎融化了一般与他的紧贴在一处,非但如此,无双一边撕扯着自己的衣服,一边还胡乱亲着憾生,而憾生的衬衫更是被她撕扯的凌乱,她滚烫的小手磨着蹭着憾生结实的腹肌,微张的小嘴不知怎地就含住了憾生胸口的一li凸.起…… 憾生最后紧守的那一道防线,顷刻间溃散成齑粉。 “无双……” 憾生握住无双细细的手腕压在她脸侧,他垂眸,那一贯幽深涔寒宛若深潭一样的眸子里,此时却淬着火光和柔情,他唤她名字的声调,总是格外的轻柔,似是怕声音稍稍大一些,就会吓到她。 “想不想要更舒服一些……” 他低头,轻轻含住无双柔软唇瓣,他似是生来就没有体温一般,连唇舌都是微凉的,而这一日的奔波,他左肩伤口不停的在渗着血,那些血液流失,更是带走了他身上的温度,无双张开嘴,有些贪婪的汲取着那珍贵的凉意。 憾生不由得轻笑,捧住她巴掌大的小脸,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的眼角:“无双乖……叫我的名字,我就让你更舒服,好不好?” 无双乖乖的开口:“小白……” “不对,无双跟着我念,憾……生……” “憾生?”无双迷迷糊糊的重复了一句,憾生低头,奖励一般更深的吻她小嘴:“无双乖,就是这样……再喊一次,憾……生……” “憾、生。” “无双……” 憾生轻轻俯身,再一次吻在无双唇上,他握住无双手腕的双手,从她腕上移开与她十指相扣。 他吻无双柔软滚烫的嘴唇,吻她小巧挺翘的鼻尖,吻她哭的微红的眼角,再到最后,凌乱的衣衫下,遮不住的那寸寸雪白肌肤。 “无双,我会一辈子待你好……” 憾生沉下身,进入她,那撕裂一样的剧痛,让她混沌脑间有须臾的清醒,映入她眸间的,是一张稍显陌生的脸容,那稍纵即逝的瞬间,无双想的竟然却是……这个人,他生的这般好看。 可他却让她疼,疼的钻心,疼的她喉间发出破碎的呻吟,疼的她张嘴狠狠咬在他劲瘦的小臂上,咬出两排带血的齿痕来。 “无双……” 憾生脸色发白,声音都沙哑破碎了几分,他克制着不敢动,怕会让她更痛。 他只是低头,缱绻的轻轻吻着她,她飞扬却微蹙的眉,她泪湿的双颊和染了他的血色的嘴唇,他柔声喊着她的名字,手指冰凉拂过她幼嫩的身躯,随着那席卷而来的药效,再一次让她被情预吞噬。